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29:专家的定论

小农民大时代 129:专家的定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话小说中才有的一幕,出现在了青龙山的上空。

    雷电劈中了那个中年道人,却没能奈何的了他,他只是一个踉跄之后,便朝着头顶镇压而来的那只大手迎去。

    轰鸣。

    地动山摇的一个轰鸣之后,西游记中孙悟空被镇压在五行山下的一幕并未出现,中年道人击穿了那只大手,而后面前出现了一个黑洞。

    没错就是黑洞,就像霍金所说的空间黑洞一般。

    他朝着黑洞飞去,在没入黑洞前他回头朝着龙泉村的方向望了一眼。

    虽然隔着无比遥远,可在那一刻却看到了他的眼神,这个眼神很复杂,似期许,又像是不舍,还有点赞赏鼓励的意思。

    反正就是看的我头皮炸裂,心思凝滞,呼吸不畅。

    轰隆。

    又是一道闪电,可惜却劈空了,中年道人没入了那个黑洞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雷电消失了,大手亦溃散了,可雨却下疯了,就像阿杜唱的一般,大雨下疯了得长夜…

    随着那只大手消散,大地没有再颤抖,可受到惊吓的村民们却没有谁敢回家。

    “杨过,刚才那个是什么?还有你说的山神的什么东西?”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韩乐清喃喃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喃喃道,这倒不是我不想告诉韩乐清我认识那个道人,而是我现在的脑子很乱,很乱。

    ,…看Z正mU版)章v节上*N,

    看我站在雨中瑟瑟发抖的样子,韩乐清咬咬牙,而后上前,打开被子把我裹了进去。

    我能清楚的感觉,甚至碰到她那光滑的有些发凉的身体,甚至微微一动还碰到了一抹柔软的棉花。

    “杨过,你别多想,我怕你会冻感冒了。”韩乐清解释道。

    闻言我本想冲回屋里再找点御寒的东西的,可邪念作祟我最终还是没有,而是选择了和她蜷缩在一条被子中。

    大雨一次次的想要浇灭我的邪念,可身体不轻易间的一个接触却又点燃了躁动。

    人有些时候能管住自己的身体,可有些时候身体却它马不听话,就比如现在。

    头顶明明下着雨,我的身体却有了反应,最可气的是,因为着急着救人,我出门时只穿了一条裤衩。

    衣服这东西,大家都知道,一旦湿了就往身上贴。

    韩乐清虽然穿的比我多吧,但也很是有限,就是一条很短的睡裙,我这么一有反应,不出意外的便顶到了他。

    “杨过,你别乱动。”韩乐清还以为是我手不老实占她便宜呢,所以小声提醒道。

    “我,我没有动啊。”

    “那这是什么。”韩乐清恼怒的说着,伸手就朝着顶她的东西抓去,这一抓,她便愣在了当场,而我更是傻眼了,想逃却一动也不敢动。

    “杨,杨,杨过,你,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就走。”我说着伸手把她颤抖的手搬开之后,跑进了她的屋里,随手把褥子扯上,跑出来劈在了身上就准备走人。

    “杨过,别走,我一个人害怕。”韩乐清喊住了我。

    “现在村里乱做了一团,你往有人的地方走,我去招呼别人。”我拉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

    听我这么一说,韩乐清也有点担忧起了孩子们,当即便朝着有手电筒闪烁的地方走去,而我则带着哮天犬去喊李富丽她们。

    李富贵,不,现在算是我的了。

    我家的废墟前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村干部们有人给镇里打着电话汇报着情况,有人则四处召集着人往一起靠拢,清点着人数。

    “村长,大家伙都跑出来了吗?”我安顿了一下李富丽之后找上李常亮问道。

    “没有,还差很多人呢,我让男人们去召集去了。”

    “我也去。”

    这一夜,注定是疯狂的一夜,注定是心如惊天海浪的一夜,注定是挨冻的一夜,注定是呼喊声不断的一夜。

    雨渐渐的小了,在天际泛白的时候停了。

    一辆辆车呼啸着开进了龙泉村,看到蜷缩在一起,女人披着被子,男人们穿着裤衩背心的一幕,前来查看灾情的民警,干部们眼睛都湿润了,有人从车里往下搬东西,甚至有人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大家披上。

    卫生所的医生给大家伙检查身体,民警和协警则在村里搜救有无遗漏的村民,至于村干部则跟上级领导汇报着昨天晚上的情况。

    忙碌了一夜,我也累的不轻,刚说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时,便听到二大爷喊没有看到阳泰爷爷。

    大家伙当即便去阳泰爷爷家找他。

    推开门一看,屋里乱七八糟,阳泰爷爷还躺在被窝中,民警上前喊了半天也没人回应,结果伸手一摸,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没有气息了。

    阳泰爷爷走了,不是被什么东西砸死的,用给他检查的医生的话说,是老死的,是善终。

    天彻底大亮了,县里的头头,救援队,医疗队,电视台的人都来了,就连我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地质专家也来了,在龙泉村周围好一顿勘察。

    最后给出的结果却是,这不是地震,而是青龙山瞪天崖垮塌引起的。

    对于这个结果,村民们没有反对,毕竟人家是专家,不过有人却添油加醋的把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说了出来。

    社会主义社会,你说这些迷信的东西,领导岂能愿意听,虽然大家伙都这么说,有人在心里已经相信了,可本着和谐,不迷信,不传谣,不造谣的原则,这件事被按了下来,当成了一个愚昧的民间故事。

    至于事后电视台上所播出的也是,山体垮塌,波及民房,并无人员伤亡之类的不痛不痒的介绍。

    就在村民们都议论说着是神仙显灵了,青龙山的传说是真的时,我乱七八糟的思绪也渐渐的捋出了一个头绪。

    若我猜测不假的话,那个道人应该就是白胡子山神,而白胡子山神则十有八九是那条青龙,他借我的手得到了他所说的什么肉身,而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打破了封印,逃了出来。

    当初镇压他之人,就是那只大手的主人发现了他要逃走,便想要灭了他,他出手反抗,并且打破了大手,逃进了黑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