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44章 质子难当(3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44章 质子难当(3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琼出任皇帝,走上人生巅峰后。

    初筝发现自己能亲到连琼的时间竟然少了。

    不是他回来的时候自己睡了,就是亲到一半,突然冒出个人来,让他处理政事。

    大晚上的初筝很烦躁,压着连琼不许动。

    “我就是正事!”膝盖抵着连琼灼热的地方,连琼倒抽一口气,刚刚有些迷离的眸子,此时倒是清醒不少,映着女子冷静又严肃的脸。

    连琼:“……”

    要是让人知道,他们的陛下被人压在下面,那可完蛋了。

    “我不去……”连琼道:“但是,你得让我在上面。”‘

    时刻不能忘记自己上位的决心。

    初筝思索下,松开他:“你去吧。”

    连琼:“……”

    外面的人催促。

    连琼倒是真想留下来,他难受得紧,可在外面的催促下,还是几下套上衣服,亲初筝一口:“等我回来,不许睡。”

    呵!

    就睡!

    初筝不但睡了,还把门给锁了。

    第二天宫人们都传,陛下是翻窗进去的。

    皇后娘娘这简直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恃宠而骄,偏生殿下宠得紧。

    初筝第二天瞧着身上的痕迹,这小东西是多用力……她衣服还没穿好,连琼就黑着脸过来,把她低领的衣裳脱下,换上一身高领的。

    “热。”初筝不满。

    “我让人给你送冰过来。”连琼道:“不许露出来。”

    “为何?”

    “……就是不许。”

    初筝当即不乐意,直接脱了,穿上刚才那身。

    连琼:“……”

    他的话一点一共都没有。

    连琼抱住她,撒娇:“不要穿那件,我不想别人看见那些痕迹。”

    “那是你弄的。”初筝冷漠脸:“你不那么用力,就不会留下那样的痕迹。”

    她说得坦荡自然。

    好像那些痕迹不是他们亲密的时候留下来的,而是正常的痕迹一般。

    反倒是让心底有些旖旎的连琼觉得不好意思。

    连琼不管:“就是不许。爱妃,夫人,娘子……”

    初筝不听,并让人给连琼送了一堆的折子堵他的嘴。

    但初筝也没出去。

    可连琼还是为这事,一个人练了三天的箭。

    第四天没兴趣了。

    刚在宫里搭好的箭场,立即又要拆除。

    尘飞累啊。

    为什么陛下的爱好就不能撑久一点……不,陛下有一个爱好倒是坚持得挺久。

    那就是皇后。

    正希望陛下的其它爱好,也能像这样持久一点。

    “参见皇后娘娘。”

    尘飞抱着一堆东西,几乎挡住了脸,走到近前,才看见初筝。

    “你抱的什么?”

    “额……这是陛下之前住的宫殿送过来的东西,臣拿去给陛下看看如何处理。”这些东西乱七八糟,他也不敢乱扔,玩意陛下要找,到时候他可又得倒霉。

    “那是什么?”

    尘飞艰难的往初筝看的方向看去。

    “陛下之前学木雕的时候雕的……说起来,这个木雕和皇后娘娘有几分像呢,不过是男装的……”

    初筝将那个木雕拿出来。

    只是一个半成品。

    脸雕刻完成,但服饰还差不少。

    尘飞见初筝看得仔细,还以为初筝被陛下给感动到了。

    然而初筝抬眸,一本正经的举起木雕:“这哪里像我?”

    尘飞:“……”

    不像吗?

    这神态,眉眼不都像吗?哪里都像啊!

    陛下之前把这个扔了来着,可大半夜的又跑出去找回来。

    当时他还以为陛下对雕刻还没死心,结果第二天又没见他碰过。

    初筝拿着木雕进御书房,有大臣正在汇报。

    连琼坐在龙案后面低头批改奏折,没有注意到初筝进来,倒是大臣先噤声,瞧一眼初筝,后者自己去了旁边落座,大臣咽了咽口水。

    这位皇后娘娘……

    那可是特立独行得很。

    当初陛下要立她为后,不少人都是反对的。

    毕竟她还有一个疑似卫国质子的嫌疑。

    不仅如此,还是女扮男装……

    当然晋国都已经不在了,女扮男装这事追究起来没什么意义。

    但是卫国的人,怎么能做晋国的皇后。

    然而连琼非得要立初筝为皇后。

    刚登基就闹得如此僵硬,不利于后面的工作开展。

    后来初筝一家一家挨个‘送礼’后,再也没人敢反对。

    怕了怕了。

    他们以为这位皇后有野心……

    后来他们发现有个屁啊!

    这位皇后整天就知道吃喝享受,虽然经常出入御书房,可她从不过问政事,也不搀和他们的讨论,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喝茶看书。

    “怎么不说了?”

    大臣回过神,赶紧垂下头,继续刚才的话题。

    然而刚说两个字,前面那个人就挥手:“先出去。”

    大臣:“……”

    我还没说完呢!

    陛下你这样不行啊!!

    然而大臣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退出去。

    连琼起身,明黄的龙袍衬得他更加英俊挺拔,身上多了帝王的气场。

    然而当英俊非凡的帝王,走到那个女子面前的时候,忽然就跟变个人似的。

    “怎么来看我了?”年轻的帝王执起女子的手吻了下:“是不是心疼你夫君这么累?”

    初筝另外一只手点了点桌面:“这个。”

    连琼看向桌子上的木雕。

    先是惊讶下,随后闪过一点不自然。

    “这个是我?”

    连琼左顾右盼:“啊……是……是吧。”

    初筝面色严肃。

    连琼清咳一声:“这个是我……无聊的时候雕的,那个时候,就想起你……哎,我不是那个时候就……反正就是无聊弄的。”

    初筝面色更严肃。

    “好吧,就当我那个时候就看上你了行吧。”连琼软乎乎的道。

    初筝指着木雕:“这到底哪里像我?!”

    是她欣赏不来这里的雕刻艺术,还是她和这些人看见的东西不一样?

    一个木雕能看出来是她?

    她有那么廉价吗?!

    “啊?”

    连琼愣了下。

    不是问他为什么要雕她啊?

    “哪里都像啊。”连琼指着木雕:“你看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巴……”

    初筝:“……”

    “诶,你怎么走了?”

    年轻帝王拿着木雕追上去。

    宫人门见怪不怪。

    “等我给雕完好不好,你慢点,等等我……”

    *

    干干巴巴,麻麻赖赖,一点也不圆润,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