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5:事情解决了

小农民大时代 15:事情解决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李富贵的连恐带吓下,村民们接受了这个数目,其实谁都觉得有些少,可没办法,李富贵说的也有道理,若真是闹腾下去,能不能拿到钱,能拿到多少钱不知道,拖好几年却是一定的。

    一帮老弱妇孺哪里知道,李富贵这么卖力的吆喝,也是有私心的。

    事情处理的很快,两大箱子崭新的钞票当夜就运到了宾馆。

    看到钞票,不少村民脸上的哀伤消失了,眼中也激动了不少,但李富贵却没有第一时间发下去,而是拿出了厚厚的一摞文件,说开发商还有个条件,只要大家在这个合同上签字,并对这次事故保持沉默,这些钱就是大家的。

    听到开发商的条件,有些乡亲们犹豫了,妇女主任张爱平更是显得有些气愤。

    “村长,开发商到底什么意思,这些钱是赔偿金还是封口费?”

    李富贵脸色一阵难堪,但转瞬即逝。

    “是赔偿金也是封口费,钱已经摆在了大家面前,是领钱回家让乡亲们入土为安,还是搁在太平间等着,我听你们的意思。”说完李富贵便合上了钱箱子。

    看着一摞摞鲜红的钞票被锁在箱子中后,有些乡亲们着急了。

    人已经死了,她们都还得继续生活,尤其是一些家庭本就不和睦,心早就栓在别人身上的女人此刻再也不顾什么男人的尸骨寒不寒的抢过了一份文件。

    杏芳第一个按下了手印,从李富贵手中接过了一沓沓钞票塞进了自己的挎包了。

    看到有人按下红手印,拿了钞票,一时间,一些犹豫的乡亲们也放下了心中的包袱纷纷上前按下了红手印。

    箱子中的钱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没有表态,一个是妇女主任张爱平,一个是长林嫂子。

    看了一眼紧紧捂着赔偿金,生怕被人抢去的其他乡亲一眼后,李富贵让他们各自回房去了。

    房间中只剩下了李富贵,我,大志,还有张爱平和长林嫂。

    “乡亲们都签字了,你俩是嫌少还是什么个意思。”

    “俺不是嫌少,只是不能接受他们这要求,俺男人死了,俺却还要替他们隐瞒真相,俺觉得对不起俺家男人。”长林嫂说着流下了两行泪。

    “长林家,我懂你的意思,其实我也很反感开发商的这个要求,可这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吗?别人能拖的起,咱们拖不起啊,事情一天不解决,长林大哥就一天回不了村,入不了土,我身为村长,我也想给大家多要点,也想要个公道,可若真是走正常程序,咱们没有人啊,咱们斗不过人家啊,而且我还担心,最后咱们官司赢了,却没命花啊。”

    “村长你啥子意思?”

    “你们自己看看窗外吧。”

    李富贵这么一说,长林嫂和爱平这才发现,宾馆下面竟然多了不少陌生人,而且多是膀大腰圆,身上有纹身,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壮汉。

    两个山村村的妇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当即脸色就变了。

    “我签。”长林嫂颤抖的按下手印,而后抱着钱款离开了房间。

    “可怜我家宝中啊。”张爱平哭了一嗓子也签下字。

    那一刻,我清晰的从李富贵眼中看到了兴奋,虽然我不知道李富贵从中具体捞了多少好处,但我敢肯定,那个什么赵总说的应该是真的,不然李富贵不会这么着急的想要乡亲们签字。

    虽然我知道了李富贵的恶行,但我却没有当众揭穿他,也没有要揭穿他的意思,一来李富贵虽然不是东西,但他说的在理,乡亲们等不起,也耗不起,二来,一旦我说出真相,坏了他的好事,同时也坏了开发商的好事,宾馆外面的那些大汉可不是摆设,我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再者以我对李富贵的了解,今天我若是真这么做了,恐怕我在龙泉村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我就是再傻也不可能拿自己这颗鸡蛋往钢铁上撞不是。

    而且我也有我的盘算,我现在抓住了李富贵的大辫子,他以后再敢对我吆五喝六或者欺负我,我就以这事要挟他,让他知道老子也不是好欺负的。

    然而,我却不知,李富贵在这次事件中所捞的好处,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一个天文数字。

    另外一个房间中,李富贵像个奴才一般,把四十七份带着乡亲们鲜血的合同举到了赵总面前。

    “够狠,够黑,够贪,若是放在大地方,绝对有你一席之地。”赵总开心的夸赞了李富贵一句。

    “多谢赵总夸奖,我的那一份?”

    “放心,我这人说话算话,你给我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答应你的好处自然一分不会少你。”带着金丝眼镜的赵总说着提给了秘术一个眼神。

    他的秘术是一位丰满,性感,前凸后翘的大美女。跟了他几年怎么能不明白他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当即便弯腰从床下拉出了一个黑色的大箱子。

    李富贵色眯眯的眼睛从秘书的黑丝袜上移到了大箱子上,待看清楚里面码的整整齐齐的一沓沓钞票后,喉咙也狂咽起了口水。

    “赵总,我。”李富贵激动的搓着手,恨不得扑到箱子上。

    “现在这些钱是你的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若是让我知道有人把这次事件抖了出去,怎么拿的我会让他怎么吐出来。”赵总冷声道。

    “赵总放心,一帮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她们若真敢那么做,我会第一时间让她们销声匿迹。”

    “咳。”一旁的美女秘术有些不悦的咳嗽了一声。

    “对不起,我说的不是你,是我们村的那些没见过市面的老娘们。”

    就在这时,美女秘术的电话声响了起来,接完电话之后,她在赵总耳边低语了几句。

    “李村长,死者的骨灰已经送到了楼下。”赵总笑着道。

    $;‘

    “这么快?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启程回村子。”李富贵死死抱着箱子道。

    “不,我希望明天太阳出来之前,这座城市没有你们的踪迹,就像你们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李富贵一愣,重重的点了点头后,拉开门闪进了自己的房间。

    半个小时候,李富贵一一敲开了乡亲们的门,告诉大家我们要连夜回村,说村民们的骨灰已经装好车了,还说大家拿着这么多现金怕夜长梦多出什么意外。

    拿到了钱也拿到了骨灰,乡亲们恨不得立刻就飞回村里呢,哪里会怀疑是有人怕事情败露。

    十几分钟后,乡亲们夹着鼓囊囊的挎包登上了来时的大巴。

    我故意落在最后,暗暗将赵总和那个黑丝袜秘术的长相记在脑海中后,这才上车。

    随着李富贵最后一个登上车,我们借着夜色朝着龙泉村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