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605章 圈养明星(2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605章 圈养明星(2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封哥对不起,车子抛锚了,我现在赶不过去……”

    助理诚惶诚恐的在手里道歉。

    “要你有什么用。”封望气愤的挂断电话。

    此时大部分人不是被车接走,就是自己开车离开。

    封望顺着台阶走下去,期间有人过来搭讪,封望爱答不理的态度,成功激怒对方。

    “不就是长得好看点,有什么本事,跟谁不是谁,跟我拿什么乔?”

    封望睨着搭讪的这人,慢慢的道:“王总,贵夫人知道你在外面包养小白脸的事吗?”

    王总脸色顿时一变。

    “你……”

    封望礼貌的点下头:“王总,有时间再会。”

    封望走到外面,一眼就看见停在不远处的车,心底咯噔一下,她还没走?

    那辆车很好认,因为——贵。

    封望迟疑下,往那辆车走过去。

    “方哥?”

    方理的助理疑惑的叫一声。

    方理皱眉,指着封望上的那辆车:“那辆车是谁的?”

    助理看过去:“不认识,方哥,有什么问题吗?”

    “去查一下。”封望难不成真的有金主?

    方理的助理应一声:“方哥,那我们现在?”

    “你先回去吧。”

    “方哥?”

    方理看他一眼,方理的助理顿时噤声,不敢再说。

    -

    封望上车的时候,发现初筝把座椅调下去,脸上盖着剧本,躺在里面。

    他刚坐好,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初筝便伸手拉下剧本,坐了起来:“结束了?”

    “……嗯。”封望应一声:“你怎么没走?”

    初筝把座椅调回来,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等你。”来都来了,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头发都还没摸到呢!

    封望:“……”

    她故意的吧!!

    封望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完蛋了。

    明明她没做什么……

    封望摸出手机,以此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手机上刷到楚安阳的新闻,他望着楚安阳那张脸,突然出声:“你和楚安阳为什么分手?”

    “他劈腿。”

    “那你还喜欢他吗?”

    初筝纠正:“我不喜欢他。”

    喜欢楚安阳的是原主。

    跟我没关系。

    “你都和他交往过,你还不喜欢他?小师妹,撒谎不好。”封望正翻着以前的娱乐新闻,上面全是关于迟初筝和楚安阳的。

    封望越看越觉得烦躁。

    “我没撒谎。”

    “那你为何要跟他在一起?”

    “……”还不是因为原主傻乎乎……这让我怎么回答啊!“你打听这个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我不喜欢楚安阳,不许再问。”

    “我了解一下我的金主,有什么问题吗?我对金主也是有要求的……唔……”

    封望黑沉的眸微微瞪大,柔软的唇覆盖在他唇瓣上。

    眼前光影极快的掠过。

    下一秒他猛地推开初筝:“你疯了。你想撞死我啊!我还不想死!”

    说完,封望才抬手用手背贴着唇瓣擦了擦:“谁让你亲我的!”

    “你的金主亲你,有什么问题?”初筝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封望瞪她一眼,轻哼:“吃亏的又不是我。”

    妈的亏死了!

    他的初吻!

    封望忽然皱了下眉,刚才他明明烦躁得快要忍不住了,怎么现在……突然平静下来了?

    在封望奇怪的时候,车子已经停进公寓地下车库。

    车子熄火,忽的陷入安静中。

    封望摸索着解开安全带。

    初筝突然发问:“你以前的金主没亲过你?”

    封望手一顿,下一秒,斩钉截铁:“当然亲过。”

    初筝侧目看他:“是么。”

    “当然,我以前的金主对我可好了。”封望对着不存在的金主一阵尬吹。

    初筝搁在方向盘上的手轻敲几下,听着封望尬吹完,大佬似的扬起下巴:“那你亲我。”

    封望:“??”

    她是怎么能面无表情的提出这种流氓要求的!

    封望拉着安全带:“我们进展是不是有点快……”

    初筝理直气壮:“我现在是你金主,你是不是该听我的?”

    封望:“……”

    是她非得当自己金主,又不是他求的。

    怎么现在搞得,是自己求着她当自己金主似的?

    初筝见封望磨蹭,继续刺激他:“不是亲过吗?你怕什么?”小骗子跟我斗!

    “……”

    封望一怒之下,解开安全带,一只腿曲起跪到座椅上,撑着身体倾斜过去。

    两人间的距离瞬间缩短。

    女生的人近在咫尺。

    就连她的呼吸,都是那么近。

    长睫之下的瞳孔,清澈映着他的模样。封望之前对上她的眼睛,总觉得她的眼睛藏着一层薄冰,谁也容不下。

    可是此刻,他能破冰而入,成为她眼中唯一的风景。

    封望不由自主的朝着她靠近。

    唇瓣贴合,柔软的触感,让封望感觉自己亲到了棉花糖。

    封望有些笨拙的辗转两下。

    封望觉得不就是接个吻,有什么好怕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然而真的上手,封望却觉得事情不是那么回事,磕磕绊绊,和看见的完全不一样。

    就在封望准备退开的时候,腰间忽的一沉。

    整个人都往初筝那边压过去。

    车里的灯不知怎么灭了。

    封望眼前只剩下黑暗。

    车厢里响起衣服摩擦悉悉索索的声音。

    封望身体压着的柔软,以及唇瓣上她轻柔的舔舐辗转带来的感觉,纷沓而至,身体忍不住轻微的颤栗。

    放在他腰间的手,像是烈火源头,开始往四周扩散。

    空气被不断掠夺,封望身体像是没有力气了一般,缓缓的下沉。

    整个人的思绪,也跟着往下沉没。

    -

    砰——

    封望摔门离开,初筝指尖在唇瓣上蹭一下,虽然没有摸到头发,但是亲到了,也不亏。

    封望逃一般的回到公寓。

    等关上公寓的门,封望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靠着门边轻喘。

    不知道过了多久,封望踢掉鞋子,赤脚走进卫生间。

    啪——

    卫生间的灯亮起,男人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镜子里。

    封望往镜子里看一眼。

    镜子里的男人面若桃花,唇瓣嫣红,宛如涂抹了胭脂,衬衣最上面的两颗被扯开,露出性感的锁骨。

    封望吐出一口浊气。

    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水,往脸上浇。

    他抬起湿漉漉的脸,望着镜子里越发显得诱人性感的男人,半晌勾起唇瓣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