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34:五朵金花

小农民大时代 134:五朵金花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是一件可以收获美女感激的好事,可因为我这张嘴,最后没能换来王璐的感激,却换来了一声冷哼。

    一声也就罢了,关键还是两声。

    一声是王璐,另外一声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老大夫。

    我这么贬低西医,吹嘘中医,不是给老大夫上眼药是什么。

    最后的结果就是,老大夫气呼呼的撂下一句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后关上了门,王璐说了一句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之后一甩头发走了,把我一个人甩在了空荡荡的走廊里。

    “我说的没错啊。”我嘟囔一声后,溜达回了病房。

    胖护士的一顿白眼数落自然是少不了的,我也懒得和她计较,倒头便睡,看的大壮这个傻货一阵羡慕。

    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舒坦,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护士查房。

    为了给村民们争取福利,我又挨了一针,不,足足四针,这胖护士还真记仇,居然比昨天还多了一针。

    半上午的时候,李富丽骑着她的小摩托带着王敏来看我了,还给我带了不少自家种的水果。

    看见亲人,我这个感动,当即便让李富丽给李常亮打个电话,说我一天也不想在医院住了,哪知李富丽却说,村长交代过了,再坚持几天,他那边交上去的申请一半天就过会,只要一过就可以出院了,还说把哮天犬也带来了,在楼下呢。

    我当即便把针管一把,下楼找哮天犬去了,结果正好撞见胖护士,劈头盖脸就要数落我,可一看扑上来的哮天犬吓的尖叫一声跑回了病房里。

    几天没见,哮天犬居然胖了不少,不用想也知道,这几天李富丽肯定没少给他吃好吃的,见我看着他笑,这狗东西也开心坏了,在我面前一个劲的尥蹦,撒欢。

    李富丽和王敏在医院呆了半个小时后,便去镇上采买东西去了,临走前她偷偷的给我塞了一千块,说阳泰爷爷的后事处理完了,董夫子也来了,还给我捎了话,说让我出院了尽快去县城找他,他给我找了个营生。

    送走李富丽王敏和哮天犬之后,我没有回病房,而是直接去了派出所,准备把钱先还给王璐。

    派出所里,王璐正给一个后生登记身份信息办身份证呢,看到这一幕,我才豁然想起,我还没有身份证呢。

    原本一脸微笑服务的王璐,看到杵在门口的我后,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问我有事吗?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女人记仇,一点也没错,这都昨天的事了,还没过去呢。

    “办理身份证。”我严肃道。

    我这么说,王敏也没脾气了,帮前面的人办理完之后,冷冷的喊了一句下一位。

    尼玛,刚才还一脸微笑,到我这里就变成了三九寒冬,老子好歹也给你揉好了脚吧,至于这么记仇吗。

    当然这话只是在心中叨叨,我可不会傻乎乎的冒出来,触她霉头,找不自在,这里可是她的地盘“材料呢?”看我杵在那里发愣,王璐气呼呼的拍了一下桌子道。

    “什么材料?”我一脸懵逼道。

    “户口本啊,不然你让我拿什么办?给你画一个啊。”

    “我没有。”这话我倒没有骗他,因为这么多年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户口本。

    “人怎么可能没有户口本,没有回家去取。”

    “我真没有,家里就只有我一口人,长这么大也没人跟我要过什么户口本。”我摊手道。

    “你是不是来消遣我的,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没有户口本,问问你们村里。”

    我这正和王璐吵吵呢,老会计李丙德走了进来,听明白啥意思之后,赶忙跟王璐解释到底是咋回事。

    听他说我家的户口本早年就丢了,还说警察同志通融一下,给杨过补办一个吧,还说需要什么证明,他这就给开,村里的公章啥的他都呆着呢。

    在我蛋疼的等待之下,这两人来了个现场办公,给我补了个户口本,而后又带着我照相,登记信息的一通忙活。

    整个过程下来,王璐没有给我一个好脸色,我也懒得拿热脸贴她的冷屁股,把欠她的钱拍在桌子上之后,便拉着老会计闪人了。

    “老会计,今天多谢你啊,你出现的简直太及时了。”

    “我这不正好来派出所办事,给阳泰叔,王瘸子,李长山他们销户口吗,也赶巧了。”

    “没吃饭呢吧,走我请你吃饭去。”

    “那敢情好,吃完饭,我正好去镇里在办点事。”

    就这样,我坐上老会计的摩托车直接去了有财大饭店,这倒不是我身上有点钱就开始享受了,而是医院的饭都快淡出鸟了,虽然咱不挑食吧,但一天三顿都如此,神仙也烦啊。

    一看我又上门,柜台里收钱的少妇站起来冲我打了个招呼。

    随便点了两个菜,要了两碗米饭后,我便和老会计聊了一起,聊的无非都是些村里的事。

    吃到一半的时候,服务员端上了一个凉菜,我就问她,是不是上错了,我们没点凉菜,服务员说三姐送的,我侧头一看,少妇正冲我挥手呢,我赶忙朝她也挥了挥手。

    “行啊,杨过,这才来镇上几天,居然和有财饭点的金花勾搭上了。”老会计笑道。

    “啥勾搭,昨天别人请我吃饭,就在这里,给她送了不少钱,人家就是感谢,看你想哪里去了。”

    因为少妇送了我一个凉菜,我们自然而然的话题也就扯到了她身上。

    虽然我不了解她吧,可干了几十年会计,跑了镇上无数次的老会计了解啊。

    听完老会计的讲述,我才知道有财并不是本地人,早年是修红旗渠逃荒的第一批,逃到这里之后便娶了个当地的姑娘安了家,因为早年学过做饭,便在路边支了个摊卖面条,一来二去的生意也越干越大,从路边摊到小饭馆,然后饭点最后有了现在的大酒楼。

    这有财虽然挣了不少钱吧,但人丁却不旺,前后生了五个孩子,都是姑娘。

    有财还想生,可她老婆死活不干了,说要是再生就和他离婚,就这样有财才断了念头。

    别看有财长的跟武大郎似的,可他的五个姑娘却一个赛一个的好看,城关镇的人们叫她们姐妹是五朵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