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67章 我是你妹(2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67章 我是你妹(2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和白父一样心情复杂的,还有宋家的人。

    他们退了沈初筝的婚约——虽然是初筝退的,但是宋家人坚持觉得是他们退的——此时看见沈暝,心底怎么能不复杂。

    EG是个什么地方?

    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会和EG打交道,有时候还得看人家脸色行事。

    EG涉及的行业太广了,地位也高出他们太多,想对他们做掉什么,那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若是早知道是这样,他们哪里会提退婚这事。

    照他现在让初筝亮相,警告众人的行为来看,这是十分疼爱这个妹妹。

    把沈暝妹妹娶回家,那就是拿到EG的通行证。

    宋家人即便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没用。

    -

    “沈总,年少有为啊,恭喜恭喜,这是……令妹?”

    “沈总,恭喜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沈总……”

    沈暝带着初筝过去,一路上全是恭贺声,至于这里面有多少真心,谁也不知道。

    初筝身为沈暝的妹妹,此时出现在这里,众人了解到一个讯号。

    就算沈家破产,她还是沈暝的妹妹。

    之前见识过初筝败家的人,此时似乎也明白过来。

    人家后面有一个哥哥撑腰,自然有钱花。

    晚宴结束,沈暝喝了不少酒,此时浑身都带着酒气,和他身上的气息混合在一起,不算难闻。

    “妹妹,我和沈暝说两句话可以吗?”解月裴站在车外。

    初筝看沈暝一眼,提着裙摆下车。

    解月裴将自己的车钥匙给初筝:“妹妹去车上坐着,可别冷着。”

    车门关上,解月裴和沈暝在车里沉默。

    “今天怎么样?”解月裴打破沉默。

    “该见的都见了。”沈暝声音有些低沉:“他们更感兴趣我和沈家的恩怨。”

    “这是当然的,要是能扯出一点新闻来,到时候你就是众矢之的。”解月裴道:“你可要小心处理。”

    “嗯。”

    解月裴看他一眼,问到重点上:“你和沈初筝,怎么回事?”

    沈暝扯了下衣领:“你觉得是什么?”

    “总不能是我想的那样吧?”

    沈暝看向解月裴,沉默。

    解月裴:“……”

    良久解月裴捂着头:“你疯了吗?那是你妹妹啊!?”

    “有什么关系。”沈暝望着虚空:“又没有血缘关系。”

    “诶?”解月裴惊呆了:“什么情况?”

    “你以为当年我为什么就那么被赶出沈家?”沈暝声音冷淡。

    解月裴也觉得对亲生儿子做得如此绝情,有些不太正常,现在沈暝自己说出来,一切都说得通。

    解月裴心情复杂的下车,一扭头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

    “解总,初筝小姐说先回去了,借一下你的车。”林洋走过来,有些弱弱的道,他要怎么和沈总交代啊!

    解月裴:“……”

    林洋上车也载着沈暝离开。

    解月裴:“……”

    不是!

    你们就把我丢在这里了!?

    你们是魔鬼吗!?

    解月裴低骂一声,听见有女孩子的声音传来,抬头又是一脸骚包的笑意:“嘿,美女,介意载我一程吗?”

    那边的女孩子挂断电话,挑眉问:“去哪儿呀?”

    解月裴深情:“你心里。”

    “噗嗤。”女孩子笑出声,努了努下巴:“上车吧。”

    -

    初筝先回到公寓,安静的环境让她心情好了不少。

    她躺在床上,开门声和林洋的说话声隐约传来,接着外面安静下来。

    初筝不打算出去。

    躺在床上酝酿睡意。

    结果睡意没酝酿出来,沈暝先进来了。

    他刚洗完澡,身上就裹着浴巾,水珠顺着他腹肌滑落,隐入浴巾里。

    男人没穿衣服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种帅。

    初筝在他进来的时候就坐了起来:“你房间在隔壁。”

    “嗯。”沈暝应一声,但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朝着初筝走过去。

    床边微微下陷,初筝落入滚烫的怀抱。

    初筝被沈暝压倒在床上,他身躯覆盖上来,滚烫的肌肤贴着她,炽热的吻也紧接而至。

    初筝陷在柔软的床榻上,男性的荷尔蒙刺激着她的感官。

    “宝贝……”沈暝低喃。

    男人深沉的瞳孔里染着欲念,让他看上去少了几分清冷。

    沈暝开始不满于此,唇瓣下移到初筝脖颈,轻软炽热的舔舐,让初筝呼吸有些变化。

    她推了推沈暝。

    沈暝抬起眸:“宝贝?”

    似乎知道初筝在想什么,他轻声安慰:“别怕,我不做。”

    “你好重。”初筝不满,还好热,关键是那里顶得她不是很舒服。

    沈暝抱着初筝翻个身:“那宝贝亲我?”

    初筝撑着床单,似乎对这个姿势比较满意,没有拒绝沈暝。

    沈暝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他被亲得浑身燥热,却什么都做不了。

    “宝贝,松开我的手。”沈暝声音嘶哑。

    “我喜欢这样。”初筝认真的说。

    “……”

    我不喜欢啊!

    沈暝当然不能说,商量着:“松一只手。”

    “宝贝,你最好的对不对?”

    初筝认真的想了想,最后摇头,禁锢着他双手,没有松开。

    沈暝:“……”

    沈暝难受,酒精的后劲上来,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身体似乎也没什么力气,初筝压着自己的力气,莫名的大。

    他躺在床上,任身上的少女亲吻。

    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忍受过去,最后睡着的。

    早上起来,床上一片混乱,他身上的浴巾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光着身体贴着少女柔软的身躯。

    少女缩在他怀里,手还捏着他手腕。

    沈暝试着动了下,少女轻微蹙眉,下意识的抓得更紧。

    “宝贝,松开。”沈暝低声在初筝耳边轻哄。

    “别闹。”初筝不满的将他抱住,我的!抱起来舒服,亲起来也舒服。

    沈暝:“……”

    完了!

    沈暝感觉到自己身体明显的变化。

    他深呼吸好几口气。

    沈暝将人抱在怀里,亲了亲她额头:“宝贝,你把我憋坏了,以后我看你怎么办啊。”

    初筝蹭了下,抱着他继续睡。

    沈暝:“……”

    沈暝发誓,以后他没事不会再撩她。

    在她没成年之前,最后受罪的只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