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56章:一撮毛

小农民大时代 第156章:一撮毛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的想法没有错,也许许多人会说我贪得无厌,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可在我看来,这没有什么错,你说我贪也好,色也罢,这就是我,我可以收敛,但让我为了婉儿而抛弃王敏和李富丽绝对不可能。

    我落魄时,李富丽没有嫌弃我,想着怎么帮我,王敏呢,明知我不行,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跟我,这里面固然有报恩的成分吧,可这代价的也太大了吧。

    我若是为了婉儿而抛弃她们,不仅良心上过不去,感情上也做不到,因为我爱她们,如果二者之间硬要做一个选择的话,我肯定会选择斩断与婉儿的这段还未开始的孽缘,毕竟我们还没有实质性的开始,也谈不上谁对不起谁,更不会有负罪感,顶多就是有些遗憾罢了。

    当然若是都能拥有不用抉择的话最好。

    见我如此诚实,婉儿眼中闪过一抹哀伤,挣脱我的怀抱,然后自顾自的回屋了,临了还不忘记关门。

    “这个董夫子,果然没有和婉儿说明白我的情况。”我心中骂了一句后,气鼓鼓的坐在了沙发上。

    “也罢,不接受就不接受吧,这事放谁身上也不能接受,赶早不赶晚,让她早点知道挺好的,免得以后寻死觅活。”

    “哎,看来明天是得另寻一落脚之地啦,这样别别扭扭的住着也不是个事。”

    我心中有些乱七八糟的想着,甚至已经想到了先去工地上转转,毕竟那里管吃管住,虽然挣的不多吧,但至少不用露宿街头。

    因为累了一天,时间又很晚的缘故,躺下没多会儿,我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我不知道,在我进入梦乡后,与我一门之隔的婉儿却在默默流着泪,枕边放着一本帝王录。

    “我不想一辈子活着阴暗中,我想走到阳光下,看外面的明媚,我想陪你乘风四海,看世间繁华,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婉儿一遍遍在心中呐喊着,摩挲着枕边的帝王录。

    这样的辗转反侧不知道过去多久之后,婉儿咬咬牙擦干泪水,起身拉开了门,凝望着蜷缩在沙发中睡觉的我沉默半晌之后,毅然抓起毛毯然后钻进了我的怀中。

    感觉到怀中有什么东西在拱我之后,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黑暗中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盯着我看呢。

    “婉儿,你?”我一下清醒了不少。

    “杨过,对不起,我不该耍小性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婉儿,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太贪得无厌了。”我还要说什么时,婉儿捂住了我的嘴,然后朝我摇摇头。

    “杨过,让我也做你女人好不好?”

    “婉儿,你听我说,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就问你你喜欢我吗,爱我吗?想带我乘风四海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就够了,我想通了,我不在乎你有多少女人,也不在乎你还会有多少女人,我只想成为你的女人。”婉儿说完嘴唇贴了上来。

    哧溜,我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浑身一个激灵,脑海刹那空白,身体瞬间燥热难当。

    什么他MD负罪感,什么他MD抉择,什么他MD贪得无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统统被我给甩到了九霄云外。

    发烫的身躯,不是东西的灵魂驱使着我吹响了集结号。

    董婉儿脸色娇红,气喘吁吁,不能言语。

    我看到她眼角的泪水后,一腔的热情化作了一个温柔的吻,喝下了他的泪水。

    我们相拥着进入了梦乡,甜,这一觉睡的前所未有的甜,就跟几年没睡觉一般。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睁眼没有看到董婉儿的身影后,我推开了她的房门。

    房间中,董婉儿正坐在书桌前看书呢,听到我的脚步声后,她放下书朝我笑了笑,问我饿坏了吧,我给你做饭去。

    “婉儿,我想吃你。”我说着从后面抱住了她。

    “杨过,书里都是骗人的。”婉儿噘嘴道。

    “怎么说?”

    “书里说应该很享受,可我感觉一点也不享受。”

    “习惯,习惯就好,这就跟喝酒一样,我第一次喝酒别提有多难受了,现在不也习惯了吗。”

    “歪理,不理你了。”

    “婉儿,我给你起了个雅号。”我坏笑道。

    “什么雅号?”

    “一撮毛,哈哈哈。”

    起初婉儿还没有反应过来,见我一脸坏笑之后,她瞬间便想到了什么,起身追着我就打,说要缝上我的嘴,还说什么有本事你也有啊,你这是羡慕嫉妒,是酸葡萄心里。

    董夫子也不在家,我们又发生了那事,老话不说了吗,新婚燕尔如胶如漆,说的就是我们这样的小年轻。

    以前是腻歪,现在吗,嘿嘿我们是深深的腻歪,就跟抽大烟的烟民一般,一会儿不吸一口就感觉浑身难受的不行。

    这样的腻歪我们足足过了两天,这还是董夫子回来了,要不然我们还能腻歪个三五天。

    董夫子火眼金睛又是过来人,进屋的第一时间便看出了端倪,但他却没有生气,而是趁婉儿不备偷偷给我竖了个大拇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我的亲爷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