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29:李长山挂彩了

小农民大时代 29:李长山挂彩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想着尽快还清大山家的三百块钱,堵上她的嘴,再次进山时,我身上多了一把?头和一个破尼龙袋。

    将牛赶紧山沟沟之后,我便朝着昨天踩好的点摸去,两个多小时的功夫,我便挖了一袋子黄芩。

    看到日头临近中午后,我扛着挖好的一袋药材回村了。

    刚一进村,便听见有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我侧耳一听,当场就差点笑出来。

    原来她们聊的事不是别的,正是大山家玻璃被人砸的事,虽然村里的老百姓不知道是谁扔的砖头,可架不住村子小啊。

    龙泉村就这么大,只有百十来户人家,谁不知道谁,说句难听的,谁家老婆什么德行,或许我不知道,但村里的女人们知道啊。

    大山他老婆什么尿性,她们可比我清楚的很。

    自己玻璃半夜被人砸了,她却屁都没有放一个,还辩解说自己挂窗帘不小心给捅破了,谁信啊。

    老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点也没错,这不聊着聊着,有人便说,指不定是哪个男人半夜摸错了门,撞碎了呢,更有些迷信的女人说,一定是大山他老婆生活不检点,她男人死不瞑目,回来警告她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人怀疑到我身上。

    原本我还想着先把这一袋子药材放回家,等攒多点了,再卖给李长山,可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

    我家也不回了,直奔李长山家走去,我倒要看看,我昨天夜里那一砖头有没有让他挂彩。

    因为心里想着看李长山的笑话,以至于路上几个人跟我打招呼我也没有听见。

    李长山家,住在我家前面,因为是大中午,他家大门大开着,他二闺女李月正在院子里玩呢,看到是我之后,她鄙夷的撅噘嘴而后跑回屋喊她爹去了。

    李长山家有两闺女,大闺女李惠在镇子上上中学,二闺女则在村里上小学。

    我们村就这么大,人口就这么点,村里只有小学,上学的孩子们加起来也就那么十几个,一旦小学毕业,便必须去镇上的中学上,因为有五十多里地远,所以孩子们都是住校,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平日里能看见的孩子也都是小学生。

    “小小丫头片子就和你爹一个德行,门缝里看人,将来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心里嘀咕一句后,放下袋子便在院子里等了起来。

    不一会,李长山便一瘸一拐的从屋里走了出来,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后,阴阳怪气的说道:“行啊,杨过,没看出来啊,你这身子骨还和以前一样啊。”

    D首bW发T~|

    “李叔,你这是咋地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一瘸一拐了呢?”他给我上眼药,我自然也还以颜色。

    “哎,别提了昨天喝了口酒,脚下一滑,摔了一下。”

    “你没事吧?有没有叫村里的二大爷给揉揉啊,别落下病根了。”

    “你这张嘴,会不会说话,你才落下病根子呢,老子就是划破了点皮,至于吗。”李长山说着示意我把药材倒出来。

    李长山收药有个规矩,别看是同村人,但他却谁也信不过,但凡送上门的药材,必须都得倒出来抖搂抖搂上面的泥土,免得多挂点斤秤,黑他钱。

    我也懒得废话,当即把尼龙袋一翻,药材倒了一地,抖搂了一遍后,又如数装回去,放在了秤上。

    “五十三斤,我一斤给你八块钱,五十三乘八,闺女,给我拿个计算器。”李长山捂着屁股朝着屋里喊道。

    “八块钱?前两天不是还九块五吗?怎么到我这里就八块钱了?”一听到一斤黄芩才给我八块钱后,我顿时有些急了。

    “你叫唤什么,我还能坑你是咋地,价格跌了,上次我收的药材我还赔了好几千呢。”李长山脸色一沉道。

    “这才十多天,价格就跌了一块五,未免也太狠了吧!”我自然不相信李长山的鬼话。

    “就这价格,你爱卖不卖,这龙泉村,除了我,谁还敢收药材,还敢跟我瞪眼,信不信我让你挖再多的药材也没地方卖,烂在家里。”李长山也不客气的说道。

    “你。”我心里这个气,扛起药材就准备回家,可转念一想,我今天若是堵了这口气,那挖来的药材可就真的得烂在家,还不上前村民的钱了。

    “你是大爷,你牛逼。”我气呼呼的将药材再次扔在了地上。

    “哼。”李长山鄙夷的冷哼了一声后,接过他闺女递过来的计算器,噼里啪啦按了一通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沓钱,数了几张递给了我。

    其实他也不想收我的药材,想好好整治我一顿,可他跟钱没仇啊,若是真撕破了脸面,不收我的药材,我没有了收入,同时他也赚不到钱。

    这就是一条双向利益链,我靠苦力挣钱,而他则挣中间的差价,只有我挖的多,他才能挣的多,反之,对谁都是损失。

    接过他递过来的钱数了一遍,四百二十四一分不少后,我扛起?头转身就走。

    “今年柴胡价格不错。”看到我走到大门口后,李长山懒洋洋的喊了一嘴。

    “多少钱一斤?”

    “五十五。”

    听他报完价格后,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黄芩我踅摸了好几天才一口气挖了五十多斤,可柴胡,我就是踅摸一个月也挖不上这么多。

    黄芩最细的也是拇指粗细,而柴胡不同,它很小,最大的,七八年份的也只有小拇指大小,一年多的恐怕也就比头发粗点,这也是它价格高的原因所在,质小不说,量还不大。

    从李长山家出来之后,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不远处的大山家,一来是准备把钱还给她,二来想看看李长山都挂彩了,她有没有幸免。

    我走进大山家时,她正举着一张从村委会要来的报纸糊被我打破的玻璃呢。

    看到黑乎乎的大窟窿,我在李长山那里受的气一下也消了不少。

    “还能登梯子,看来她没有挂彩啊,难道是李长山在上面?”我嘀咕一声后,喊了她一声嫂子。

    看到是我之后,她眼中先是闪过一抹慌乱,而后从梯子上下来,瞅着我没好气的问我来干啥。

    我没有和她废话,从兜里掏出还没捂热乎的三百块钱,搁在梯子上后,说了一声,你家的钱我还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