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38章:歪理干不过一杵

小农民大时代 第238章:歪理干不过一杵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我以为今天晚上我肯定会挨顿胖揍,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偏离了我的猜测,我没有挨着毒打,反而被抓花了脸,至于挨揍则是宋文替我扛了。

    史凤凰这么一抓,刘军这么一发泄,事情也算是揭过去了,待宋文穿好衣服后,我们便准备离开。

    就在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站在擂台上撑着栏杆绳的刘军开口了。

    “文子,没事吧。”

    “放心,你有事我都不会有事。”宋文头也不回的没好气道。

    “那就行,对了,姓杨的小子,你以后最好少惹我们家大小姐,不然纵是老爷子叮嘱过我也一样能让你消失。”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听的我这个气啊。

    “军哥是吧,有句老话叫欺老不欺小,今天的事我杨过记下了。”

    “就你?哈哈哈。”军哥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般仰天大笑了起来。

    “对,就我,一个月,宋哥的场子我会找回来。”我咬牙道。

    “好啊,别让我失望。”军哥笑着笑着脸冷了下来。

    我没有再和他废话,也没有和力哥等人打招呼,与宋文一杵离开了拳击馆。

    我们刚走到巷子口,宋文便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把我吓了一大跳,当即便要带他去医院看看,哪知站在我身后的一杵却一把扶住了宋文,说我帮你,说着的同时,他的手已经贴在了宋文的背心,几秒钟的功夫我便看到宋文惨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

    “这是我师傅炼制的疗伤药丸,专治内伤。”一杵在袖子里鼓捣了半天之后掏出了一颗乌漆嘛黑,气味呛鼻的指甲盖大小的药丸。

    看到这颗药丸我不由的皱眉,然而宋文想也没想接过直接扔进了嘴里。

    豪爽,痛快,干净利落脆,这就是军人的作风,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我却有些佩服他,因为这份信任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换做是我,我肯定会逼逼歪歪的问几句这是啥东西之类的话。

    “多谢大师。”气色恢复不少之后,宋文回头抱拳道。

    “施主客气了,你为了帮我师弟而受伤,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一杵合十道。

    宋文看了我一眼,没有多问,而是朝着车子走去。

    这么一折腾,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呢,而且宋文又因帮我而受伤,于情于理我也得做东不是,于是我们便找了一家还算清静的饭店,并且要了个包间。

    这倒不是因为一杵有些扎眼,而是我脸让史凤凰那个臭娘们给抓花了,若是大庭广众之下吃饭,指不定得听到什么难听的话呢。

    通过今天晚上的事,宋文和一杵在我心中的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一杵,下午我还特别排斥他,可现在吗,我倒是有些接受他了,这倒不是我认可了他的说法,只是觉得他这个人虽然有些奇葩吧,但人品还行,尤其是那句放我师弟离开的局气话,让我打消了想要赶走他的念头。

    我有一肚子话要问宋文,宋文也同样如此,只不过碍于一杵在场我们都没有问,只是聊了一些不疼不痒的话题。吃完饭后,宋文开车把我送到小区口之后便回家了,不过在分别前他看了我一眼。

    我们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吧,但他的眼神我看懂了,明天细聊。

    我们刚一进门,早就等的有些着急的老董迎上来问我们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我说全部搞定,我本以为老董会给我竖个大拇指,哪知这老头一把拉过一杵这个感谢,说大师就是大师啊,一出面什么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都退避三舍。

    这马屁拍的,这把我给晾的,好像我就是个打酱油的小喽喽一般。

    我本以为一杵会客气几句,哪知这货居然也有不要脸的一面,舔着厚逼脸说小事一桩而已,听的我这个憋屈,蛋疼。

    我不想搭理这两货,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哪知拍完马屁的老董反应了过来,看到了我脸上的抓痕,问我咋个情况,不是去打架吗,怎么搞得跟偷人家娘们被抓了一般,还说我下午祷告没有应验,做了对不起婉儿的事,这就是现实报。

    娘的,这把我给贬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啊。

    “老董,你是不是我爷爷啊,我都这样了,你不安慰我几句也就罢了,还落井下石啊。”

    “谁让你小子心术不正来着,活该。”

    “行,你就笑吧,等你哪天老的走不动路了,我和婉儿就把你往大街上一扔。”

    “你敢。”

    “你猜呢。”

    老董抓起笤帚就要打我,我能让他一个老头子打着吗,当即哧溜回了屋,并且反锁上了门,还不忘记来一句,老董,一杵今天晚上和你睡啊,我睡觉不老实,咬牙放屁还那啥,你懂啊。

    我话音落下,不出意外门外传来了一阵骂声,我也懒得跟他斗嘴闷头就钻进了被窝里找周公侃大山去了。

    第二天五点,我准时起床然后打坐修炼太玄经,引气抚平脸上的抓痕,七点半左右的时候我结束了修行,感觉体内的灵力又涨了那么一丢丢之后,我拉开了门准备洗漱下楼吃个早点。

    哪知刚一拉开门我就吓了一跳,老董披着被子顶着个熊猫眼正缩在沙发上瞅我呢。

    “老董,啥情况?一杵呢?”

    “你个龟孙子,你睡好了吧,老子借你的房间补个觉。”老董也不跟我说昨夜发生了啥,起身就钻进了我的房间,并且关上了门,还说早饭他不吃了。

    我在门口足足愣了三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悄悄的推开老董的房门一看,娘的,这个大和尚一个人把整个床都霸占了,四仰八叉的摆出了一个大字,不对应该是个太字,正吧唧嘴呢。

    “我了个去,出家人不都讲究做早课的吗,这一杵的睡姿也太霸道了吧,难怪老董没地方睡呢。”我嘀咕了一声后,虚掩上门,然后下楼吃了个早点,然后给一杵打包了一份。

    我回来时,一杵已经醒了,正坐在客厅面朝西方祷告呢,不对,是念经呢,见我回来问我干啥去了,我说还能干啥给你化斋啊,不然要是把你饿死了,那我罪过可就大了,佛祖会怪罪的,哪知一杵却说他不吃早点,这把我给气的,敢情我白忙活了啊。

    扔下餐盒,我就准备上班去,哪知一杵起身就要跟着我,我当即就急眼了,说你能不能放过我啊,不赶你走,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咋还没完没了了呢,一杵说怕我再跑了,我说跑你妹啊,老子住在这里,老子现在要去上班挣钱,不然喝西北风啊,哪知这货说西北风不好喝,喝多了屁多。

    我的歪理算多的了,可自打遇上这货,我就连连吃瘪,好在得知我不是要跑,只是去上班之后,这货也没有再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