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94章:揶揄老董

小农民大时代 第194章:揶揄老董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天,上午被医生当成了实验的小白鼠折腾,下午被三姐折腾,晚上又逛了两个多小时的商场,我是人,又不是神,岂能不累,洗完澡后便直接回屋了。

    虽然累的打紧,可上床之后我却没有倒头就睡,而是盘膝坐下,查看起了自己昨天修出的那股子所谓灵力的东西。

    然而,当我进入空灵通明的状态中,在身体里感应了个遍也没有寻到那丝灵力。

    这个结果,让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我清楚记得昨天自己修出了一股灵力,还引导进了脑瓜子里,和脑瓜子的那股气产生呼应来着,怎么这就没了呢。

    因为太玄经对这种情况没有记载,我又无人可以请教,所以只能推测,那股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灵力被那股气耗尽了,就像中药中的药引子一般,散布在了我的周身各处。

    因为实在累乏了,眼皮都开始打架了,我检查完自己的身体之后便倒头沉沉进入了梦乡。

    大概五点来钟的时候,我醒了,上了个厕所,本想睡个回笼觉,等八点多再起来上班呢,哪知躺下之后精神却精神的不行,怎么也睡不着。

    左右睡不着,孤零零的冷被窝又没人和我玩游戏,索性我便坐起来修炼起了太玄经。

    天地良心,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修炼的,毕竟昨天修炼出的那股灵力没有了,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修炼出来。

    哪知。

    这一炼,我很快的进入了昨天的那种状态,随着心法轰鸣,我的四肢百骇开始躁动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般。

    感觉到灵力有再生的迹象之后,我这个激动,当即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顶着寒风运转起了太玄经,凝练起了空气中的精华,也就是所谓的灵气。

    外面的天已经是十一月下旬了,大清早是格外冷,我开着窗户,穿着挎栏背心,却是感觉不到半点寒意,反而头上还冒着雾气,就跟上屉被蒸过一般。

    我忘我的修炼着,按照太玄经所讲的独特之法凝练着灵气,归纳着游丝。

    嘭。 七点多的时,董夫子裹着被子推开了我的房门,进门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小子,你要作死啊,都啥天了,晚上睡觉还开着窗户,你不怕中风也顾忌一下老年人的感受好不好,咦,你这是在做什么?”看到我摆着一副跳大神的姿态后,董夫子怔怔道。

    董夫子这么一嚎,我也从空灵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看到他捂着个被人,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打量着我后,我没好气的来了一句。

    “还能干什么,自然是修炼啦。”

    “你?修炼?”

    “对啊,枯大师临走的时候不给了我一本秘笈吗,他说只要我肯下功夫,不出十年就能达到他的造诣。”我随口扯道,反正枯大师临走的时候的确给过我一本小册子,不过里面的内容吗,却不是什么修炼之法,而是一套拳法,以我对董夫子的了解,他肯定不会找枯大师求证,再说了也求证不到啊,他自己都说了联系不上枯大师。

    “吹吧,你就吹吧,枯大师那可是得道高人,你十年就想追上人家,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先把窗户关上,家里就这点热乎气,全让你小子给折腾没了。”董夫子没好气道。

    他这么一闯进来,我自然是不可能修炼了,所以起身关上了窗户。

    “那个,杨过啊,能不能把枯大师给你的册子给我也看看啊。”董夫子一屁股坐在床上,一脸讨好道。

    “咋地,你也想修炼啊?”

    “要是可以的话,那自然好,毕竟谁跟寿命有仇啊。”

    “老董,不是我抠不给你,是给你你也修炼不了,因为这东西吧,得靠悟性。”

    “悟性?老子最难的风水堪舆都能看懂,岂能看不懂一些道家门道。”董夫子当即瞪眼道。

    “好吧。”我说着从枕头底下把枯道人送我的那本小册子扔给了他。

    老董满心欢喜的接了过来,可翻了一遍后,他就傻眼了,因为这本册子里一个字也没有,全是小人图,有是打坐,有是挥拳,有的飞腿。

    看到董夫子一脸吃瘪的表情,我心里就想笑,这可是一套拳法,你能看出修行之门道才怪呢,当然想笑之余我也有些佩服这个枯道人。

    因为那天晚上我曾对枯道人说过,让他教我点东西,最好简单点,因为我文化有限,这枯道人还真实在,生怕我不认识字,索性便给我画了一册子的图,别提有多合我的意了。

    “全是图画,没有注解,你是怎么修炼的?”董夫子有些不甘心道。

    “修行这东西吧,得看一个人的悟性,跟有没有文化没有关系,你想啊古时候有几个识文断字的,还不多数都是文盲出生,他们怎么修行啊,还不是看图片,照猫画虎摸索不是。老董啊,要我说啊,你就是学识太高了,已经忘记了最初的东西,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像你这种情况叫忘本,对,就是忘本。”我趁机揶揄道,谁让他以前老笑话我没文化是文盲来着,来而不往非礼也,得着机会,我自然的好好还他一梭子不是。

    “放你的驴子拐弯屁,你才忘本了呢。”

    “你看你,急眼不是,是你自己看不懂,又不是我不让你看,哎,文盲有时候也有文盲的好处啊,也不知道哪位得道高人撰写出了这修行之法的,高啊,简直是高啊,不得不佩服啊,连我们文盲之人都考虑到了。”我阴阳怪气道。

    “哼。”董夫子这个气,一嘴老牙磨的嘎嘎之响,这也就是奈何不了我,这要是我的他的仇人,他非把我嚼碎了咽了不可。

    “哎,老董,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气度也太小了吧,不是你笑话数落我的时候了,大肚点,你长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老子没说过这话。”老董瞪眼道。

    “那就是孙子说的。”

    “孙子也没说过。”

    “那就是庄子,韩非子,孟子,再不对就是荀子之类的子说的。”

    d√Q正Y版首*发U0

    “文盲。”老董撂下一句后,抓起我好不容易从枯道人那里搞来的小册子就走。

    “哎,老董,把真经还给我啊。”一看他要拿走我立世的家伙,我赶紧就喊道。

    “不给。”老董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兴奋过头,不对,装逼装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