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77章 沈暝番外(完)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77章 沈暝番外(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暝好歹也是豪门出生,岂能做这样的事。

    可没想到对方锲而不舍的骚扰他,甚至跟踪他住的地方,还找人将自己堵在屋里。

    沈暝当时差点杀了那个人。

    当时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杀了他这个念头。

    如果不是解月裴出现,那个人大概早就死了。

    当时那个人有些来头,解月裴花钱找关系,摆平这件事。

    沈暝记得解月裴那个时候和自己说过的话。

    “沈暝,你还是你吗?”

    他还是他吗?

    沈暝觉得不是了。

    他身体里住进了魔鬼。

    解月裴托他父母给他找了一份工作:“我不是同情你,沈暝,你需要更好的起点,你不该在低微到尘埃里,你该展翅翱翔。”

    “谢谢。”

    “谢什么,都是兄弟。”解月裴那个时候就十分骚气:“以后我家要是被我败光了,我可就靠你了。”

    沈暝笑了下:“好。”

    解月裴嚷嚷一声:“走,喝酒去。”

    沈暝起身,离开他住了三个月的地方。

    从那天起,曾经的沈暝死在过去的时光里。

    沈暝凭借解月裴父母的推荐,很快在国外一家公司站稳脚,可他知道自己要的什么。

    所以一年后,他跳槽去了EG。

    从EG最低等的职位开始做,做到五年后亚洲区分部CEO。

    这五年中他用过多少手段,挤掉多少竞争对手,只有他自己清楚。

    留在国外,他会有更好的发展,当时不少人劝他。

    可他还是选择回来。

    这件事定下后没多久,就听闻沈父出事了。

    沈母当场去世,想到那个并没有给自己多少母爱的女人,沈暝心情平静。

    沈父成为植物人,不知道能不能醒。

    沈暝听见这里,有些失神。

    他那么努力,不过也是想像某个人证明……

    可现在有什么意义?

    当他再次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

    他不是沈家的沈暝,而是EG的新任CEO。

    沈家的情况比他知道的要严重得多,他还在公司的时候就和沈父说过,公司的运营模式有问题。

    沈家的人霸占好些职位,却做不出成绩,只知道捞钱。

    可沈父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措施。

    也许他知道,只是因为是亲人,下不去手。

    五年后,他曾经说过的话成真。

    沈家的败落,和沈家那些人脱不了关系,甚至有人在里面帮着外人整垮沈家。

    当然沈暝知道这些,也不会做什么。

    但他没想到那个曾经失踪的妹妹,会回到沈家。

    还让他看了那么一出好戏。

    沈氏那样的情况,她还能拿出六百万来砸人,怎么让人不意外。

    沈暝回国的时候,并不打算和沈家的人在牵扯上关系。

    看见那个女孩子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沈父不是说,他是在还他父亲的债吗?

    那他对自己做过的事,他对他的恨,是不是也该由他女儿来还。

    等沈父醒来的那一天,看见他女儿成为自己的人,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当然这是沈暝最初的想法,并且十分期待。

    可是和初筝接触后,沈暝发现事情发展不受控制起来。

    之后沈暝更是没想到,自己会真的喜欢上她。

    更让他绝望的是,这个看上去冷冷淡淡的妹妹,实际上比自己还可怕。

    动不动就是绑他关小黑屋。

    这明明是他想对她做的。

    自己还没动手,他已经享受过一遍。

    “想什么呢你。”解月裴伸手在沈暝面前晃了晃:“我问你婚礼打算哪儿办,到时候我父母那边肯定人多,地方小了不行。”

    “嗯?宝贝定的。”沈暝道:“她好像买了个岛。”

    解月裴:“……”

    你是印钞票的吗?

    他都还没买岛呢!

    接收到解月裴哀怨的视线,沈暝也一脸镇定:“当初你为什么要来国外看我?”

    “什么?”

    “你第一次来国外看我那次。”

    “那个?有人给我发短信,说你在国外过得很惨,我又联系不上你,还以为你被绑架了,所以我就去了。”

    沈暝愣了下:“谁给你发短信?”

    “不认识啊,我拨回去就是空号,不然我怎么会以为你被绑架了。”解月裴翻白眼:“想当年,我也是为了你这个兄弟出生入死啊!”

    沈暝奇怪自己那个时候,除了解月裴,几乎没和谁有过多的交集。

    怎么会有人给解月裴发短信?

    解月裴也不是个纠结的人,自然不会去查,那么多年过去,也早就查不到了。

    婚礼筹备初筝都是花钱叫人做的,沈暝整天当个待娶新郎,十分轻松。

    婚礼当天。

    沈暝还没起床,接到医院电话,说沈父清醒过来一个小时,见完律师就走了。

    “沈先生,这里有您父亲的一些遗物,指明是给您的,您过来一趟吧。”

    沈暝到医院的时候,天微亮,他从律师手里接过一个文件袋。

    里面只有一封信和一张合照。

    照片上的人他不认识,但是他看得出来,和自己十分相似的眉眼。

    信有些长,沈暝看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林洋和解月裴不间断的给他打电话。

    沈暝接通电话。

    解月裴在那边大叫:“沈哥哥,沈总,沈祖宗,你在哪儿呢!逃婚也不是这样的啊!你这好不容易哄着余念念那个混蛋结婚,你不能放我鸽子啊!!我媳妇要是没了,你也别想好过!”

    “马上回来。”

    沈暝挂断电话,走出医院。

    沈父更早之前还有一个儿子,可惜那个儿子死了,而凶手是他父亲。

    虽然最后被认定为过失,但也被判了刑。

    那个时候沈暝刚出生。

    沈暝亲生父亲刑满出狱,结果一个月后就死了。

    她母亲抛弃他,沈暝就成了孤儿。

    那个时候的沈暝,也不过才三岁。

    沈父不知道找他亲生父亲想做什么,但最后只得知这么一个消息,他便将沈暝带回去了。

    之后沈父因为公司发展原因,离开曾经居住的城市。

    因此外人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沈父又不许沈家的人提及这件事。

    这大概也是沈家那些人这么针对他的原因。

    因为他们一开始就知道,他并不是沈父的亲生儿子。

    沈父在信里说,他一开始打算将恨意发泄在他身上,可他只是一个孩子,他也很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