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88章:因人而异

小农民大时代 第288章:因人而异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番折腾又加上大半夜的体力活,我也着实累的不轻,五点没有醒来,一直到七点多哮天犬进来舔我脸我才醒来,我没好气的推开它后,翻出手机一看有条短信,是方姐给我回的,说好好陪陪家人,多余的就没说了。

    虽然还有点困意吧,可哮天犬这么一舔,我也睡不着了,也就起了床。

    当我出门看见正在忙活早饭的王敏时整个人愣住了。

    一夜之间,王敏变了,脸上的肿消失了,肤色透着水嫩,整个人看上去感觉一下年轻了好几岁,身上的精气神更是盎然了不少,尤其是眼睛更显灵动,身上的气势呢,我一时说不上来,反正就感觉她变了。

    咕噜,看见王敏的变化,我当场就惊的咽了口口水。

    见我一副猪哥样,王敏小脸一红,小声道:昨天还没够啊,大清早的就这样啊。

    “王敏,你有什么感觉没有?”我问道。

    “哪有那么快?这事最快也得一星期才能知道呢。”

    “啊?一星期?”

    “是啊,就是验孕棒也得一星期才能验出来呢,一晚上就有结果,你也太急了吧。”王敏说着低下了头。

    咕噜,王敏这么一解释,我瞬间明白敢情我两说的不是一个事啊。

    “不是,王敏,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自己有没有发现你身上发生了变化?”

    “我身上?你讨厌,穿这么厚的衣服你都能看出来,大清早的你就想这些。”王敏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脯。

    咕噜,顺着她的目光这么一看,我又咽了口口水,娘的个西皮的居然比昨天鼓囊了不少。

    “天黑了行吗。”王敏小声道。

    “啊,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了,当即拉着她进了屋。

    王敏还以为我大白天又要和她那啥呢,一个劲的说富丽姐还睡觉呢,能不能等晚上,我也没工夫和她解释,直接抓起镜子举到了她的面前。

    前一息还一脸害羞的王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之后整个人瞬间愣在了,一脸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还掐了一下,喃喃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说我还想问你呢,你到底什么情况,怎么一下年轻了好几岁,王敏就慌张的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也没有吃啊,说完她就愣住了,惊恐的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我放酒壶的柜子。

    她这么一看,我立刻就想到了昨天给她喝的那口酒。

    “王敏,跟我详细说说。”我一脸严肃道。

    见我一脸严肃,王敏也不敢隐瞒我,当即跟我说了实话,她说她昨天喝完那酒之后,就感觉肚子里怪怪的,像是有一股暖流在胃里,等她洗漱完上床躺下后,胃里的暖流便散布到了全身,她感觉脸很烫就跟感冒高烧似的,接着是胸,然后是全身,这样的全身发热一直持续了一个来小时,接着她便是一趟趟的上厕所,然后放屁,一晚上足足折腾了十几趟,她害怕我知道后会自责就没敢告诉我。

    听完王敏的讲述之后,我陷入了沉思,又问她那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没有,她说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整个人感觉比之前精神了不少,仿佛回到了十五六岁时,我说除了这些呢,肚子里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她害羞的说还没有呢。

    娘的,王敏又想歪了。

    我说我说的不是怀孕,是你感没感觉到肚子里有股气,或者别的东西。

    王敏没有当即回答我,而是闭上眼睛好好感受了一番,然后睁开眼冲我摇摇头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只感觉身体很舒服。

    我刚说你再好好感受一下时,睡眼朦胧,没有睡醒的富丽姐被我们吵醒了,问我们大早上干啥呢,刚说完她也发现了王敏的异样,腾的一下也精神了,问王敏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也没有隐瞒她当即把王敏身上事给她说了一遍,一听到我的酒还有如此神效之后,富丽姐就说她也试试,也想年轻几岁,我说你先等等,说完也不顾富丽姐错愕的眼神拉着王敏进了另外一个屋子里。

    我又让王敏感受了一遍,可她还是摇头,说什么也没有感受道,我咬咬牙,把太玄经第一层的经文告诉了她,还手把手的教她如何打坐修行,可溜溜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王敏却还是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邪门了,这酒真是邪门了,我喝下踏上了修路,哮天犬蜕变跟个牛犊子似的,王敏却年轻了好几岁,这到底什么情况?还有太玄经,我明明可以修炼的,为什么王敏就不行呢?”一时间我满脑子里全是疑问。

    为了再次验证一下这酒的效果和太玄经我当即又给富丽姐倒了小半盅,让她也喝了下去。

    喝下酒后,富丽姐直吧唧嘴说这酒好喝,还说没啥感觉,我说你在等等,一会儿就会有反应了。

    我们焦急的等了半个来小时后,富丽姐便说她感觉身体有点热,我就追问她有没有感觉到有东西在肚子里乱窜,她说没有,只感觉肌肤有点火辣辣的感觉,还说想上厕所,说完便跑进了茅房。

    不多会儿我便听到茅房里传来异响,站在我身后紧张关注的王敏这个脸红,还羞羞捶了我一下。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富丽姐是一趟趟的上厕所,对于我追问了不知道多少次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她都说什么也没有,就想上厕所,还说感觉困的不行了。

    见她两个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我也没有在追问她,而是让她回屋睡觉了,等富丽姐睡下之后,王敏就问我富丽姐不会有啥事吧,我说不会的,她和你喝的一样多,你都没事,她怎么可能有事呢。

    因为昨天答应了二大爷今天中午去他家吃饭,这么一折腾已经十一点多了,于是我叮嘱了王敏一顿,让她密切关注富丽姐的变化之后便离开了家去了二大爷家。

    在路上我就一个劲的琢磨。

    “难道这酒也有灵性,会因人而异,可酒因人而异为什么太玄经也会因人而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