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33章 质子难当(2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33章 质子难当(2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琼让初筝待在这里,离皇城不远,但又不会被发现,消息传过来得及时。

    禁军正全城搜捕她,现在已经扩展到皇城外。

    她只要出去被人看见,定会被举报。

    初筝便没离开。

    主要是出去被追杀挺麻烦的。

    连琼自从那天离开后,就没出现过,倒是尘飞每天都会出现。

    初筝每天又开始步入喝喝茶晒晒太阳的老年养生生活。

    偶尔让小山子出去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

    因为不太适合买大件的东西,所以只能买好携带的东西,比如什么百年砚台、千年老参……

    初筝觉得那什么千年老参多半吹出来,欺骗消费者。

    不过作为败家子,吹的她也得买账。

    这些东西,买回来初筝就随手扔在角落。

    尘飞偶尔看见,都忍不住一阵无语。

    这位卫国质子,是带着卫国的金库吗?

    身为质子,花钱竟然如此大手大脚。

    当然尘飞也只能心底吐槽。

    毕竟人家又没花他们的钱。

    -

    连琼半夜从皇城的方向过来,尘飞在门口接他。

    “他在干什么?”

    “这个时间,十三皇子应该在看书。”尘飞都佩服初筝的作息,没有特别的事发生,她的作息几乎是一样的。

    “他还看书?”连琼啧一声:“他没说要出去?”

    “没有,十三皇子……在这里住得很舒服的样子。”完全没说要离开,或者出去的话。

    连琼让尘飞别跟着自己,他自己过去。

    这些天他并不是没来,只是没出现在初筝面前。

    可越是看不见他,自己就越是想念。

    喜都喜欢上了,他还能怎么办?

    只能接受了。

    倾红楼里这样的事,看得多了,连琼倒比外面的人想得开一些。

    只是……

    如果真的到那一步,谁上谁下啊?

    连琼觉得必须是自己。

    连琼忍不住翘了下嘴角。

    -

    初筝不是很舒服,早早就睡下了。

    就在她快要陷入熟睡的时候,忽然感觉身边一沉,警惕机构在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后,归于平静。

    男人躺在她旁边,先亲了亲他额头,又拿手拨弄她耳垂。

    初筝忍了。

    拨弄完耳垂,又捏她鼻子。

    初筝忍了!

    捏完鼻子,又开始用手指描摹她的唇形。

    初筝忍无可忍。

    小东西欠收拾!!

    “三殿下,你想干什么?”大半夜爬我床就算了,还把我当玩具玩儿?!吃饱了撑的吗?!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撑着脸的男子展开眉眼笑,他指尖还搭在初筝唇瓣上,轻轻的摩擦。

    初筝:“……”

    小东西没摸什么脏东西吧?!

    初筝嫌弃的把他的手拿开。

    连琼的手顺势落在她衣襟处,指尖正好碰到她锁骨。

    连琼目光渐渐深邃起来,他俯下身,含住初筝唇瓣,轻柔的亲了下,然后便贴着,没有任何动作。

    “想我吗?”

    他问。

    呼出的气息交融在一起。

    “我想你。”男子声音低低的,压抑着浓烈的情感:“怎么办好呢,以前只是想让你为我所用,可是现在,我想你为我所有。十三皇子,你说,怎么办好呢?”

    他的声音近似呢喃。

    也不知道是在问初筝还是在问他自己。

    初筝没来得及出声,压在她唇上的柔软,开始辗转的吸允舔舐。

    “你说过,看上我是吗?”连琼手掌下移,落在初筝腰间。

    “嗯。”初筝应了一声。

    “那现在呢?”连琼手指摸索到衣服的带子,轻轻拉开:“现在你要收回那句话吗?”

    “为什么要收回。”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要脸的!才不会收回来呢!

    “那就好。”

    连琼的吻加深,初筝腰间微微一凉,被人握住。

    “十三皇子的腰真是细。”连琼抬起头,笑着道。

    明明是轻浮的话语,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只剩下暧昧。

    初筝:“……”

    初筝推开他:“三殿下。”

    “嗯?”连琼挑眉:“怎么了?不愿意吗?”

    连琼俯在初筝耳边:“别怕,我会小心一点。”虽然他也没有实践过,但是流程他清楚,听说第一次和女子一样会很疼,他小心一点就是。

    初筝:“……”

    你怕是误会什么了。

    初筝懒得和他废话,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胸前按。

    连琼挑眉,只觉得手下有些软,但心底还没往别处想。

    初筝手反到后面,将束胸解开。

    连琼瞬间就感觉手底下的触感不对劲起来。

    初筝微微起身,束胸的绸缎带子滑落到腰间,衣衫半开,轮廓清晰。

    连琼刷的一下收回手,整个人往后,直接掉出床榻。

    初筝伸手把他捞回来,连琼身体压在初筝身上,压着那柔软……

    连琼整个人都懵了。

    “三殿下。”初筝的声音略微有些变化,没有以往低沉,多了几分清冽,但女子的气质顿时凸显出来。

    -

    连琼觉得自己需要缓缓。

    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自己以后的伴侣,是一个男人。

    但是现在给他当头一棒,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他乱想的,对方是个女子!!

    “你……你是女的?”连琼心底倏的冒出被骗的愤怒:“你骗我!”

    初筝理直气壮:“我说过我是男的吗?”

    “……”这用说吗?被送过来的时候就是男子,任谁都会觉得你是个男的好吗?!

    历史上那么多质子,听见谁送个女子当质子的?!

    “既然我没有说过,那我就没骗你。”这个锅不背。

    “你……”连琼指着她,一口怒气上不上,下不下,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原主在卫国的时候,就是以男装示人。

    原因很简单,为了在后宫生存下去。

    原主的母亲没什么强大的背景,如果她生下一个女儿,那会更没地位,恐怕在后宫悄无声息的死去,也没人在乎。

    但是皇子不同。

    即便也受排挤,可到底是皇子,留着皇室的血脉,上过皇室玉牒,没人敢随意加害皇子,只要不出彩,默默无声,怎么也能过得好一些。

    但是原主的母妃没想到,原主被选为质子,送到晋国来。

    如果她知晓有这么一天,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做。

    “继续吗?”初筝问他。

    “……不……不行。”连琼欲哭无泪,他吓出心理阴影了。

    “那睡觉。”初筝躺回去,顺便把他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