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70章 我是你妹(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70章 我是你妹(2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闹腾就是到凌晨一点多。

    解月裴十分不要脸自己在别墅找了个房间住下。

    初筝回房间的时候,沈暝已经在窗台上坐着,平静的看着外面的夜景。

    初筝看见那个男人,就想起之前余念念和自己说过的话。

    ——男人要睡了才够本。

    沈暝跳下窗台,走到初筝跟前,握着她肩膀:“宝贝,生日快乐。”

    “嗯。”

    “宝贝没有表示吗?”

    “???”

    你给我说生日快乐,我还要什么表示吗?

    初筝表示有点不理解好人卡的思维。

    沈暝已经凑过来:“宝贝,嗯?”

    “……谢谢?”

    沈暝:“……”

    初筝见沈暝不说话,拿了衣服去洗澡。

    沈暝看着初筝进浴室,水声哗啦啦的响起。

    这段时间他虽然和初筝同床共枕,但他除了亲她,并没有做过太出格的事。

    浴室是磨砂的,他能看见里面的曼妙的影子。

    他的宝贝十八岁了。

    沈暝有些口干舌燥,他走过去敲门:“宝贝,我和你一起洗好不好?”

    里面声音停下,初筝的声音传出来:“为什么。”

    沈暝:“我想洗。”

    “我马上就洗好了。”初筝只是回了这么一句,然后声音继续响起。

    沈暝:“……”

    沈暝试着推了推门,发现是反锁的。

    果然三分钟后初筝就套着睡裙出来,她示意沈暝去洗。

    沈暝洗完出来,初筝靠着窗台打电话,这个时候国内应该还是白天。

    “嗯,我知道了……”

    沈暝从后面抱住她,炽热的唇瓣落在她脖子上。

    初筝偏了偏头,继续和那边的人说话。

    沈暝不断打扰她,初筝面色不变的讲完:“我只看结果。”

    初筝挂掉电话,沈暝将手机从她手里抽走,放在窗台上,打横将她抱起,放到床上。

    沈暝撑着身体,俯视身下的人:“宝贝。”

    初筝眸光澄澈:“嗯?”

    沈暝故意蹭了蹭她:“宝贝,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你送我什么了?”他今天明明什么都没送。

    沈暝噎了下,低下头含住她唇瓣,有些惩罚性的咬了咬,声音低哑:“我。”

    “别咬。”初筝退了退:“你什么?”

    沈暝:“……”

    沈暝深呼吸,尾音里带着诱惑:“宝贝,我把自己送给你当生日礼物,你喜欢吗?”

    “你本来就是我的。”初筝轻蹙:“不需要你送。”

    他想跑吗?

    “嗯,你的。”

    沈暝亲她,柔软的触感,带起细微的酥麻,如坠云端。

    他手掌下移,撩起睡裙下摆,少女美好的身躯呈现在他身下。

    “宝贝……”沈暝声音低哑,尾音都是撩人的性感:“可以吗?”

    他忍耐着征询她的意见。

    初筝脸颊有些红晕,冷淡和疏离感没有那么浓烈,但她身上依然透着冷冽的气息。

    少女忽的用力,翻身而上。

    沈暝刚想说话,却猛地倒抽一口气,身上的女孩子似乎懵了下,片刻后低下头,死死的按住他手腕。

    “别动!”

    沈暝双手被禁锢在脑袋两侧,轻声问她:“是不是疼?”

    “还好……”初筝镇定的想,接下来该做什么来着?

    沈暝保持这个姿势,身上的女孩半天没动静,他难受的动了下:“宝贝?”

    那一下似乎让初筝回忆到关键点:“你别动!”我在想想!

    沈暝:“……”

    我难受啊!!

    沈暝很想动手,可怕初筝一会儿不乐意,这种事,能不强迫当然是不强迫的好,他不想让她第一次留下的是不愉快的回忆。

    但沈暝后来多次回想,那绝对是他不愉快的回忆。

    憋得太难受了!

    -

    昨晚折腾得厉害,初筝睡到中午才醒。

    脸颊靠着沈暝的胸膛,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手感真好……

    “宝贝,大清早就这么摸我……”低沉的男音在耳边响起,接着就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吻。

    沈暝将初筝抱进浴室,放水给她洗澡。

    “我自己可以。”

    谁知道沈暝直接进了浴缸:“我和你一起洗。”

    “很挤。”

    沈暝将人捞到自己身上,温热的水晃动,发出哗啦的声音。

    “这样就不挤了。”

    初筝:“……”这并不能改变浴缸就只有这么大的事实!!

    沈暝洗着洗着就开始不老实。

    “宝贝,叫哥哥。”

    初筝没吭声。

    “叫哥哥……”沈暝忽然抽身,抵着她,迷离的眸子满是诱惑:“乖。”

    初筝皱眉,在沈暝诱哄的声音下,一把将他按住。

    沈暝:“……”

    半个小时后,沈暝躺在浴缸里,哭笑不得的看着初筝穿衣服。

    为什么他家妹妹和想的完全不一样?

    娇羞呢?

    矜持呢?!

    她竟然按着自己……

    -

    沈暝下楼的时候,解月裴和余念念正在下面吵吵闹闹。

    初筝坐在餐桌上,目光冷冰冰的看着嗓门贼大的解月裴。

    背景板上不断跳动着好烦,做掉,好烦,做掉……

    解月裴见沈暝下来,立即不嚷嚷了,跳到沈暝跟前,拉着他往旁边走。

    “怎么样?”解月裴冲他挤眉弄眼。

    沈暝冷淡的避开解月裴的接触:“别打听我的私事。”

    “我就问你成没成,你至于吗?”

    沈暝冷淡的眼神扫过解月裴。

    解月裴顿时汗毛一竖,举起双手:“得得得,我不问了。”

    沈暝不想和任何一个人分享他和初筝的事,更别说是那么私密的事。

    解月裴这人浪起来大海都管不住,他更不可能和他说。

    沈暝不说,解月裴只能靠想象。

    这个时候已经是吃午饭。

    吃完饭,解月裴和余念念都送了初筝礼物。

    解月裴送的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名牌,余念念则送的要精致得多。

    而沈暝就财大气粗了。

    把初筝从1岁到18岁,送了个遍。

    余念念感动得快哭了:“看看人家,你上次送我的什么?!解月裴你简直就是个人渣!”

    解月裴十分懵逼。

    我又怎么了嘛!!

    怎么躺着也中枪!

    “那你和我这个人渣分手啊。”

    余念念一边擦眼泪一边恨恨的道:“那不行,我得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个人渣。”

    解月裴翻个白眼,手却拍拍余念念脑袋,语气里隐约带着几分宠溺:“那可真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