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600章 圈养明星(2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600章 圈养明星(2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导演对待初筝的态度明显不太一样。

    就连叫法都不同。

    就算叫男主,导演也是叫信洋,而不是聂先生,这样带有礼貌却又显得疏离的称呼。

    初筝平静的道:“刚才我已经说过,推回来就是。”

    导演:“……”

    这是个什么解决办法?

    这是正常人的解决办法吗?

    “不……不用了……我没事,导演,我真的没事。”简单似乎被吓到,小脸苍白。

    “那怎么行,不能让你受委屈。”初筝表情严肃认真。

    好像简单今天不推,这事就没完一般。

    导演都不敢讲话了。

    让简单推?

    这是得罪简单背后的人。

    不让简单推……这是得罪初筝。

    为什么不能得罪初筝?

    妈的!投资商能得罪吗?!

    导演决定装鹌鹑。

    聂信洋为什么要把自己拉下水!

    不,刚才他为什么要出声!!

    “迟小姐,你不要逼人太甚!”聂信洋想在简单面前表现,自然不会偃旗息鼓。

    初筝:“……”

    我特么让你推回来还不好?

    这叫逼人太甚吗?

    我这是在给简单报仇好吗?

    像是这样的好人哪里找啊!

    你们还不知道珍惜。

    “童雪言不介意你推回来。”初筝这话是对简单说的。

    简单泛红的眼睛看向初筝,望进那双清澈又平静的眸子,简单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倒影,渺小又模糊。

    好像自己从来不在她眼底一般。

    这个迟初筝……

    她之前以为她和楚安阳闹分手,是她的策略。

    想让楚安阳知道她的重要性。

    可是她想错了。

    她压根就没打算再回头。

    而且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是啊,我不介意。”童雪言昂着头:“让我道歉是不可能,你要真觉得是我推你导致你摔倒,你就推回来。”

    童雪言承认自己是推了简单。

    但是她绝对没有将她推倒。

    聂信洋一个人声援,初筝鸟都不鸟他。

    导演不吭声,沉默的看着。

    初筝和童雪言反而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简单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最终在初筝的注视下,伸出手,推了童雪言一下。

    童雪言身体退了两步。

    初筝在简单说话之前道:“场务调下监控。”

    简单和聂信洋都愣住。

    调监控干什么?

    还想污蔑他们吗?

    别说简单和聂信洋这么想,就连童雪言都是这么想的。

    她不知道初筝想做什么。

    可就是莫名的想相信她。

    场务可能是被初筝身上的气势震慑住,行动很快。

    拍摄现场有时候会出什么意外,所以为防止有时候有理说不清,安装有监控。

    初筝问童雪言:“刚才简单推你的力气,和你推她的力气一样吗?”

    童雪言回神:“……差不多。”

    初筝让场务放监控。

    监控里,童雪言确实出手推了一下简单,从动作幅度可以看出力气并不大。

    “场地环境十分干净,地面杂物距离她一米远,不可能出现绊倒的情况。童雪言的力气也不大,最多导致人后退两步,刚才大家已经看见过。”

    女生清冽淡然的声音,缓缓的流淌进众人耳中。

    “所以,简小姐,你是如何跌倒的?”初筝看向简单:“腿受伤了?”

    简单:“……”

    众人:“……”

    童雪言:“……”我去!还能这样?

    简单能蹦能跳,腿好好的。

    “对不起,是我自己没站稳。”简单哽咽:“我刚才说了……对不起,真的是我自己没站稳。”

    初筝继续道:“既然是这样,你怎么不阻止聂先生为你出头,你把他当枪使吗?“

    简单:“!!!”

    简单心底慌了神,捏紧衣角,手心里冷汗直冒。

    她怎么敢什么都说!!

    而聂信洋微微皱眉,略带疑惑的视线,看向身边的简单。

    简单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水,贝齿咬着唇瓣,失去了血色,泛红的眼眶满是委屈的泪水。

    “不说话就是默认。”

    “我不是……”简单脱口而出,音调微微拔高,仿佛失去了平日里的活泼天真:“我没有……我刚才只是没反应过来。”

    “好了好了。”导演不装鹌鹑了,这个时候出来当说客。

    这件事本来就是童雪言和简单的恩怨。

    导演也不傻,绕开了初筝,和童雪言商量。

    最后双方和平解决,简单哭着跑回自己的休息室。

    -

    “厉害呀。”童雪言和导演说完话,拿了瓶牛奶过来,递给初筝:“这么就把那个小白莲花解决了,要不是你,今天这锅我还真得背。”

    童雪言当时都没想到有监控。

    当然监控也不能说明一切。

    可初筝的做法不一样。

    她先让简单推了自己,等和视频里面一对比,真相就明显多了。

    初筝望着虚空,眸底一片平静:“不是为你。”

    我才不会为你出头呢!

    “嗯……”童雪言眨眨眼:“我知道,你也看不惯她对吧?整天装得那么天真无邪,我看她才最邪门!”

    “你在干什么?”

    童雪言说半天,初筝都低头按着手机,好奇的伸着脖子看。

    初筝把手机一收,从她手里抽走牛奶,淡淡的提醒:“开工了。”

    童雪言:“……”

    我草!

    突然发现好帅!

    -

    简单一进休息室,脸上的表情就是一脸,哪里还有半分的难过伤心委屈。

    “迟初筝……”

    她估计和自己作对。

    如果不是她,今天自己就不会这么难堪。

    简单深呼吸,摸出手机,波动楚安阳的电话。

    “安阳。”简单说哭就哭。

    “怎么了?”楚安阳那边瞬间慌神:“怎么哭了?”

    简单只是抽泣,声音很细,像幼猫发出的声音。但每一下都挠在楚安阳心上,恨不得立即飞奔到她面前,将人拥进怀中。

    “没事没事,怎么了,受什么委屈了?你慢慢说,别哭啊。”

    许是楚安阳安慰的声音起到作用。

    简单慢慢的平复下来:“安阳,我在剧组遇见……”

    “遇见谁了?”

    “遇见……初筝了……”简单抽泣声不减。

    果然不用简单告状,楚安阳自己就问:“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简单被这句话刺激到一般,哭得更加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