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48章:摆平

小农民大时代 第248章:摆平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警C一进门,经理便迎了上去跟警C汇报情况,我瞟了一眼警C,当即心中便暗暗叫苦了一声冤家路窄啊。

    今天出警的两个警C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李富贵家超市门口的那两位警C,老警C倒还好,可那个年轻些的,不是我出言挤兑的家伙又是谁,他顺着经理手指的方向看到我之后,先是一怔而后眼角抽了一下。

    经理把事情大概讲完之后,两个警C也不问话,直接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一听要带我们走,我们这边和刘闯那边都不愿意了,于思思说我同伴受伤了,得先去医院,刘闯那边更是叫嚣着你知道我爹是谁吗,跟他们谈话的老警C说不知道,刘闯说我爹是刘建业,一听是刘建业,我心里不知道为啥就想到了那天被噘的事,一阵后悔刚才下手太轻了。

    可任于思思张伟他们怎么解释,两个警C就是不让我们离开,并且直接打电话又叫来了两辆警车把我们给拉回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后,警C把于思思和张曼两个人留在的办公室里审问,把我们则直接关了起来,关键是你关就关吧,还把我和刘闯他们关在了一个房间里。

    “杨过是吧,今天的事老子记下了,你给我等着,等我出去了,要你好看。”刘闯咬牙威胁道。

    “是吗,那你可别让我失望,最好多叫一些人。”我冷冷道。

    “哼,放心,不卸你一条胳膊一条腿老子就不姓刘。”

    “别吹牛逼,等出去了,咱们约个地方干一场。”

    “好,这是你说的。”

    “谁叫刘闯,出来一下。”门外的协警喊道。

    刘闯瞪了我一眼之后跟着警C出去了,我也没有再和他的几个帮手斗嘴,而是和张伟坐在地上聊了起来。

    这么一折腾,张伟的酒劲也过去了,跟我抱怨张曼这事干的不厚道,还说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局子里。

    听张伟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一肚子气,这倒不是我小气因为张曼拿我当挡箭牌的事,而是从刚才刘闯和警C的解释中,我也大概听明白了怎么回事。

    张曼借着和刘闯搞对象的名头变着法子从刘闯那里要钱,买衣服买化妆品啥的,听刘闯说他前前后后给张曼花了不下五万块钱,可张曼倒好,说自己想学车,哪知他帮张曼交完学费之后,张曼便要跟他分手,理由是他们不合适,刘闯觉得自己被耍了,于是几次找张曼都让她给跑了,今天正好有个哥们在桥头炖鱼吃饭看到了张曼,于是他便带人来找张曼,可张曼却不给他面子,还用他的钱勾搭上了一个土包子。

    本来吧张曼给我的印象还挺不错的,可现在吗,得知事情真相的我和张伟都有些后悔帮她出这个面了。

    可再是后悔也已经晚了,我和刘闯的梁子已经结下了,除非我跟他低头认错,可我可能吗,不说别的,就是想到他爹噘我的份上,我也不可能啊。

    我和张伟聊天的功夫,刘闯的几个同伴陆续被叫了出去,最后连张伟也被叫了出去,反倒是我被人晾在了房间里,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个被我挤兑过的小警C故意报复我呢。

    足足把我晾了一个多小时后我才被人喊出去,张伟他们都靠墙站呢,审问我的是那个年轻的警C,上来照例一顿询问,然后又让我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下,我也没有隐瞒,如实把事情的经过交代了一遍。

    期间于思思几次插嘴说我受伤了,先让我去医院,可那个年轻的警C说什么他是警C,他心里有数,于思思气恼说什么不公平,对方受伤的就能去医院,为什么不让杨过去医院。

    被于思思质问,年轻的警C脸当场就耷拉了下来,说这里是派出所,还轮不到她指指点点,于思思也恼火了,说她要给家里打个电话,见于思思态度强硬且毫不畏惧的样子,全程没说话的老警C说去吧。

    于是于思思便出去打电话去了。

    “来人,把杨过带下去。”着了一肚子气的年轻警C对着门口的协警喊道。

    一听到还要把我带下去之后,我就有些怒了,质问他凭什么,大家都在这里等着处理,你为啥把我一个人单独关起来,年轻警C说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还说我下手太狠,怕我伤人,得单独关押,张伟也上来解释说,杨过的胳膊脱臼了,挑事的是对方,就是关也得关对方才行。

    年轻警C觉得面子被人挑衅了,当即便抽出了腰里的电棍,协警也抽出了橡胶棒一副我们再敢叽歪就要收拾我们的架势。

    “行,你牛逼。”我朝着警C说了一句后跟着协警就准备走。

    “恐吓警C,把他给我关起来,等待处罚。”

    “我哪句话恐吓了?你穿着人民赋予你的衣服,国家赋予你的权力,难道就是借机报复吗?”一听他这么说我的火也被点着了,当即就质问道。

    “行了,年轻人,这里是派出所,想解决问题的话就乖乖的按规矩办。”见我们吵了起来,老警C站起来说了一句。

    虽然我心里很是不满意吧,可也知道他说的是现实话,没好气瞪了年轻警C一眼后,跟着协警返回了单独关我房间里。

    事情经过已经闹明白了,起因经过都问清楚了,加上服务员作证,警察就是想偏袒谁也不可能,把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叫到了面前口头教训了一顿之后,当场作出了处罚,我们赔刘闯他们一部分医药费,他们则赔偿饭店的损失。

    就在警C给他们上政治课的时候,一个女人走进了派出所,看到这个女人,于思思当即喊了一声妈,然后眼泪就开始在眼眶眶里打转。

    一看见这个女人,老警C当即站了起来,迎上去喊了一声崔K长,思思是您的千金啊。

    被于思思喊做妈的女人不是中午跟我刚分开的崔姐又是谁,崔姐和老警C打了个招呼后,小声安慰了于思思几句后,便和老警C去另外一个房间说话去了。

    具体怎么聊的我不知道,反正十几分钟后,协警把我带回了办公室,一进门我就看见了崔姐正一脸没好气的看我呢。

    “崔姐,您怎么来了。”看见崔姐我也有些愣神了,见我喊她娘崔姐,于思思也愣了。

    “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外面说。”崔姐道。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张伟和我打了个招呼走了,张曼欲言欲止的想说什么,可见我们都不想搭理她,她也识趣的朝崔姐说了声阿姨谢谢您之后灰溜溜的走了,至于刘闯等人早就先我们一步离开派出所,去看望他受伤的同伴去了。

    左右没人之后,于思思就问我你怎么认识我妈的,我还没说话,崔姐就笑着揉了揉于思思的头说,杨过是她一个闺蜜的秘书,还问我们俩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还跑到了一个桌上吃饭了呢。

    于思思没有隐瞒,把我们如何认识的,今天晚上又是怎么个情况说了一遍,其实崔姐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听于思思说完之后,也没有训她,只说以后和张曼别走那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