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99章 圈养明星(2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99章 圈养明星(2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童雪言的三观似乎和娱乐圈的大部分艺人都不太一样。

    初筝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喜欢,只能说不讨厌。

    “喂,宋芝啊。诶,我跟你说,今天我在剧组,遇见那个抢你代言的了……配角?不是,她是女主,你说她讨厌不讨厌。”

    童雪言拿着手机,说得眉飞色舞。

    她叫宋芝芝,叫的宋芝。

    估计关系不错。

    等回到剧组,童雪言才挂断电话,和初筝有说有笑的进去。

    主要是她说她笑。

    初筝负责高冷霸气。

    童雪言没什么架子,工作人员还是比较喜欢她,进去都有人打招呼。

    不过初筝就不一样了……

    从到剧组,她基本都是这么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工作人员都有点怕她。

    是的。

    怕。

    当然也有人私底下说她的八卦。

    毕竟楚安阳和东方娱乐的事情,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大家都还有印象。

    初筝前期的戏份,和女主基本没什么接触,所以她一直没和简单碰过面。

    倒是童雪言这个女二,和简单的对手戏不少。

    童雪言大概是想给宋芝芝出气,总是有意无意的压简单的戏。

    简单被弄得不断NG。

    “雪言,你过来……”导演终于忍不住叫了童雪言。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童雪言忽然不高兴:“导演,身为演员,我的职责是演好戏,给观众呈现最好的演技,您怎么能让我不发挥全部实力呢?”

    “雪言你这不是故意的嘛……”导演压低声音:“简单她一个新人,你带带她。”

    导演偏帮简单,童雪言又不敢真的得罪导演,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偏生简单还一脸抱歉蹭过去和童雪言说话。

    童雪言情绪不太好,简单又一直说,她伸手推了一下。

    简单直接跌倒在地上。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童小姐,你怎么能推人!”这部剧的男主角扮演者聂信洋极快的过来,将简单扶起来,义正言辞的指责童雪言。

    “我……”童雪言指着简单。

    简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对不起童前辈,是我没演好,害得你不断NG,耽误你时间,对不起。”

    简单委屈又真诚的道着歉。

    惹得不少人都心疼她。

    “童小姐,简单只是一个新人,你压她的戏,有什么成就感?”聂信洋瞧着简单那样,更加正义感爆棚。

    面对不少人投来质疑目光,童雪言有苦难言。

    她根本就没用力……

    谁知道她怎么摔倒的!

    “既然知道自己是新人演技不好,有时间在这里道歉,不如好好提升自己的演技。”

    清冽的声音从旁边插进来。

    众人纷纷投去注目礼。

    “迟小姐,有你什么事?”聂信洋看清说话的人,不满的皱眉。

    初筝在剧组里存在感挺高的,因为她在的地方,总是有真空地带,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初筝冷淡的视线从聂信洋身上扫过。

    那种毫无温度的视线,像是看一件物品。

    这让一直生活在聚光灯下,走在哪里都是焦点的聂信洋不爽。

    他现在是一线明星,轮咖位,比她高多了。

    她却如此没有礼貌的无视自己!

    初筝没什么起伏的声音缓缓响起:“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演好戏是他的职业道德。照顾新人是情分,不照顾是本分,你们凭什么要求童雪言放低对自己的要求,来让着她?”

    童雪言听见初筝帮自己说话,眼眶顿时一热。

    聂信洋张了张嘴。

    没法否认初筝的话。

    不然就是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

    四周的人估计觉得初筝说得有点道理,开始窃窃私语。

    “前辈照顾后辈是一种美德。”聂信洋开始站在道德制高点。

    “这不是法律规定,没有哪条规定,前辈必须照顾后辈,否则就是犯法。”初筝冷漠脸:“童雪言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照顾她。”

    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

    而不是去约束别人。

    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拍戏,童雪言根本不会和简单有交集。

    既然不是为交朋友,只是因为工作关系,凑在一起的人。

    为什么要因为简单工作上的过错,让童雪言来承担?

    聂信洋:“……”

    “……那她也不能推人!”聂信洋脸色铁青。

    童雪言立即道:“我没推她,是她自己摔的。”

    她就那么推她一下,哪里能推倒人?

    那力气小得推只猫都推不倒。

    “是、是我自己没站稳……不关童前辈的事。”简单声音哽咽,像是受了极大委屈似的。

    说实话,她要是不说,估计大家还没那么相信是童雪言推她。

    但她一开口,大家莫名就相信了。

    “推人而已,道歉就不必了,反正都推了,道歉没什么用,你不服推回去便是。”初筝看向童雪言:“让她推一下。”

    童雪言有些诧异。

    但是转而就挺直腰板:“行呗,就当我童雪言推的你,你推回来。”

    简单:“……”

    聂信洋:“……”

    这剧情发展,超过他们的认知。

    “怎么回事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导演的声音透过喇叭响起:“准备了啊,别围着了!”

    “导演你来评评理。”聂信洋立即将导演拉下水:“童雪言推简单,态度还如此蛮横!”

    导演:“???”

    导演大概不太想搀和,然而简单在里面,他只能硬着头皮过去。

    “怎么回事啊?”

    “刚才简单因为NG的事,简单跟童雪言道歉,童雪言不接受还推简单。”

    导演闻言,转头看向简单:“简单你没事吧?”

    “导演我没事。”小白兔乖巧的摇头。

    导演暗自松口气:“雪言,你怎么推人呢?”

    童雪言:“我没有导演!”

    “大家都看着呢。”聂信洋道。

    导演扫向四周围观的工作人员。

    大部分工作人员都点头,确实是看见童雪言推了简单,简单才摔倒的。

    “……雪言,这样啊,你给简单道个歉,咱们这事就算了,和气生财嘛,大家以后还得合作呢。”

    童雪言不服:“凭什么,我没有……”

    “道歉是不可能。”

    导演似乎这才看见初筝:“迟小姐,您有别的解决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