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66章 我是你妹(2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66章 我是你妹(2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先跟着沈暝去了休息室,开场时间还早,解月裴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副扑克牌,招呼初筝和沈暝打牌。

    沈暝让他和初筝玩儿,他坐在一旁休息。

    “沈总,放松一下啊!”解月裴道:“一会儿有你应付的。”

    沈暝见初筝正拿着牌,低眉垂眼十分顺从的模样,心底莫名一软,坐了过去。

    解月裴的赌石一把好手,可惜牌桌上就十分倒霉。

    初筝几乎把把都赢。

    “沈妹妹,你运气也太好了吧!”解月裴抱怨。

    初筝一脸的认真:“可以算。”

    解月裴:“???”

    可以算是什么鬼?!

    这怎么和沈暝一个德行!

    他就想玩把牌放松一下,谁要这样玩儿啊!!

    解月裴被虐得不轻,好在林洋进来叫沈暝,外面有人见他,宴会也马上要开始了。

    他叮嘱初筝两句,离开房间。

    解月裴将牌一丢,目不转睛的看着初筝。

    “妹妹。”

    初筝坐回沙发上,淡淡的道:“我不是你妹妹。”

    解月裴勾着唇角,笑容骚气无比:“那你是沈暝的妹妹嘛。”

    初筝看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你和沈暝……”解月裴顿了顿:“什么关系啊?”

    “兄妹。”这人傻吗?这关系不是众所周知的吗?

    解月裴单手支着下巴:“不对吧,沈暝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你告诉哥哥,哥哥给你做主。”

    初筝懒得理他,直接不说话了。

    解月裴越想越不对:“沈妹妹,你也知道你和沈暝是兄妹对吧?你们之间可有血缘关系,做过界的事,可不太合适。”

    “你很吵。”

    “沈妹妹,你不想我吵,那你告诉我,你和沈暝什么关系?”

    “兄妹。”初筝语气冷冽,眼神扫向解月裴,心底想着要不要做掉这个吵吵的骚包男。

    “兄妹……”解月裴放下支着下巴的手,福尔摩斯一般开口:“沈暝和你穿的礼服是同款的,以我了解他的程度,你们没有发展出特别的关系,他绝对不会这样做。”

    初筝刚想说什么,沈暝就进来了。

    他让初筝过去,解月裴竖起手指,放在唇边,冲初筝炸了眨眼。

    初筝走过去,沈暝牵着她离开房间。

    “那个人怀疑你和我不是兄妹关系。”初筝出去就和沈暝说:“要不要做掉他?”

    沈暝知道解月裴能看出来,毕竟那么多年的朋友。

    他一点也不意外。

    但是……

    初筝后面那句话,让沈暝心底微微一颤。

    她在说什么?

    初筝歪着头看他,目光里是平静的认真,好像他点头,她立即就会去办。

    “别管他。”沈暝道:“我会和他说。”

    初筝想了想:“哦。”

    那他不吵吵的话,就暂时不做掉吧。

    沈暝带着初筝穿过走廊,到达一扇门前。

    门外站着礼仪小姐,见人过来,个个眸子都是闪闪发亮。

    要不是职业道德让她们此时不能做什么,估计会扑上来。

    沈暝单手放在身前:“妹妹,挽着哥哥。”

    初筝挽上沈暝胳膊,门被推开,聚光灯唰的一下打在门口。

    沈暝领着初筝走进去,光茫随着他们移动而移动。

    初筝身上浅蓝色的礼服,在光芒下会折射出细微的碎光,束腰的设计,衬托出纤细的腰,行走间,裙摆摇曳,在空气里划出漂亮的弧度,如漾开的涟漪。

    沈暝身姿挺拔清贵,眉目如画,光芒下的男人,如耀眼的群星。

    黑色的西装看不出什么特别,可细看下,会发现这西装和领口和袖口设计,和初筝身上的礼服如出一辙。

    两人站在一起,宛如天作之合。

    会场里一片安静,大屏幕上的人,似乎让人忘记反应。

    直到会场的灯全部亮起,下方的人才回过神。

    “那是沈暝吧?”

    “我们是走错地方了?”

    “EG的那个新任CEO是沈暝?我去……不可能吧?”

    “他身边那个不是沈初筝吗?”

    大家的疑问大概都是同一个。

    这是沈暝?

    沈家的那个沈暝?

    沈氏集团破产之前,就传闻沈暝回来了,可见过他的人着实少。

    沈氏集团破产,这位也没有出手,仿佛那只是一个谣传。

    可现在……

    主持人正介绍着沈暝的生平,国外就职经历,以及这些年在EG做出的成绩。

    “现在,请我们沈总和大家说几句。”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沈暝。

    沈暝面对众人,清冷禁欲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官方的说了几句,就将话筒还了回去。

    主持人似乎提前了解过,并意外的反应,很自然继续。

    沈暝配合着回到主持人几个问题,接下来是媒体提问。

    媒体虽然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情况,但随机应变,各种犀利的问题就提了出来。

    之前公司打点过,但现场的媒体还有许多和EG不熟悉的记者。

    “沈总,请问您身为沈氏的长子,对于沈氏集团破产,有什么感想?”

    沈暝声音淡然:“五年前我被逐出沈家,与沈家没有关系了,因此我没有任何看法。”

    “沈总,咱们都讲究一个情义,就算是这样,您袖手旁观,是否有些失人性?”

    “沈总,您既然身为EG的CEO,救沈氏集团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您为何如此绝情?连这点情义都没有,以后谁还敢和EG合作?”

    记者接连提问,沈暝也依然镇定:“公司制度不能因个人原因偏颇,沈氏集团并不值得公司冒险,下一位。”

    他这回答直接推到公司上。

    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事,即便他现在是EG的CEO。

    记者不管提出多刁钻的问题,沈暝都能应付自如。

    初筝被这些人吵得有些不耐,闪光灯还不断闪。

    沈暝似乎察觉到初筝不太对。

    “提问可以结束了。”他侧身和主持人道。

    主持人看现场也有些失控,连忙结束提问环节。

    “白总。”

    人群中,白父一脸阴沉的看着台上,听见人叫自己,连忙收敛下神色。

    “白总,今天可真是出乎意料啊。”

    “是啊。”白父附和。

    “沈氏集团倒了,这又起来一个沈暝,还在EG,我听说白总之前在接洽EG,就没听见一点风声?”

    白父苦笑:“我刚和EG搭上线,哪里能知道这些。EG的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估计内部员工都没多少人知道。”

    “哈哈哈也是……”

    白父看向台子上光芒万丈的男人,心中一阵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