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45章 质子难当(完)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45章 质子难当(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帝后成婚多年,伉俪情深。

    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

    朝臣们又开始操心孩子了。

    送美人?

    不敢不敢。

    皇后太恐怖了,陛下这些年,除了越来越宠皇后,压根就没正眼看过别的女子。

    他们可不想自己的女儿送进去吃苦。

    所以‘催生大队’就这么成立。

    每天都有大臣谈及子嗣问题。

    今天谁谁家生了个大胖小子。

    明天谁谁家大胖子小子满月。

    试图唤醒陛下对子嗣的渴望与期待。

    然而连琼的反应有点让人琢磨不透。

    他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

    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说。

    等下了朝,连琼就绷不住怒火:“他们这群老匹夫什么意思?”

    “陛下,注意用词。”尘飞提醒。

    您身为皇帝,有这么叫自己臣子的吗?

    连琼哼一声。

    “生什么孩子,他们就见不得我没孩子是不是?”他就想和他家皇后过二人世界,要什么孩子?要什么孩子!?

    “陛下……”连琼劝道:“您现在是皇帝,未来需要子嗣继承大统,您和皇后,需要一个孩子。”

    “你怎么不去生!”即便当了这么多年皇帝,连琼混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讲理。

    尘飞嘴角抽搐:“陛下,我是男子。”

    连琼负手往前走:“生孩子那么痛,还有危险,我才不让皇后生呢。”

    尘飞小心翼翼的道:“那陛下是打算纳妃?”

    平常人家都是三妻四妾,更别说帝王家。

    尘飞也只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思考。

    既然不想让皇后经历产子之痛,那就只能纳妃。

    “尘飞。”

    “陛下?”

    年轻的帝王转过身,脸上带着三分笑意:“再让我听见纳妃两个字,你小心你的皮。”

    尘飞:“……”

    -

    连琼回去就和初筝告了一状。

    说外面的老匹夫逼着他生孩子,好像那架势是要他生一般。

    初筝靠着软榻,漫不经心的翻着书:“你不想要孩子?”

    “才不要。”连琼给初筝捏腿,不时揩点油:“生了孩子,我还得和孩子分享你,我才不要。”

    初筝放下书,挑起连琼的下巴,俯身亲他。

    连琼顿时有点心猿意马。

    明明都已经是老夫老妻,羞羞的事都做过很多遍,能解锁的姿势也都解锁了,可是每次她亲自己,都觉得像是第一次。

    然而初筝只是亲亲他,很快就松开了。

    “朝臣不会善罢甘休,你早点想办法吧。”初筝靠回去,语气淡淡的提醒。

    连琼当然知道那群老不死的不会善罢甘休……

    那给他们找点事做。

    于是连琼去挑衅了楚国……

    虽然是件小事,可楚国脾气暴躁啊。

    当年晋卫开战,楚国出兵相助后,没有趁火打劫,也是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但是卫国灭国后没多久,楚国就频繁骚扰晋国边境。

    他们还有一个公主在那边……虽然听说芸兰公主在那边过得十分凄惨。

    但是先皇和先皇后都死了,谁还会去管一个公主的死活。

    楚国骚扰边境,虽然都是小事,可是长期以往,也惹人厌烦。

    连琼给朝臣们找这么一件事做,每天的议题变成楚国。

    果然没人再提孩子的事了。

    连琼满意的霸占着自己的皇后。

    连琼这辈子坚持过,且会一直坚持的爱好,都只有她。

    -

    小山子如今已经的统管整个后宫的大太监。

    这天他路过之前卫国质子居住的宫殿,心思一动,转了进去。

    宫殿已经落了灰,当年走得匆忙,很多东西都没带,后来回来也没再来过。

    但熟悉的环境,还是勾起小山子的一些回忆。

    当年如果他没有屈服跟着现在的主子,现在指不定混成什么样子。

    哎。

    小山子心中感叹一番,推开几间门瞧了瞧。

    在初筝住过的那个房间,小山子忽的瞥到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他疑惑的走过去,将灰尘拂开,看见地上的金叶子。

    哪里来的?

    小山子正疑惑,发现金叶子似乎不止一片。

    还有更多的。

    延伸到了床底下。

    小山子撅着屁股,在满地灰尘中,往床底下瞧。

    里面堆着不少东西,都积了灰。

    小山子将东西拖出来,打开一看,里面包的都是金银珠宝,也有一些银器金器。

    这……

    这是谁偷藏在这里的吗?!

    床底下大大小小的包袱十几个,里面都是值钱的玩意。

    哪个贼敢如此大胆?!

    这么多的东西……

    小山子咽了咽口水。

    他要是拿了也没人知道吧?

    然而事实是小山子最后屁颠屁颠去给初筝禀报了。

    毕竟东西是从初筝曾经睡过的床底下搜出来的。

    “那个啊……”初筝都忘了:“给你吧。”

    幸福砸下来得太快,小山子呼吸差点断掉。

    小山子哆嗦:“主子……那些东西……”好多的啊!他们几辈子都不可能拥有那么多金银。

    “嗯,赏你了。”初筝完全不在乎的态度。

    后来小山子带着那些金银珠宝衣锦还乡。

    他收养来的孩子,好奇的问:“义父,在宫里当差很赚钱吗?”

    小山子摇头:“宫里不赚钱。”

    “那义父为何这么有钱?”孩子还是个少年,满目的好奇与探究。

    他们可是镇里最有钱的人家。

    “因为义父的主子有钱。”小山子感慨:“这些都是主子赏的。”

    “义父的主子对您真好。”

    小山子笑:“傻孩子,你义父只是一个当差的阉人,主子怎么可能对我好。”

    “那她不是赏赐你这么多东西吗?”

    小山子无奈。

    他总不能告诉他,主子是不想处理这些东西,随手扔给他的吧?

    不止是他。

    只要是在主子身边当差的,哪个没有得到好处?

    挤破脑袋想往主子宫里当差的不知道有多少。

    只不过是自己近身伺候,要比那些人多一些罢了。

    “那……您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她啊……”

    小山子望向远方。

    良久才摇头。

    “义父一生都没看透过。”

    那是一个不可猜测心思的女子。

    对谁都是冷漠疏离的态度,好像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她在意的。

    唯独对陛下……

    虽然也是冷淡的态度,可他们都看得出来,她对陛下的纵容和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