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30章 质子难当(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30章 质子难当(2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永安侯在外面剿匪回来,刚进城门,就被禁军围住。

    永安侯一脸懵逼的被请进宫里去。

    连琼正好从宫里出来,看见被押着的永安侯,有些意外。

    “去打听下,出什么事了。”

    “是。”

    尘飞立即去打听消息。

    这件事宫里传得挺快,尘飞没废什么劲,很容易就打听出来。

    连琼坐在莲池旁,手里正用刻刀雕着东西——新爱好。

    木屑掉入池水里,引得锦鲤不时冒出头来。

    “殿下。”尘飞从外面匆匆进来。

    “打听到了?”男子漫不经心的问。

    “永安侯意图造反,被人揭发,陛下在永安侯府搜出已经做好的龙袍,还有好些金银珠宝……不仅如此,还在府中搜出一些信件,永安侯和卫国勾结,那些金银珠宝都是卫国送给永安侯的。”

    连琼刻刀停下:“消息准确吗?”

    尘飞:“陛下盛怒,已经将永安侯收监,现在正派人去永安侯府拿人。”

    连琼继续雕刻,低垂的睫羽挡住他眼底的凉薄,薄唇微微上扬:“那可是为我省事了。”

    “殿下,您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尘飞道:“永安侯就是再不满陛下这些年对他实权的削弱,可也不用和卫国的联手吧?”

    永安侯能不知道,卫国的豺狐之心?

    和卫国合作,那就是引狼入室。

    永安侯不至于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关我们什么事,我看中的是他的结局。”连琼笑着道:“不管这件事是谁做的,永安侯谋反的罪名都定下了,我们应该谢谢背后出力的人。”

    “……属下这就去安排。”殿下的意思就是绝对不能让永安侯有洗脱罪名的机会。

    不过……到底是谁在对付永安侯?!

    尘飞离开,连琼停止雕刻的动作。

    望向水里游弋的锦鲤。

    永安侯。

    萧氏一族的巫蛊案,最先的起源,便是永安侯的妹妹挑起来的。

    这件事是他查那么多年,真相浮出水面。

    永安侯才是后面的主使。

    当然……

    巫蛊案远没有这么简单,后面牵扯人太多。

    萧氏一族的壮大,挡了这些人的路。

    偏生萧氏一族还不愿与他们为伍。

    所以他们将萧氏一族斩草除根。

    没关系,这笔账总算清算的。

    连琼将木屑抖入水面,锦鲤争先而上。

    “连你们都知道争抢,更何况是人呢。”

    男子起身,雕刻的木雕落在摇椅上,隐约可窥见几分轮廓,是一个冷面公子。

    -

    永安侯下狱,崔家满门都得陪同。

    芸兰公主第一时间和崔小侯爷划清关系,回了宫里。

    虽然外界会传芸兰公主不顾仁义,可人家是晋国皇帝最喜欢的公主,想娶她的人,依然会排着队任她挑。

    永安侯一案,不仅是将永安侯拉下水,还将卫国也牵扯进来。

    晋国皇帝盛怒。

    皇城里竟有卫国奸细,还敢和他晋国朝臣合作,因此皇城里掀起一股除卫风。

    晋国皇帝信封宁错杀一千也不过放过一个的准则。

    一时间百姓人心惶惶,唯恐自己被安排上卫国奸细的身份。

    当然初筝这个卫国质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直接被送到监牢里去和永安侯作伴了。

    永安侯那一家子在隔壁哭得昏天暗地,初筝在隔壁吃着点心,喝着茶,旁边还有小山子伺候。

    小山子其实内心十分煎熬。

    因为永安侯一案,是他亲手办的。

    “主子,我们这陷害永安侯到底是为什么呀?”这把您自己也给弄进来了。

    “你说什么?”

    “您……”小山子噤声:“没有,奴才什么都没说。”

    “永安侯的龙袍是你放的吗?”

    “不……不是。”小山子摇头。

    初筝理直气壮:“永安侯被关,是因为有人举报他私藏龙袍,意图造反,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她只不过是让人放了几封信,顺便送他一点金银珠宝而已。

    小山子:“是是……主子说得对,跟我们没关系。”

    初筝:“你的脑袋想好好的,就聪明点,别乱承认。”

    小山子狂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而很快小山子又开始担忧:“主子,陛下会不会一怒之下,将我们也……”

    “要不了多久皇帝就会放我出去,怕什么。”初筝不在意。

    卫国和晋国还没撕破脸,晋国皇帝就不会杀她。

    所以她都懒得抗争。

    反正在牢里也是一样过得很好,只不过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

    为什么?

    有钱。

    “殿下,您看……”

    小山子突然示意初筝看外面。

    连琼跟着狱卒进来,但是他并没有在初筝面前停留,而是直接过去。

    那边关着的是永安侯。

    他去看永安侯的。

    初筝垂下眸,继续吃点心喝茶。

    小山子站到牢门边,抱着牢门,往外看。

    可惜只能看见连琼的一片衣角,其余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山子很快就看见连琼走回来,他身边的狱卒立即开门。

    “你出来。”狱卒指着小山子。

    小山子看一眼初筝,又看一眼站在外面的连琼,低着头离开。

    连琼踏进牢房,狱卒从外面将牢门锁上。

    牢房里谁也没出声。

    良久,连琼打破沉默:“十三皇子。”

    “有事?”

    “你倒是悠闲。”连琼看一眼她吃的东西:“你现在的处境可不太好呢,还有心情吃东西。”

    “绝食能让我出去吗?”不能!所以为什么不吃呢!

    “……”连琼咬咬牙:“你就不能说一句软话吗?”

    软话?

    话还分软硬?

    连琼:“只要你求我,我立刻就能带你出去。”

    初筝茫然的看他。

    好人卡疯了吧?

    她需要求人吗?

    初筝琢磨下,认真的问:“三殿下,你今天出门的时候,吃药了吗?”

    连琼不怒反笑:“十三皇子,父皇很是生气,永安侯的事,就算和你没关系,也会连累到你,你就真的不怕?”

    初筝语气淡然的确信:“我不会有事。”

    连琼眸光复杂:“你为何如此自信?”

    “大概是因为我厉害吧。”初筝微微一顿:“没人打得赢我。”

    就算到时候真的要被砍头,她也能自己跑,完全不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