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禁血红莲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三千来世的梦(终章)

禁血红莲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三千来世的梦(终章)

        蓝维尔世家年轻一代,两名帝    国将军接连败于一名妙龄少女之手,封爵大典前夜,动荡的插曲,犹如火上浇油,奇武城内顿时众说纷云,气氛更是热烈起来。少女究竟是何人?为何针对    蓝维尔世家发起挑战?

        更奇怪的是,伯纳顿事后紧闭家族大门,对家族内部下了封口令,权当此事从未发生,一付只想息事宁人的姿态,大违上将军一贯强横的铁血军人个性,让所有人皆感愣然。他在    顾忌件存?答案,每个人都想知道    !

        突然    出现的红发少女吹皱一池春水,犹如燎原的星星之火,瞬息之间,顿化成焚城烈炎,这一夜,奇武城不眠。

        阿蕾拈和贝利姆仅只在奇武首都留待一夜,并没住入豪华酒楼,而是去到在杰诺斯家族名下,奇武城郊的一处废弃庄园。

        庄园偏僻,庄园老旧,但是对于一些人,一些有心人,却有着特别的意义一一这里是易云当年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成    长之地。

        阿蕾拉来到这里,思忆起哥哥当年,只觉无比的亲切,虽然只有一张破床,一具桌椅,室内再无其他,在她眼中看来也如获至宝,远胜于金桌玉枕,豪华美院。

        走进十米平方不到的老旧庄园,阿蕾拉一遍遍地仔细品观屋内旧物,心中涌起深深思念,一颗芳心阵阵抖颤,既是兴奋,也是感慨,轻轻叹了一口气,内心思绪奔腾如潮,却不知,刚才登门挫败蓝维尔家族威势的举动,已经在奇武城引起极大的震撼。

        单人一剑,仅以二十一招,完败帝国两名位达七星领域高阶将领,阿蕾拉之名,如同飓风般,一夜之间,扫遍奇武全境。

        相对于她的实力,传得玄乎又玄的,却是她的美貌,能让安塞卡少将一见倾心,一招即败的沉鱼落雁之容,只消半个时辰,就传到奇武王室里。

        有着王储身份,奇武王室太子,以太子的名号,连夜亲自前来庄园求见,当看到阿蕾拉步出大门,带着不耐烦的脸容,映照在鹅黄月    照下时,奥尔巴大帝第一子,王储太子竟然呆住了。

        什么叫做祸水红颜?

        什么叫做倾国倾城?这就走了    !

        这名已有十三个王妃,六个皇孙皇女的太子,第一次体会发春的美妙滋味,心里头的小鹿犹如吞下烈性**,不受控制的到处乱撞,他不顾皇族礼仪,立即下跪求婚,重礼许诺,只要少女答应下嫁,就是未来奇武帝国的一国之后,将来生下的男丁,就是……碰!

        恶心到肉麻的求婚话语还没说完,就被阿蕾拉一脚踹出宅院外,像肉团一样的太子在地上翻了翻,滚了滚,就口吐白沫,昏死过去,登时引起护卫一旁,数百王族侍卫的恐慌,纷纷拔剑,向着宅院门口冲击过去。“全都住手    !”

        冲突刚起,以强凌弱之势,所有卫兵刚到冲进去捉拿,随后赶来的杰米达,却感应到正坐在宅由小桌旁悠闲喝茶的黑袍人影,先是怔了怔,旋即全身汗毛直立而起,心脏差点吓到停顿。

        这个人,他一生都会记得,一生都不L    可能忘记,强绝实力,恐怖存在,一招瞬败和自己同级的四名武圣强者,星域顶峰极境的霸者「绝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踹昏太子,致其重伤,虽是死罪,但要下罪也是要看人的,他十分清楚,只要这数百侍卫踏进这座宅院一步,只要一步,不用怀疑,就是他们所有人的死罪了,而且事后保证奥尔巴大帝不敢追究。

        怪只能怪太子不长眼,帝国女子这么多,谁不去惹,偏偏惹到这名少女身上来,她的后台实在太硬了    !

        杰米达无    比慌张地驱散众侍卫,对着宅院门口鞠躬致歉,随后逃命似地远离庄园,当所有人都撤去后,偏僻庄园回到原本的寂静,一如当年易云和母亲同住这里一样,夜幕下,万!$    俱寂,只剩虫鸣鸟叫声。

        阿蕾拉坐到贝利姆的对面,摸了摸桌椅,抚了抚茶具,这些,全是一个银币不到的破旧货,但阿蕾拉却喜欢,只因看着摸着这些,总能让她觉得能和在心里那个无比挂怀的人,更亲近一些,这里,是他小时候生长过的环境。

        良久良久,阿    蕾拉脸幕哀伤:“贝利姆爷爷,你说,过了五年,哥哥始终没回来,他…”』真的还活着吗?”

        这句话,她在心中整整憋了五年,不是不问,而是不敢问,深怕听到的,是自己无法承受的答案。

        !“活着”贝利姆淡淡道:“阿克西为他制做了一颗本命珠,珠命同存同亡,如今本命珠安在,他自然活着。”

        肯定的答案,一扫心中阴霾,阿蕾拉闻言呆了呆,旋即兴奋跳了起来,手足舞蹈,狂喜至无法言f6,哀伤不再,笑意欣然。

        贝利姆爷爷从不说诳,他说是就是,本命珠是什    么,她毫无概念,但是阿克西爷爷的本事她可是相当清楚的,时不时的,总有惊天手段,从他手中拿出的,无一不是奇奇怪怪的珍品。

        据义父吉欧所言,阿克西比卡鲁斯更难搞,也更可怕,暗黑系密法,不是吓死人,就是磨死人,在阿克西不苟言笑的冷面之前,杰诺斯家族上下连呼吸也倍觉艰辛。

        阿克西虽冷,但对于阿蓄拉却是特别关爱,水属魔体之质,和卡莉卡一晃一武,万年难遇,同为旷世奇才,易云到底是怎么找到她的,阿克西既是欣羡又是佩服。

        见猎心喜之下,反正易云不在,她的所谓义父吉欧根本没有话事权,直接被忽略过去,阿克西就干脆收下阿蕾拉为徒。一个星域级别的魔法强者,能教一名水系斗气徒儿什么东西?

        除了    送出一些顶级魔器,和奇奇怪怪的魔药之外,阿克西自知教不起,他再有办法,总不可能把一名武者,变成魔法修者,可是面对这块极品美玉,自然也不能白白铝过,卡莉卡的先例,魔属之体的逆天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手快有,手慢无,先收下再说。

        当师徒名份顺利定下来,阿克西如获至宝般欣喜,但对于斗气修炼却又一无

        所知,情理当然的,就把无所事事的卡鲁斯给一起拖下水了。这样一来,美玉到手,自己两名徒儿,一魔一武,全是万年罕见的魔属之休,阿克西老怀大慰。

        卡鲁斯负责苦力教授,他本人是偶尔送送宝物,说说故事的挂名老师,贝利姆则是就近保护照料,也挂了一个老师头衔,一个妙龄少女身旁,竞有三名星域顶峰级别的老师,也算是万古以来的头一遭了。

        五星初阶,卡鲁斯亲自为阿蕾拉洗髓炼脉,平时星域顶峰魔阵辅助修炼,用不完的魄石    宝物,短短五年,阿蕾拉从一星级不到的平凡少女,一举跨入七星    高阶之境,这就是三大星域顶峰强者齐力合作的成果。光以修炼进境来看,早已超越当权的易云和卡莉卡    了。

        在这次奇武之行过后,在卡鲁斯的指示下,阿蕾拉就得进行长时间的闭关潜修,正式冲击七星顶峰,和八星将级领域厚壁,将再次写下大陆万年,修炼最速的颠峰记录。

        阿蕾拉缪炼太晚,想要超越卡莉卡的进度不可能,但在三大星域强者合力施为之下,却有极大可能,在她二十五岁前抵入星域至强境,可怕的进度,可惊的记录,卡鲁斯等人正在创造历史,全力促其达成。

        阿蕾拈蹦蹦跳跳走到窗下,隔着窗台,抬头望着夜空上的月弦,喃喃道:“月缺,总有月圆的时候,人离,却只能期盼相聚,易云哥哥,不论多久,阿蕾拉一直盼着你,等你回来!”古滓地穴。”是时候该出去了。

        易云坐落在星域魔阵中央,外围七色小山般高的巨大魄矿围绕,面前直插七把长剑,入地四分,挺拔傲立。

        魔兵以色泽区分,分别是三红,三蓝,一暗,代表着三种截然不同的属性,水系,火系和暗黑系。“也是时候了,以你目前进境,长待此处对修为    毫无益处,出去闯闯,也好。”

        “来此五年,第三年我就已达到九星顶    峰之境,可自此修炼完全停顿,就算日夜苦修不断,也无法向前再突破半分,整整两年,七百三十天,就卡在这里,总算明白老大你之前说过的话,星域厚壁,委实难破,直到现在,我还没找到任何突破的方法。”

        “星域呢,这个阶段,说难真是难,可说简单呢,也很简单,斗气魔力    修为只是基本,最重要的还是心境,只要一朝想通,当即立破,你的基本已经足够,差的,只是这瞬间的顿悟了。”

        门罗当然知道易云问题出在何处,可是他并不点破,只待易云自己去发觉,去突破,星域厚壁,谁都帮不上忙,只能靠自己,这样挣扎出来的强者,才最强。

        “虽然你在九星顶峰之境停顿两年,星域这关暂时过不去,但是你的斗气,魔力,已经达到九星领域的最颠峰,如此厚实的基础,米诺,布拉索全比不上,再不可能比现在更高了,只要一朝顿悟,星域立破,现时阶段,你可称是当今世上,星域以下的第一人。”

        门罗笑道:“以你现在累积的底蕴,有如积蓄已久的溶岩烈火,一旦冲破这层膜,顺利晋入星域初阶,嘿嘿,最迟一年,再晋中阶,最多五年,再破高阶,如此速度,万古第一。”

        门罗眼中,易云现在,心有所碍,暂滞原地,但是只要走过这关,冲破围己桎梏,将心境提升上来,不说星域,等着易云的,将是他这个老大从未达到的领域,传说中的神域!

        “以我现今实力,遇到希图恩还是死路一条,可就不信他能时刻像跟屁虫那样追着我,若是一般的星域初阶神使,我倒有七成把握,百招内灭杀,星域中阶,打不过也逃得过,此次出去,安全性还是可以的。

        收起面前插地的七把魔兵,这并不是一般的魔兵,而是位达五品顶峰级别的极品魔兵,在这五年里,他炼光所有殒神铁矿材,失败一百多次,就只有这七把魔兵炼制成功。

        魔兵一旦晋入五品,就会完全超脱四品之上,能在其中储存一道魔法,除了那把暗黑魔兵之外,易云在另外三把火属,三把水属,全都各自存入一道九星顶峰级别的超强魔法。

        若是六把魔兵以魔阵布置之若齐出,六道九星魔法,六道九星魔阵,齐使合璧,相互之间的增幅,威能无限逼近于禁咒,想要以此击杀希图恩自然不行,但若是在他以下的光明神使,他就有六七成以上的把握。因为,还有-位达九阶魔    兽顶峰之境的球球。

        再加上斯达特一族密传的九星剑技一一    “绝剑凶号”他就有五成以上把握,重创,甚至斩杀一名星域中阶级别强者。

        剑技,魔兵,领域,球球,就是他现时的底蕴,星域之下第一人,有过之而亢不及,纯以总合战力而论,已抵入星域至强之境。

        他怕什么?

        强者从来都是从血雨泥沼中诞生,五年潜修,两年停滞不前,九星最颠峰,他现在要的就是试炼,以血,以战,以意,助他突破最后一层膜,正式冲入星域的彼境。

        虽然现在看不到,摸不着,但是易云知道,他现在就只差最后的一步而已。这一步究竟是什么?

        易云不知道,也无所谓,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如同他过往一步步走过来的血路泥沼。他现在就要走出这里,踏出这一步    !

        星域之路,强者之道,绝不会    比当初一无所有,复兴家族的荆棘路更难行,易云这么深信着。

        “狼狼,在七系元素魄矿辅助下,你如今也顺利抵入八阶魔兽之境,不简单,但不够,想要    跟在我寺边    il实力就不能差太多,现在我徒手空拳,仅以斗气十招之内就能痛扁你,你还无丝毫还手之力,太弱,太弱,你太弱了    !”

        易云摸着狼狼的大头,笑道:“想要得到我的认可,你至少要晋入魔兽九阶领域,这里的七系魄矿,我留下一半给你,当你能顺利晋入魔兽九阶之后,再来找我吧。嗷呜v    r    “』“』“』……狼狼很是不舍。易云笑道:“离别的唯一好处,就是还能够再相逢以你目前进境,大抵七八年内就能普入魔兽九阶域,但是太晚,我只能给你五年时间,超高的期待,只因你有迳份潜质,不说铁骨炎狼,在人类中,你的刻苦和耐性都是首屈一指的,若球球能有你的一半上进心,它早成为星域魔兽了,不要让我失望,五年内,我等你找到我。

        在这五年来,球球的进境和易云一样,也是止于    星域之前的顶峰之境,不管给它吃再多的元素魄矿炼化,仍无法突破最后那一层膜。

        根据球球过往的经历来推测,能让它抵入魔兽星域的关    键,应该就得找到最后一    系的“木系魄矿”了。

        齐集八大系元素魄矿才能晋入魔兽星域,球球吞噬能量来修炼的方式虽然逆天,但还是有强大的局限,木系魄矿一日未得,它成为星域魔兽终生无望,此事非人力能求,但凭机缘,易云急也没用。

        球球在狼狼大头上蹦了蹦,一下跳到易云肩上,甩了甩尾,嘶嘶鸣叫,似在说:“狼狼小弟,老大都这么说孓,若你在五年内不来,就别怪大哥我抽你了。”易云是老大,它是大哥,狼狼则是最末的小弟,这是球球的标准。

        狼狼也争气,最后“深情款款”注视易云一眼,竟不道别,转身就走进星域拘灵法阵中,趴地闭日,开始修炼,也不知它是听了易云的话,还是怕了球球的威胁。

        易云微微一笑,若以人来评兽,狼狼就是刻苦型的天才,四阶等级的铁骨炎狼,若能炼成九阶,甚至是星域之上,那将是怎生的一个光景,应该是从未有过的事吧,他很期待。最后一眼望向幽谷天际,白蒙一片,风在吹,雪在降。

        此际正逢冬日腊月,暴风急涌,暴雪洒落,狂风乱云,不适远行,他俩要逆道而行,如同他一直以来,走过的逆境险途,他无畏无惧,跃下水潭,不见踪影。

        清晨寒冷,雪雾蒙胧,一如仙境般的古滓幽谷里,万籁俱寂,只余一头火红大狼闭目趴地,任由雪花溅洒身上,绁体即融,一动不动,是匍匐,亦是潜沉,只待来日的一飞冲天。斯达特领地,子夜时分,大雪。

        黎明前的子夜,总是最为黑暗,就连雪,也特别狂暴,拳拳雪粉,飘零而落,枝叶成霜,地成洁白。

        领地高处,无一砖一瓦,空旷整片的斯达特庄园里,一名黑发如瀑,剑眉,年轻,却又沧桑的男子,如同一尊雄伟石像,一动不动伫立于三块墓碑前。

        他身边有着一齐人高的巨大酒瓮,舀起一盆酒,微温,洒落三座黑石墓碑上,化成一股枭枭白气升腾,融于四周雪景,却是一热一寒。

        “你们,会恨我吗?”男子喃喃道:“当年,我漠视爱达馈尽天,斯达特最后一脉尽死,却没出手相帮,你们的死,我的漠视,恨我吗?”

        低沉的嗓音,道不出的沧桑:“那时候,我只要一个意念,黑衣人倾刻全天,爱达馈存,你们活,皆大欢喜,可这样一来,禁血再没机会苏醒,强者,只能从血海肉泥里走出,而能保我族万载永兴,与天同存的,不是强者,而是修罗”,

        “真的    感谢你们,虽是一世庸碌,你们却能找到他,扶养他,爱护他,最后以自己的血,激发他,成就他,铸造他,功不可没,你们所造就的,是一个无畏无惧的烈火修罗    !”

        伫于黑夜,立于雪地,黑衣男子抬头望着漫天雪粉,天地蒙胧,他眼光穿越漆黑雪幕,直视领地后山,落眼处,正是斯达特一族万年传承的祖屋密室,涌起狂热之色。

        手指一弹,巨大酒瓮即破,漫天温涌如雨洒落,蕴开周遭十里方圆厚重雪层,紧接着,无数青苗地底窜上,鲜艳百花瞬时滋长,倾刻之间,旧有斯达特庄园全成一片生机盎然之地,似有一股无形力量笼罩,滴雪不落,生机勃发,和漫天狂风飘雪顿成一强烈对比。

        洁白的雪,冬日的地,生长着春日的百花争妍,凛冽寒风中,浓郁花香飘,时空倒错,诡异美感,斯达特庄园,顿时成了人间仙境。

        “今日兴,来日灭,家族兴灭,天道循环,而本尊所求,是万世万载的永兴,家族万载,只一修罗,因你们所生,因你们所育,本尊苦等万万年,终于盼得…

        “斯达特祖屋,上古封印之地,远古的传承,禁忌的血脉,以神域之力,辅神域之阵,再加异界神兽噬能蛇之助,始能破开迦南之门,回迦南故地,我族斯达特,世世代代应许,三万余年,三千来世的梦。”。H“我,看-到曙光了    !”

        清晨,狂风止,大雪毕,大地一片苍芒,唯斯达特庄园,青草如茵,四季如春。“斯达特之名”终章。

        禁血全书完,待会还有一篇“后记”字数多,发在公众的免费章节,解答兄弟们的疑问,有兴趣的,就看看吧。

        写了整一年的书,馘厂慨很深很深,但没有什么完本感言,猪有的,只是感谢两字。

        谢谢能给猪订阅,打赏,投票的兄弟姐妹们,一如上架感言所提,没有你们实际的支持,禁血早在八,九万字那时,早挂了。

        一路走来,禁血确实有写出精彩,猪自己回顾,某些章节,某些桥段,猪的心情是激动的,能感动作者本人的,应该也能感动看书的人,兄弟们,你们认为呢?

        只要能让大家心里有过一丝悸动,记住书中的人物,忆起它的情节,禁血就是成功。

        写书最怕没人看,没人捧,因为你徂    ,禁血才能坚持到现在「看看,将近一百五十万字,这是兄弟姐妹们的功劳,猪铭感于心。谢谢!

        这一点,在上架感言时就说过了,这本书,猪写,你支持,缺一不可,是我们一起写出来的,谢谢,真的感谢。深深一鞠躬,猪笨,千言万语,想来想去,只有谢谢两字才能说出0    r“    '    '。谢谢兄弟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