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09章:桂香的超市让人砸了(第九更)

小农民大时代 第209章:桂香的超市让人砸了(第九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我沉沉进入梦乡的时候,距离石川县千万里之外的山谷中,婉儿借着月光却在苦练着剑术,她以木代剑,不是树枝,而是木棍,足有一臂粗细。

    数九寒冬,汗水打湿了她的长发,她早已气喘吁吁但却仍然在咬牙坚持着,一遍遍的挥舞着手中的木棍。

    “师妹,很晚了,明日再练吧。”一个樵夫打扮的汉子有些心疼道。

    “大师兄,我再练半个时辰。”

    “你今天已经炼了七个时辰了,欲速则不达,这样练下去你会受伤的。”

    “杨过还在等我,我等不了两年,我要用最短的时间出师,然后下山找他。”婉儿坚定道。

    “男人都是臭的,都不是好东西。”一个稚嫩的声音飘来,接着一个身穿火红色长裙,少女打扮,看上去十七八,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女子撅着小嘴出现在了大师兄身后。

    “呃,师妹,我和师傅也是男人。”大师兄道。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瑶师姐说的。”小姑娘撅着嘴一副老大人的口吻道。

    “小辣椒,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不要听你瑶师姐乱说,男人也有好的。”大师兄道。

    “对,杨过就是好男人。”练功中的婉儿插嘴道。

    “没礼貌,你要叫我师姐,师姐。”小辣椒老气横秋道。

    “明明没我大,还要当我师姐,也不知道师傅怎么想的。”董婉儿噘嘴道。

    “我入门比你早啊,师傅可是说了,你只有打赢我才算出师,才可以下山哦。”小辣椒说着挑衅的看着婉儿挺了挺胸脯。

    “师傅什么时候说的,不行,我得找师傅理论去。”

    “师傅进山了,还说我和大师兄之间你选一个。”

    “我选你。”

    “啥意思?是我不如大师兄吗?大师兄我要挑战你,咦,大师兄人呢,怎么没影了。”

    “咦,小师妹呢,怎么也跑了。我有那么可怕吗?”

    ——有位科学家曾经对人的生物钟做过研究,说一件事能连续坚持二十一天便能养成习惯。

    他所检测的对象是普通人,可我是普通人吗,当然不是,我是脑瓜子里有气,是山神选中的特殊人,怎么能用得了那么久。

    五天便培养出了我的生物钟习惯,五点一到我便睁开了眼,而后起床探出脑袋往走廊里一瞧,看见医生护士正在给一个人抢救之后,便溜出了门诊楼,然后朝着医院后面的小花园走去。

    医院别看白天人山人海,但这个点基本上半天也看不见一个人,尤其是住院部后边的小花园,更是死寂的吓人,因为再往后就是停尸间,谁没事会往这地方跑呢。

    当然我除外,其实我也不想来,可这里僻静啊,适合练功啊。

    有了前几天的经验,我几分钟的功夫便进入了空灵的状态,随着心法轰鸣,我清楚的感觉到清晰的空气从四面八方朝我涌来,四肢百骇瞬间张开,似千百张小嘴一般吞吐了起来。

    快,吞吐凝练的速度明显被昨天要快上一倍不止,而且我隐隐感觉穴位经脉似乎比昨天要宽阔了不少,就像是国道变成了高速公路一般,吐纳也变的前所未有的顺畅。

    “难道是因为那股子气肆虐过的原因?肯定是这样的,昨天还没有这般速度,今天却感觉体内豁达了一倍,我知道了,这股子气不仅有疗伤奇效,还可助于洗精伐髓淬炼身体,提升修行速度啊。”

    “宝贝啊,天大的宝贝啊,照这样下去,追上枯道人,甚至成为像山神那样的神仙指日可待啊。”我心中这个激动欢喜。

    这一激动,呼吸一个不稳,我当场就岔气了。

    吥,几分钟后,我身下传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这也就是周围没有人听见,不然我能臊的落荒而逃。

    有了这个小小的教训之后,我也不敢再分神了,专心吐纳着,凝练着灵力。

    大概六点半左右的时候,住院的病人一些腿脚能动的开始下楼遛弯了,三三两两这么一聊天我也无法静心打坐了,只能起身返回了病房。

    刚一进病房便看见小兜护士站在我床前发呆呢,我咳嗽了一声说屋里憋的慌,下楼透了口气。

    小兜说还以为我溜走了呢,我说怎么可能,要走也得走正门,跟你打声招呼道个别不是,咱们现在可是朋友呢。

    一听我把她当朋友,小兜羞的就低下了头,我赶紧解释说你别误会啊,我说的朋友是正常朋友。

    小兜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这才发现我脸上的淤肿和熊猫眼消失了,她自然惊的又是一番大呼小叫问东问西,上次骨折都能糊弄过去,这次自然不在话下,反正就是让他们给我检查,他们也检查不出啥了,我想怎么吹就怎么吹,什么我是大闹天宫的孙猴子,吃过太上老君的仙丹,喝过王母娘娘的琼浆玉露,什么我也是大夫之类的一顿吹牛逼。

    这一吹直接把小兜给吹跑了,说什么我满嘴跑火车。

    伤也褪了,气也捋送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护士也调戏了,今天又是大星期一,我自然不可能在医院赖着,何况我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不是。

    办完出院手续和小兜打了个招呼后,我便离开了医院,在街上找了个早点摊喂饱五脏庙之后,晃晃悠悠朝着公司走去。

    途径一条街时被闪烁的警灯吸引去了注意力,因为想着距离上班还有一个多点,我便凑过去看热闹。

    走进一看,我心里当场就乐开了花,差点笑出声来。

    原来,桂香超市的玻璃让人给砸了,警察正在询问李富贵情况呢,桂香则蹲在地上抹泪呢,周围看热闹的老人则指指点点说什么得罪人了之类的风凉话,反正没有一个上前帮忙收拾残局的。

    “杨过,一定是他干的。”桂香站起来拉住警察的手说道。

    “同志,请你放开手。”警察皱眉道。

    “警察,我想到了一条线索,前两天杨过来我店里威胁过我们,说让我们交保护费,还说不交就砸我店铺。”桂香道。

    “杨过是谁,他为什么要威胁你们?”

    “杨过是城关镇龙泉村的一个刁民,以前和我家男人有过过节,我怀疑就是他砸的我家玻璃。”

    “怀疑?你们可知道此人现在何处?”

    一听到桂香跟警察说我的名字,我幸灾乐祸的开心瞬间就掐在了脖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