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41章:孙女婿

小农民大时代 第141章:孙女婿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踏进石川县城的第一次亮相就这么灰溜溜的收场了。

    董夫子的脸色很不好看,阴沉到了极点,一句话也不说,大步在前面走着。

    看他这样,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董夫子好歹是石川县排的上名号的风水先生,开口前,那个刘总还对他客客气气,可为了给我找个营生,他的老脸却被人噘了。

    尤其是关上门的那句话,更是像一巴掌一般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气的他身子都一阵哆嗦。

    “董爷爷,对不起,是我让您跌面了。”我追上他小声道。

    呼哧呼哧。

    董夫子大口喘着粗气。

    “其实我觉得跟工队,干个小工也没什么不好的。”

    “放屁。”一听到工队小工字样,董夫子当场就怒了冲我吼了一嗓子。

    这要是搁我以前的脾气,二话不说肯定就怼了回去,可想到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为了我去求人,还被人噘之后,我就是再不爱听,也只能听着。

    见我默不作声,董夫子长叹一声之后开口了。

    “杨过,其实这事不怨你,是我考虑问题不周全,我不应该自认为帮他看过几次风水就找他帮忙的,跟你无关。”感觉自己刚才对我的态度有些不好之后,董夫子改口道。

    “是我提前没有告诉您我还不满十八岁,这事怎么能跟我无关呢,若不是为了我,您也不会求到他门上,说到底您还是为了我才跌面的。”我有些自责道。

    “杨过,其实跟你年满不满十八岁没有关系,据我所知他刘建业为了多挣钱,这些年没少用辍学的孩子,他只是找借口不想安排罢了。”

    “借口?”董夫子这么一说,我不禁想起了刘建业看我茶杯时皱眉的神情。

    “我刚才不应该喝那杯茶水的。”我嘀咕道。

    “你这句话倒是说到了点上,刘建业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有些规矩我应该提前给你讲讲的,不过,算了,人嘛,有时候还是要活的真实一点,率性一点,老按别人规矩去活,这辈子也有不了什么大出息。”董夫子长叹道。

    “可我还是把事情搞砸了。”

    “这怎么能叫搞砸呢,再说了事情都有两面性,我不也认清了他的嘴脸了吗。还有你应该庆幸才是,像你这种脾气性格的人真要是留在他身边,早晚得跟他闹翻,一个问题一百个人看,肯定会有一百个结果,就像市场上的菜一般,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能坚持自我,这才是人生,为了委曲求全而受委屈,那叫什么人生,再说了那也不是你的命。”

    “那咱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吃饭,睡觉。”董夫子大袖一挥背手朝着老城区走去。

    经董夫子这么一解释,我对今天的事也琢磨出味儿来了,尤其是刘建业跟我们玩的套路我也看明白了,什么沏茶,那是在试探你这个人规矩不规矩,什么敲沙发扶手思考,那就是在给那个戴眼镜的秘书传达意思,什么好心帮你安排个小工,那就是推脱之言。

    这也就是我没有点头,若是真听了他的话去了工地上,指不定又给我安排个什么又苦又累又不挣钱的差事呢,回头我要是撂挑子不干了,他还会倒打一耙跟董夫子说,你这个远方亲戚不行,吃不了苦,不拿活,若是我坚持下来,以他算计的本性,肯定会变着法子从董夫子身上压榨点利益,到最后董夫子自己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想明白城里这趟水的险恶之后,我决定不让董夫子帮我找干的了,即便是去工队当小工,去饭店端盘子也要自己找,别到最后,钱也没挣着,还欠了一屁股人情债。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下最难还的是人情债,我可不想因为我,再让一个一把年纪的老人四处求人跌面欠人情。

    “MD,老子有胳膊有腿有脑子,我就不信找不到个干的,老子不仅要找个干的,还要在这石川县城混出点名堂来,站住脚跟,把富丽姐和王敏接来享福。”我心中暗暗发誓道。

    初入县城这第一趟子事,我虽然大败而归,可也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至少我看清了人心的奸诈,利益的重要性。

    石川县城其实是由两座城组成,一块是老城,一块是新城,以石川河为界,河东为新城,软硬条件都是现代化,而老城则就像个垂暮老人一般,处处透着斑驳与沧桑。

    老城不仅房子老旧,就连治安,卫生条件和热闹程度也远远不及新城,用石川县当地人的话说,有本事有钱的都在河东,没本事没钱或者老掉牙的都住在河西。

    因为也不着急着见什么人,我和董夫子也没有花那冤枉钱打车,而是发挥十一路穿过了石川北桥,踏入了老城。

    好在这石川县的格局是南北长,东西短,这要是南北这么走一趟下来,恐怕就是我的速度没有两个小时也走不完。

    即便东西短,我也跟着董夫子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停在了一个老的快掉牙的小区门口。

    青砖四层的老小区,没有保安,连个停车场都没有,就连堆放垃圾也是那个一个小旮旯,出来的人捂着鼻子随手一扔,滚到哪里算哪里。

    我一直以为,以董夫子的身份地位,居住的怎么也是钢精水泥的楼房,可现在一看才知道他也过的挺不容易的。

    这要是搁没被人噘之前,我肯定要和董夫子逗逗闷子,问问他这里是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可现在吗,我没有那心情了。

    “小子,是不是有点失望啊。”看我盯着面前的小区发呆,董夫子笑着问道。

    “说实话,有那么一点,我一直以为以您的身份地位,怎么也得是钢筋水泥的大楼房。”

    “身份地位?哈哈哈,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去首都不知道什么叫官大,不去魔都不知道什么叫有钱,不去东莞不知道什么叫花钱,在你们眼中我是个懂点风水的大师,在诺大的石川县我就是个普通的老人。”董夫子大笑道。

    “反正迄今为止你是我认识的最牛逼的一个老头,爱咋咋地。”我以退为进的拍了一个马屁。

    “原来我在你心中这么高大。”董夫子说着背着手,一摇三晃的走进了小区,至于我吗,则拎着沿途从小商贩那里买来的菜跟在他身后。

    “老董,家里来亲戚了?”一位带着老花镜坐在单元楼门口看报纸的老头子打招呼道。

    “嗯,我孙女婿,咋样?”董夫子说着指了指一脸懵逼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