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48章 我是你妹(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48章 我是你妹(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下楼,随手将手里的发夹扔在垃圾桶。

    沈家的法律顾问看一眼初筝的行为,也有些好奇。

    他是继承父亲的位置,一直是沈家的法律顾问,沈家出事后,许多人见势不对,都走了。

    可他跟着沈氏多年,沈氏对他也不错,他要是也走了,那就真的是白眼狼。

    沈氏这位小姐回到沈家的所有手续都是他操办的。

    不过和她的交流着实很少,这位小姑娘很怕生。

    自从沈氏出事后,他除了在医院见到这位小姐,再也没见过她。

    今天她忽然给自己打电话,让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两个小时内提六百万现金到这里来,他怎么不吃惊。

    而且这气质也不对……

    哪里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小姑娘?

    “小姐,您这钱……”就那么扔在那里了?六百万啊!现在沈氏集团差的就是钱!

    “你想要可以去捡回来。”扔出去的钱她怎么可能回去捡回来?!不可能!做梦!

    法律顾问:“……”’

    这是受刺激了吧?

    不过她哪里来这么多钱啊!?

    -

    原主的房子因为沈氏的原因,早就不能住了,她现在都住在学校。

    初筝回学校的时候路过原主父亲所在的医院,她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抬脚往医院里面走。

    沈氏那边已经不提供资金,原主为了给沈父缴费,身上可以说是穷得叮当响,能卖的都卖了。

    初筝去缴费,被告知已经结清。

    谁会这么好心?

    初筝可不觉得是沈氏那些人,现在都要破产了,各自卷铺盖走人,能多卷走一点就多卷走一点,根本没人愿意来撑沈氏这个烂摊子。

    原主才回来一年,对这些更是一窍不通。

    初筝又交了一些,让医院扣完再打电话给她。

    初筝没打算上去,毕竟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

    病房里,男人坐在病床边,看着床上的脸色苍白的沈父。

    “沈总,您妹妹刚才来过。”助理小声的道。

    沈暝皱眉:“没上来?”

    “没,交了一些钱,直接走了。”助理瞧瞧沈暝的脸色,道:“这段时间她应该过得不怎么好……”

    沈暝起身走到窗边,望着远处:“她在上课吗?”

    “还在上课。”

    “住哪儿?”

    “学校。”

    “今天晚上你去接她。”

    “……安排到哪儿啊?”沈家的房产都没办法住了。

    “溪水庄园有一套房子,让她先住那里。”沈暝沉声吩咐。

    “好的。”助理应下。

    沈暝回身看向病床上的男人,眸底闪过一缕晦涩的暗芒。

    助理不清楚这位年轻有为,手段狠辣的沈总在想什么,默默的退出病房。

    -

    初筝回到学校,她今天出去请了假,回去只上了两节课就放学了。

    初筝吃了饭才回宿舍。

    宿舍里门扉半掩,欢声笑语,很是热闹。

    初筝抬眸往上面看去,隐约能看见一点阴影。

    原主以前不住校,但这个学校都会给学生留床位,沈家的房子,在沈氏集团出事后,就被沈家那群人以资金周转为由卖掉了。

    原主不懂这些,沈氏集团刚出事的时候,闹得特别大,原主只能同意,她没地方去,只能住学校。

    可住进来后就没安分过。

    宿舍的舍友,总是想着方整她。

    原主受了委屈,除了去医院守着沈父默默哭,什么也做不了。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十六年没在这个圈子里生活的人,让她和别人一样,这根本不现实,原主的行为很正常。

    初筝见墙边有塑料凳子,她踩着凳子,将门上的盆取下来。

    盆里的水浑浊难闻,不知道混合了什么,也是辛苦她们了。

    初筝取盆已经惊动了里面的人,她们正奇怪的看着门口。

    初筝推开门,端着那盆水进去。

    宿舍里的三个女生脸色微变,惊讶和慌乱混在一起。

    初筝目光平静的扫过她们。

    宿舍里虽然有三个人,但宿舍是两人寝,初筝端着水,走到舍友坐的那张床,哗啦一下泼上去。

    难闻的味道散开,三个女生惊得花容失色,同时起身,惊叫着站到旁边。

    舍友有点懵逼的看着被子被污水浸透。

    这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呢?

    她们设计的是她推门进来,被水浇一身,然后他们拍照……可是这发展怎么不对呢?

    舍友回过神,怒火冲天的吼:“沈初筝你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初筝松开包着盆的纸,盆掉在床上,最终咚的一声滚到地上。

    “你没干什么?我看见你往我床上泼这东西,这是什么啊?你要干什么?”

    舍友声音尖锐,整层楼住宿的同学都被惊动,纷纷围在门外指指点点。

    初筝将手里的纸揉成一团,随手抛进垃圾桶,往自己的床架一靠,神色冷淡:“是什么,你不清楚?”

    “我怎么会知道是什么?”舍友气得发抖:“沈初筝,你给把这里弄干净!”

    “为什么?”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给我弄的,你不给我弄干净?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道歉,把这里弄干净,我会让死得很难看!”

    “不是我。”初筝否认。

    “你……”舍友约莫是没料到初筝会否认得如此不要脸:“我亲眼看见的,你说不是你,谁信?”

    “你有证据吗?”

    “她们都看见了,你还想狡辩?”舍友指着另外两个女生,那两个女生给舍友撑腰,点头。

    女生甲附和:“对,就是你,你怎么这么歹毒,泼这么恶心的东西。”

    女生乙也跟着道:“在外面养了那么多年,就是没有家教,就算进了凤凰窝,也成不了凤凰。”

    初筝漫不经心的道:“那就杀了凤凰。”

    宿舍忽的安静下来。

    女生那平静又随意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汗毛竖立,头皮一阵发麻。

    “你告诉警察,你看见有人抢银行,警察会直接给人判刑吗?”初筝打破这份安静:“没有证据你们不要污蔑我,你们要是拿得出证据,直接去告我。”

    三个女生哪里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她们压根就没准备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