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39章:方姐的身份和秘密

小农民大时代 第239章:方姐的身份和秘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时间尚早,我也没有打车,而是一路走到了公司,到公司时已经九点多了,我上楼在那雅等人面前露了个面,点了卯之后,便直接下楼找宋文去了。

    虽然我不露面也没事吧,可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方姐待我不薄,肯定有人眼红,若是借机打我个小报告啥是,一两次方姐不会说什么,可多了,我在方姐心中的形象肯定打折扣,说不定方姐会觉得我是个滑头,她一出差我就开始耍大爷不拿活了,甚至会觉得我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当我推开一楼司机间的房门时,宋文正沏茶呢,见是我就问我喝啥,我说随便,他就给我沏了一杯,然后把门给反锁上了。

    “宋哥,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了,那个和尚的药丸还真是厉害,一觉醒来我感觉身体舒坦了不少,对了,那个和尚是什么来头,他怎么会叫你师弟,你要出家吗?”

    若是以前宋文这么问我,我肯定满嘴跑火车,现在吗,我已经认定了他这个哥,自然不会遮遮掩掩,当即把一杵的情况说了一遍,还捎带脚的把我和史凤凰的事也简单说了一下。

    听完我的讲述之后,宋文也有些吃惊说,你小子的命啊咋和常人不一样呢,去个陵园都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还说活佛更迭选取之说由来已久且极为神圣,他们一旦认定了我,除非我死了,不然他们肯定纠缠到底。

    一听这话,我的脸当场就耷拉了下来,见我叹气宋文说其实也不是啥坏事,只要我守住本心,不被他们洗脑,他们还是不会把我绑回去的,还说事情得两面来看,那个一杵一看就是个高手,若单打独斗,他绝对不是一杵的对手。

    他都这么分析了,我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一杵我打不过,也赶不走,只能任他这快狗皮膏药贴着,不就是多双筷子多张嘴吗,老子还是养活的起的,只要我守住本心不松口,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我的情况之后,没等我问宋文便主动说起了刘军。

    原来刘军和他是一个部队的战友而且还同在一个连队,在部队的时候两人就谁也不服谁,开始时是较劲,后来私下切磋,再后来就是各种大比武中比成绩。

    二人同在部队服役了八年,二级士官干完之后便退伍了,宋文辗转几份工作成了方姐的司机,而刘军因为和人打架被关了半年,出来后便消失了一段时间,再之后便走上了歪路。

    聊到刘军自然而然的也就聊到了刘军背后的人,也就是史凤凰家里的情况。

    不得不说宋文知道的还是挺多的,听他讲述我才知道,史凤凰的爷爷也就是史天恩曾经是石川县的龙头,后来因为年事高,且政府管的严,他便退到了幕后,把道上的产业交给了史凤凰的父亲打理。

    史凤凰的父亲是个很有手段和心机的人,他不会武,从不与人动手,但手腕却厉害的很,别看是道上人,但在石川县很多人都的给他面子,他这个人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刘军只是他的虎将之一,除了刘军之外,他身边还有两个挺牛逼的人。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些好奇想要见见这位谜一般的男人,当然作为男人我也更好奇他是怎么把军人出身的爽姐搞到手的。

    “那史凤凰的母亲爽姐呢?”我不由的问道。

    “你认识爽姐?”宋文吃惊道。

    “嗯,陪方姐打麻将见过。”

    “爽姐好像是军人出身,是他们家白道上的代言人,和方姐有合作关系,但关系有些若即若离,八号会馆你知道吧,就是她和方姐合伙开的,按理说合伙人关系应该很铁的,可她们的关系吗,我看不懂,有时候像对手,有时候又像姐妹,有时候,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怪怪的。”

    “对了,宋哥,方姐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见我问到方姐,宋文犹豫了一下,喝了口茶后低声道:“我昨天开车把方姐送到了市里的一个高档别墅,然后方姐就进去了,让我直接回来,当时我正憋了泡尿就去附近找了颗树解决了一下,等我返回来时你猜我看到了谁?”

    “谁?”

    “经常在市电视台发表讲话的那位,就是那位。”宋哥说着指了指头顶,虽然我具体不知道是谁吧,不过也隐约明白了是什么层次的人。

    “你的意思是方姐家里人是高官?不对啊,上次你不是说她很早就失去了双亲吗,呃,你是意思是说方姐是?”

    “嘘,我什么也没说,这事不能瞎说,方姐是咱们的老板,我只是把我看到的一幕和你说说,具体啥关系我也不太清楚,而且这种事你千万别去打听,尤其是方姐,若是让她知道了,咱两肯定的滚蛋。”宋文提醒道。

    其实不用宋文说,我也知道这种事不能乱打听乱嚼舌根的,方姐虽然是我的恩人贵人吧,但不是我家人啊,她若是有需要我可以上刀山下油锅的帮她,可她若是不开口,这种事参呼不得,闹不好自己折进去不说,方姐也得跟着吃瓜落。

    话题就此打住,我们都没有要继续深聊下去的意思,喝了口茶之后,我便央求着宋哥再教我几招,他问我干啥,我说昨天不是把牛皮吹出去了,咱不能虎头蛇尾啊。

    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宋哥说你小子说的是真的啊,军子可不是善茬,在部队的时候就是个狠角色,军事全优尤其是格斗成绩最优,就我现在的水平莫说是一个月,就是给我三月,我也不一定能是军子的对手。

    “宋哥,别涨他人志气灭兄弟威风啊,是骡子是马总的拉出来溜溜吧,再说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昨天晚上可是那么多人听见了,我就是打不过也得跟他比划比划啊,哦,对了,宋哥昨天晚上你们枪械比试谁赢了?”

    “格斗我不是他对手,枪械吗,他还没有那个天赋,自然是我快他一步。”宋哥傲然道。

    “宋哥,你这么厉害啊,啥时候教教我啊。”

    “学这东西干嘛,这可是犯法的,再说了,我可没有家伙,而且我也劝你别私藏,闹不好得蹲大牢的。”宋哥瞪眼的。

    “没有没有,我就是好奇而已好奇。”我尬笑道。

    “你小子,走吧,咱们去练会儿,希望你一个月后别太丢人。”宋哥说着喝了口茶然后带我去了训练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