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64章:被激将

小农民大时代 第164章:被激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瞎话成真了,谎言落实了,我只能推着自行车补胎,回到饭店时已经快五点了,我也不敢和于姐说方清秋没给我结账,而是先用自己身上的钱给垫付了,反正我知道,方清秋那么大个老板肯定不差钱,以后订餐的话,肯定会还给我的。

    屁股还没有坐热乎,晚间的忙碌便开始,帮大家打扫完卫生之后,外卖单又把我绑在了自行车座子上,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吃上口热乎饭。

    不知不觉,时间已进入了十一月中旬,街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厚厚的衣服,而我则还穿着单衣,不是我没有衣服,而是我根本感觉不到冷。

    思来想去,我决得应该跟我吞过一颗龙珠有关系,毕竟去年这个时候,我可是冷的棉衣都捂上了。

    因为已经过了农历十月一,董夫子的业务也一下子就少了。

    说到这里我解释一下,农历十月一,在我们农村是寻龙点穴寻新坟,迁旧坟的最佳时机,因为这个时候,秋收完了,地也还没有上冻,人手齐全的三两天就能修好一座坟。

    足足走了七天的董夫子回来了,坐在客厅里喝着小酒哼着沙家浜呢。

    “爷爷,您能不能换一曲啊,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董婉儿抱怨道。

    “我看你是嫌我碍事吧。”董夫子没好气道。

    “杨过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净听您唱曲儿了。”

    “没事,没事,我喜欢热闹。”嗑着瓜子的我赶忙道。

    “哎,这就对了吗,杨过,你那外卖准备干到啥时候啊?难不成准备干一辈子啊。”董夫子问道。

    “明年开春吧。”

    “明年开春?。”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突然我的电话铃响了。

    “老公,电话。”正在洗衣服的董婉儿想也没想就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和董夫子瞬间就瞪大了眼,尤其是董夫子,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盯着我。

    “咳,我去接电话。”我敢紧跑过去接起了电话。

    “于姐,什么,哦,那好吧,我这就过去。”我对着电话那头道。

    “那个婉儿,中午饭不用等我了,店里有事,让我过去一趟。”余光扫了一眼眼睛瞪的溜圆的董夫子一眼后,我果断的拉开门来了个逃之夭夭。

    在我走后,不出意外,董婉儿被董夫子喊道了面前。

    “婉儿,你多大了。”

    “二十啊。”

    “男生女生?”

    “爷爷,您没喝多吧,这问题还用问吗?”

    “你也知道还用问啊,连老公都喊上了,你有没有点羞耻心。”

    “我,我,我。”董婉儿支支吾吾道。

    “到哪一步了?”

    “爷爷。”婉儿娇羞道。

    “哈哈哈,好啊。”一看董婉儿的样子,董夫子当即开怀大笑道。

    “爷爷,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走陪爷爷到楼下溜达溜达,咱们爷俩有多少年没有一起下楼了。”

    “啊,现在啊,可是我怕我会。”

    “不会的,你的病已经好了,你不会有事的。”

    “啊。”

    “啊什么啊,走吧,路上爷爷慢慢跟你解释。”

    于姐给我打电话说,刚才接了一个外卖单,对方点名要我送,没办法才给我打的电话,于姐虽然规矩挺多的吧,但对我还算不错,人家一个老板都张开嘴了,我总不能让人家掉地上吧,再说了董婉儿的那声老公叫的我有些心虚,为了避免尴尬,我便答应了于姐。

    当我赶到饭店时,外卖已经装好了,接过纸条一看,好吗,居然是方清秋家的地址。

    照例拿上零钱,跨上我的自行车出门去了。

    十几分钟后,我站在了方清秋家的门口,犹豫再三之后,按响了门铃。

    这次没有瞪,几秒钟后房门开了,方清秋穿着一身家居服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方姐,您的外卖。”我礼貌道。

    “进来。”

    “我就不进去了,今天店里有点忙,还赶着回去给其他客人送餐呢。”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我也学精了,不等她撂我,我就先堵上了这个缺口。

    噗呲,哪知我刚说完,方清秋便笑了,笑着笑着脸瞬间就冷了下来,就跟晴转大雨一般,没有半点征兆。

    “方姐,您没事吧?”我试探道。

    “杨过,我刚才可亲耳听到你们老板说你今天休息的,怎么这会功夫就上班了呢。”

    被方姐揭穿,我老脸一红,硬着头皮道:“这不是上班了吗,老板说回头再给我补休一天。”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要么进来,要么就在门口站在。”方姐说完气呼呼的朝屋里走去,走了一半又补充了一句,让我无比蛋疼的话。

    “你要是敢走,我就投诉你,跟你们老板说你对我动手动脚。”

    听到她的威胁,我当时就感觉自己脑袋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见我站在门口半天没有动静,客厅里又传来了方姐的声音。

    “杨过,你是不是大老爷们,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我这人不怕威胁,就怕女人激我,听她这么一说,我心中怒吼了一声,要死屌朝上之后,踏进了他家,当然没忘记关门,不过鞋吗,我故意没换。

    见我乖乖的进来了,方清秋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坐吧,别杵着了,跟个火柴棍似的,咦,这都入冬了你怎么还穿着单衣裳呢?”看见我还穿着单衣裳后,方清秋皱眉道。

    “我火力壮,不怕冷。”说着我把外卖往桌上一放,然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我本来想着进屋后,跟她把账接了,然后便走的,可想到她今天的举动有些反常之后,我便索性一屁股坐了下来,想要看看她到底要跟我唱哪一出。

    反正我的想法就是,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劫财我没有,劫色,我巴不得,啥也不劫聊天,我奉陪,让我再给你揉拿可以,反正我也不吃亏。

    见我坐下之后,方清秋脸上扬起了开心的笑容,也不管我,自顾自的打开外卖袋子忙活了起来。

    “过来吃啊。”见我半天没有反应,方清秋喊道。

    “吃饭可以,但你能不能把这两次的餐费给我先结了,我身上可没有钱搭了。”我翻眼道。

    听我说的这么直接,方清秋先是一愣,而后红着脸抓过了包。

    “那个,上次的事不好意思啊,对了,一共多少钱。”

    “三百四十七。”她这么一道歉,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给你五百,剩下的算是揉拿费。”方清秋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五张崭新的钞票递到了我的面前。

    看着崭新的钞票,我万分想都接过来的,可想到二大爷对我的叮嘱之后,我却只接过了四张,并把事先准备好的零钱掏出来放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