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70章:小女人时的方姐

小农民大时代 第270章:小女人时的方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实话,我有些不习惯方姐的这种口气,可想到她此刻情绪不好之后,我也没有和她计较,而是端起餐盒,然后夹了一筷子水煮肉片伸到了她的嘴边。

    方姐看着我,然后张嘴吃下了我送到嘴边的肉片。

    我一口菜一口米饭的喂着她,方姐一口接着一口的吃着,也不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闹的我是浑身不自在,几次想要开口,可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闷声喂她。

    有些昏暗的卧室中,气氛很是诡异,方姐我的老板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看着饭,饭看着她的嘴,就像一个三角恋一般。

    吃完一盒米饭,当我打开第二盒准备继续喂她时,方姐没有再张嘴,而是噘嘴摇了摇头,看见她噘嘴的那个劲,她赤身裸体时都没有躁动的邪火蹭的一下在这一刻躁动了。

    “吃饱了吗?”我小声问道。

    方姐摇头,我就喂她,可她却不张嘴,依然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心里是别扭加不自在,尝试了几次之后,方姐都没有张嘴,于是我蹲下端起小方桌离开卧室回到了客厅。

    中午方姐没吃饭,我也没吃啊,再加上晚上这顿,我早就饿的咕呱乱叫了,不好意思当着方姐的面吃,所以只能回客厅喂五脏庙。

    因为之前方姐吩咐过,我也不敢开客厅的大灯,只是开了一个沙发脚的台灯,我这边正风卷残云快速往肚子里塞的时候,方姐走了出来。

    看见站在门口浑身上下只穿着三点,身材玲珑有致的方姐,我嘴里的大米饭当即就喷回到了饭盒里。

    咕噜,我不争气的咽起了口水。

    见我一副狼狈样,方姐却没有笑我,而是自顾自的走到我面前,然后抱臂蹲下继续看着我。

    “咳,方姐,没事吧。”

    方姐摇头。

    被她这么盯着看,我哪里还能吃的下去,放下饭盒就说吃饱了,哪知方姐却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朝饭盒噘了噘嘴,意思很明显,示意我吃,接着吃。

    娘的个巴子的,吃就吃,谁让你今天心情不好呢,我就当一回猴,让你看个够。

    我随手扯过沙发上的一条毛毯搭在她背上之后,端起饭盒避开她的目光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嘶,还真他娘的辣,舌头都麻了,头皮都快炸起来了。

    三下五除二,一盒米饭就被我塞进了肚子里,我刚说放下筷子时,方姐的嘴又噘了起来,朝菜努了努嘴。

    傻子也明白,这是要让我吃干净的意思啊,可没有米饭,干吃菜这得多辣啊,我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吃了,可看到方姐那噘嘴的小表情,我就不好意思拒绝。

    心一横,端起水煮肉片重庆辣子鸡就往嘴里塞。

    嘶哈,呼,我一边塞,一边吐着辣气。

    不到两分钟,三个加麻加辣的菜被我塞进了肚子里,我刚说松口气时,方姐又朝餐盒努嘴了,目光盯着里面的干辣椒。

    咕噜,这声口水可不是因为方姐蹲下挤出来的沟,而是餐盒里的干辣椒。

    “要死屌朝上,只要方姐能开心,莫说吃点辣椒,就是洗辣椒澡,老子也认了。”心中低吼一声后,我再次端起了盘子,闭上眼把干辣椒划拉进了嘴里,也不敢嚼,直接咽了下去。

    辣椒一进肚子里,胃里是火烧火燎的,我也顾不得什么丢人不丢人了,扔下餐盒抓起桌上的水就往肚子里灌。

    我喷饭方姐都没有发笑,我狼狈的喝水,方姐却笑了。

    噗呲。

    “哈哈哈,嘶哈。”方姐吐着辣气抢过我手里的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呃。”看见方姐喝我喝过的水,我胃里的火一下就卡在了嗓子眼。

    “好辣,好辣。”方姐喊道。

    “呃。”方姐这么一开口我才想起来,方姐每次吃辣菜的时候,因为太辣都会就着水,可今天我却忘了这茬,想到方姐刚才只是摇头噘嘴就是不开口之后,我不禁猜测方姐不会是因为辣的张不开嘴,又不好意思跟我要水,所以便让我也体会一下辣的感觉吧。

    一瓶矿泉水见了底,方姐冲我噘了噘嘴,我赶紧挥散思绪又给她打开了一瓶,并给自己拿了一瓶。

    于是乎,被辣椒照顾过的我们两人隔着茶几对吹起了矿泉水。

    哈哈哈,第二瓶喝完之后,方姐笑了,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看的我是春江一暖,心头一松。

    “往哪里看呢?”见我盯着她胸口的沟,方姐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把空矿泉水瓶往我怀里一扔回屋了。

    呃,咕噜。

    “老人常说女人是六月天,说变就变,一点也没错啊,刚才明明让我看,现在却,娘的个巴子的,你说我刚才装什么柳下惠,现在可好看都看不着了。”

    “杨过,你进来。”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方姐喊我了,我还以为怎么着了呢,赶紧跑进了卧室。

    卧室中,方姐站在五斗柜前,一脸气呼呼的盯着我,看见她眼神在我和五斗柜中间来回徘徊,我心咯噔一下就悬在了嗓子眼。

    “你怎么知道我的内衣放在这里的?”

    “呃,那个,我有一双狗鼻子。”我灵机一动自贬的开了一句玩笑。

    “有没有动过我的内衣?”

    “除,除了你身上这套,其他的没有。”

    “出去,我要换衣服。”

    我心里这个翻白眼,心想,又不是没看过,当然这话我没敢说,而是转身朝着客厅走去。

    我这屁股刚贴着椅子,方姐又喊起了我的名字,让我进去一趟。

    当我再进去时,方姐身上的内衣换了一套,是比较保守的那种,我不由的就多看了一眼。

    “看哪里呢,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呃。”我赶紧假装害怕的撇开了头。

    “你说我穿那件睡衣好看。”方姐举起手中的两套风格天上低下的睡衣问道。

    看见她手中的睡衣,我差点脱口而出说,这件透明蕾丝的,好在关键时候我的理智还没有沦丧。

    “这套。”我连忙指着一套厚实的带绒的睡衣道。

    “哼,那还用你说,这里没你事了,出去吧。”

    我又被方姐轰了出来,然而屁股刚挨着沙发,房间中又传来了方姐惊讶的喊声。

    她这么一叫唤,我赶紧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