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69章 我是你妹(2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69章 我是你妹(2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度假的地点在一座海岛上,内陆天气炎热,海岛的气候宜人,非常适合避暑。

    沈暝在这里购置了一套别墅,似乎打算和初筝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海岛很大,娱乐设施众多,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宝贝,出去走走?”沈暝叫她。

    他们都来两天了,从来的那天,初筝就没踏出过房门。

    初筝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不去。”

    沈暝走过去,探了探她额头,关心的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就是懒得动。

    外面还吵,浪费时间,不去。

    “那怎么不去?”沈暝俯身,让初筝眼底只有他,他亲了亲她:“不想我和出去?”

    “不想动。”躺着多好,一点也不知道享受。

    “我开车。”

    明殊面无表情的拒绝了。

    沈暝:“……”

    沈暝奈何不了初筝,你说她要是整天想着外面跑,他大概还能生气,把她扣押下来。

    她可倒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让他怎么发挥?

    十天后。

    初筝生日前夕。

    沈暝让人将别墅布置了一番,初筝不怎么在意。

    “沈暝!”

    骚包的解月裴穿着花里胡哨的沙滩裤,直奔庭院进来。

    那架势,跟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见面似的。

    “解月裴你个混蛋!!”

    女声从后面响起,解月裴脸色变了变,及时刹车,倒回去,帮女孩子将行李拿下来,迅速推着行李冲进来。

    解月裴张开胳膊就要抱沈暝。

    他还没碰到沈暝,手腕忽的被人捉住,接着整个人往后退。

    撞到后面跟上来的女孩子,女孩子被撞得不轻,拎起包就往解月裴身上招呼。

    “你想撞死老娘啊!”

    解月裴一脸无辜,瞪向站在沈暝身边的初筝。

    这小丫头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沈暝不知道初筝为什么会突然动手,但他心情很好。

    “你怎么来了?”

    沈暝出声,那边的女孩子瞬间安静下来,整理下仪容,露出微笑。

    解月裴摸着脑袋,嚷嚷道:“姑奶奶,你就别装了行不行?我看着瘆得慌。”

    “还没换?”沈暝目光在女孩子身上扫过。

    解月裴交往的女朋友都是日抛型,这个都快半年还没分手,沈暝都觉得奇怪。

    “哎。”解月裴叹口气,果断转移话题:“你就打算在门口招待我?”

    沈暝让开,示意他们进去。

    女孩子一脸腼腆的笑笑,踩着小碎步往里面走。

    路过初筝的时候,还露出十分友好的微笑。

    初筝:“……”

    长得真好看。

    身材也好,怎么就被解月裴这猪给拱了呢?

    解月裴表示很冤枉。

    明明是她来拱自己的!

    解月裴算是遇上克星,当然他心底应该也是喜欢这个女孩子,不然就凭他渣男的体质,岂能就这么认了。

    别墅多了两个人,更别说还有一个随时随地,一个人都能嗨起来的解月裴,别墅里闹腾起来。

    沈暝并不是多话的人。

    初筝更不用说了。

    一句话恨不得浓缩成一个字。

    因此闹腾的只是解月裴和那个叫余念念女孩子。

    这位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十分惹人怜爱。

    可实际却是个彪悍的主儿,真的打起来,解月裴只能求饶的份。

    余念念拉着初筝说话,客厅只剩下解月裴和沈暝。

    “你喜欢她?”

    解月裴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听见沈暝的问题,骚气的笑道:“美人我都喜欢。”

    沈暝挑眉。

    解月裴顿时笑不起来:“别提了,这姑奶奶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觉得她是一个娇柔的解语花呢?!”

    想到这半年自己过的日子,解月裴恨不得找个时光机穿回去。

    “还不是你!”解月裴想到自己为什么会遇上余念念,顿时跳起来:“要不是你把我扔在那里,我怎么会遇上她?”

    沈暝:“结婚的时候,记得谢我。”

    解月裴差点没跳过去打他。

    他谢个屁!

    没打死他都是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

    “你和你妹……”解月裴八卦初筝:“怎么样了?”

    “挺好的。”

    “她就这么接受你了?”

    沈暝点了点头,解月裴好奇:“她知道你们没有血缘关系的事吗?”

    沈暝指尖扣着手腕:“应当不知道。”

    解月裴啧啧两声,又问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过了凌晨,初筝就十八岁了。

    因此四个人在大厅闹腾,主要闹腾的是解月裴和余念念。

    等到后面就是沈暝和解月裴喝酒。

    余念念和初筝坐在旁边闲聊。

    “要十二点了。”解月裴喝得晕乎乎的,突然指着手表。

    沈暝看一眼时间,起身去拿了蛋糕和蜡烛,解月裴一摇三晃的去关灯。

    房间忽的陷入黑暗。

    初筝:“……”

    沈暝:“……”

    余念念:“解月裴你是猪吗?还没点蜡烛,你关什么灯!”

    解月裴:“……”

    解月裴又把等打开,等沈暝点上蜡烛,等好凌晨。

    解月裴嚷嚷着开始唱生日歌。

    烛光照着初筝冷淡的脸,她看着燃烧的蜡烛,似有些恍惚。

    “宝贝,许愿。”

    初筝回过神:“许什么愿?”

    “宝贝想许什么愿?”

    初筝摇头:“我没有。”

    她就想回去,可这个东西并不是愿望能实现的,必须得靠她自己,许愿没有用。

    沈暝愣了下,就连解月裴和余念念都安静下来。

    被烛光映衬的女孩子,此时平静冷淡,给人一种格外遥远的感觉。

    沈暝揽着初筝的肩,在她耳边道:“那宝贝就许,和哥哥一直在一起。”

    初筝看他一眼。

    沈暝握着她的手:“哥哥和你一起许?闭上眼。”

    余念念靠着解月裴,小声的问:“他们这是什么爱称吗?”

    解月裴有点晕:“什么爱称?”

    “哥哥啊?”

    “他就是她哥啊。”

    余念念:“……”

    解月裴刚想说他们没血缘关系,那边初筝已经吹蜡烛,他立即跳起来。

    余念念半晌都没回过神。

    她之前还和她说自己的男人要赶紧睡……

    解月裴在那边叫:“念念,过来啊!”

    “来了。”

    余念念深呼吸一口气,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