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74章:再现冰坨(拜谢风景如画)

小农民大时代 第174章:再现冰坨(拜谢风景如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这边吐的惨不忍睹,车那边大小姐却靠着车门子上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你。”我刚想骂一句,可一张嘴,又来了。

    “这就是欺负姑奶奶的下场,舒坦吗?饿不饿啊?”

    “你,哇。”

    轰。

    一连串的车灯在我身后停了下来,比我们先出发的恩爷终于回来了,见我扶着一棵树大吐不止,恩爷下车后便训斥起了大小姐。

    “凤儿,你太胡闹了,不得这般无礼。”

    “无碍,年轻人的事我们就不要管了,不是冤家不聚首,咱们还是进屋喝茶吧。”枯道人怪笑道。

    “是,师祖。”恩爷愣了一下后,赶紧招呼着枯道人进了占地数亩的中式院子。

    “傻大个,去给他拿瓶水去。”没有听到枯道人叨叨的大小姐对着站在人群中的鲁子喊道。

    “哎。”傻大个赶紧从车上找出了一瓶矿泉水,然后扔到了我脚下。

    “你,你们。”我气的指了指围在我周围一脸看好戏的众人一眼后,捡起地上的矿泉水呼噜呼噜的漱起了口哈哈哈,见我这狼狈样,众人笑的这个开心,尤其是力哥和鲁子更是跳着脚笑,还说了一堆的风凉话,反正就是什么难听说什么。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龙游浅水招虾戏啊。”漱完口的我长叹一声道。

    “姓杨的,你找练是不是。”一听我骂人,鲁子,力哥等几个火气大的当即便要揍我,当然他们也只是吓唬吓唬我,我就是把脸送过去让他们揍,他们也不敢,因为枯道人可是恩爷的师祖。

    “小子,别以为我爷爷发话了,咱们的梁子就算过去了,告诉你,姑奶奶和你没完。”大小姐说完转身便朝着大门走去,只不过因为左脚有伤之故,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

    “姓杨的,得罪了我们大小姐,你完蛋了。”

    “惨了。”力哥和鲁子得意的说了一句后朝着大小姐追去。

    看到众人居然要把我甩在门外猖狂离去之后,我心里这个不得劲,心想,老子好歹也是枯道人带来的人,怎么能被甩在最后呢,不行,我得把场子找回来,不能给枯道人跌面,要走也得走在他们前面。

    “站住。”我大吼了一声。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回头望向我。

    咕噜咕噜,我把剩下的半瓶矿泉水漱完口之后,随手一扔,然后径直朝着大小姐走去。

    “怎么?你想在这里动手吗?”大小姐冷笑道。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天之后,身子猛的蹲下,然后抄起了她受伤的左脚。

    “你要做什么?”

    “放开大小姐。”

    “我杀了你。”十几个人当即便要扑上来抽我,可迎接他们的却是大小姐的皮鞋。

    “唉吆,疼疼疼。”大小姐叫唤道。

    在大小姐和周围人的怒吼声中,只听见嘎巴一声,我便放下了大小姐的脚。

    “好了,给你接上了。”说完我看也不看大小姐错愕的表情和力哥等人停滞在半空的拳头,起身负手大步踏上了台阶。

    “想把我甩在最后,让我灰溜溜的自己进来,做梦。”我心中得意的嘀咕了一声后走进了这间古色古香,弥漫着典雅气息的院子。

    “大小姐?”力哥小声喊道。

    “好像不那么疼了。”大小姐喃喃嘀咕道,察觉自己对我的心态发生转变之后,当即在心中骂了我一句混蛋之后,低吼了一声,姑奶奶的鞋呢,抱着鞋的鲁子赶紧把鞋送到了大小姐面前。

    “看什么看,瞅瞅你们,十几个人连个小屁孩都摆不平,尤其是你鲁子,电话备注怎么存的?”

    “大小姐,这小子就会些花架子,我们,我们是被那个老道士收拾的。”力哥解释道。

    “花架子?你的意思是我也会一些花架子喽?”

    “不是,大小姐,你有所不知,这小子阴的很,对了,他叫杨过…”

    身后事我不知,我走进屋里时,枯道人正和恩爷喝茶呢,见我进来,二人齐齐朝我望来,尤其是恩爷,看我的眼神带着一股打量,审视的味道,看的我浑身不自在。

    “杨过,这位是天恩,我走后,你若是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恩子,这是杨过,以后还劳烦你照顾一二。”

    “师祖怎能说劳烦二字,能帮得上我师傅的亲人,是我的福气才对。”恩爷说着又看了我一眼。

    t0nU

    我又不傻,什么时候装逼什么时候低头的眼力见还是有的,听出枯道人话中的托付之意后,我当即抱拳躬身说了句,杨过见过恩爷,给恩爷添麻烦了。

    见我这么识时务,拿得起放得下,恩爷当即开怀大笑,让我座。

    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座,难得装了一回大尾巴狼,规规矩矩的站在了枯道人身后,听着他们说一些嘘寒问暖的话。

    七八分钟后,大小姐推门走了进来。

    “凤儿你的伤好了?”见自己的孙女走路不拐之后,恩爷问道。

    “让狗给舔了两口自然就好了。”大小姐说着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

    “不得无礼,还不见过你师祖。”一看孙女这么没规矩,恩爷当即怒斥道。

    “无妨,年轻人真性情挺好。”枯道人道。

    “师祖,让您见笑了,这孩子让我给惯坏了,一点规矩都不懂,凤儿,还不过来给师祖认错倒茶。”恩爷说着眯眼瞪了孙女一眼。

    有些规矩虽然被时代的列车给带走了,可在江湖中,尤其是习武之人的江湖中,却是敬若神明,恪守着。

    见爷爷真的生气,大小姐也知道眼前这位老道在爷爷心目中的重量,当即起身端了一碗热茶走到枯道人面前,躬身道:“祖师爷爷对不起,是凤儿无礼了。”

    “无碍,无碍。”枯道人笑着接过了茶碗。

    因为我站在枯道人身后,所以看的格外清楚,上一息还冒着热气烫嘴的茶水,下一秒却变成了一块冰坨。

    “这?”我当即便惊的喊出了声。

    恩爷和大小姐齐齐朝我望来,见我一脸惊恐的看着枯道人手中的茶杯之后,他们顺着我的目光,便看到了让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

    茶碗中,杵着一柄佛尘,不是真的佛尘,而是茶水冻出了一柄佛尘。

    “人如茶水,满则溢,傲则烫手,只有放下,才能拿起茶壶。”说完枯道人一口将冰坨吞进了嘴里,嘎嘣嘎嘣的咬了起来。

    “凤儿,还不谢过祖师爷指点。”恩爷一脸惶恐道。

    “凤儿谢祖师爷点拨。”大小姐跪地道。

    “遇见便是缘,也罢也罢。”枯道人嘀咕了一声,枯瘦的大手朝着凤儿的身上点去。

    眼花缭乱,却没有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