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28章 质子难当(2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28章 质子难当(2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残星渐渐隐没不见,天边泛起鱼肚白。

    地平线有霞光跃出,灰蒙的天际宛如出现一条缝隙,霞光从缝隙中扩散,逐渐染红四周的云彩。

    朦胧感逐渐消失,第一缕阳光随着清风拂过山峦。

    连琼侧目瞧身侧的人。

    年轻公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日出,清澈的瞳孔里映照着万丈光芒,白皙的脸上镀上淡薄的金光,他整个人都似乎陷在光芒里。

    连琼视线从他眉梢眼角,落在鼻梁,唇瓣……

    他的唇形完美,唇色好看,晶莹饱满,仿佛是沾了晨露的花瓣。

    连琼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

    连琼:“……”

    他是一个男人!!

    连琼移开视线,看向远方升起的朝阳。

    然而心底怎么也静不下来。

    刚才还有些凉意,此时阳光落下来,连琼觉得燥热。

    初筝完全没注意到连琼的异样,因为她此时也有点奇怪。

    观主说她有血光之灾,这血光之灾……大概是应在女子月事上。

    乌鸦嘴!

    原主的月事不是很准,初筝压根没想到这个月,会来这么早。

    现在怎么办?

    堂堂的大佬,被人看见这个样子,还怎么混了?!

    初筝绷紧身体,只希望连琼能赶紧看完,然后离开。

    然而连琼正完全没这个意思,好像日出很好看似的。

    初筝:“……”他还要看多久!

    连琼:“……”他怎么还不说回去!

    两人默默无言的坐着。

    “咳……”连琼先忍不住,他心底心烦意乱:“十三皇子,回去吧。”

    “嗯。”初筝点头。

    连琼立即起身,见初筝不动:“十三皇子。”

    初筝伸手:“衣服还我。”

    连琼:“……”

    连琼以为自己听岔了。

    可是初筝伸出的手,以及她认真的表情,都表示他没有听错。

    连琼心情复杂,将衣服拿下来,放在桌子上,大步离开。

    初筝:“……”

    本来就是我的衣服,让你还一下,怎么还不高兴了?

    初筝把衣服穿上,挡住后面,然后快速下山。

    连琼开始走得快,后面就走得慢,几次想找初筝说话,结果初筝此时只想快点回去,压根就没理会他,直接超过他,下了山。

    连琼:“……”

    连琼低骂了一声。

    -

    “殿下,您去哪儿了?”

    砰——

    尘飞差点撞到房门上。

    殿下这又怎么了?

    连琼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绝对不会喜欢男子。

    绝对不会!

    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喜欢男子?!

    不可能。

    不可能的!

    啪!

    连琼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殿下,喝药了。”

    “喝什么药,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殿下,您感冒了。”尘飞语重心长:“不喝药怎么能好?”

    连琼琢磨下:“对,我感冒了。”

    “是啊殿下,您开下门。”

    连琼没答话,自顾自的道:“我只是感冒出现错觉,我怎么会喜欢男子呢,不可能的,病好了就没事了。”

    连琼过去开门,尘飞端着药,刚想说话,连琼一把将药碗抢过去,一口干掉。

    “还有没有?”

    “……”这是药,不是糖水!“殿下,药不能多喝。”

    连琼将药碗塞给他,作势要关门。

    尘飞赶紧道:“殿下,刚才……我看见十三皇子的房间里有血衣,他受伤了吗?”

    刚才他路过的时候,从半开的窗户看见搭在屏风上衣裳,上面沾了些血。

    连琼抬眸:“受伤?”

    下山的时候他走得那么快,哪里像是受伤了?

    难道是他回来的时候,受的伤?

    就算是这样,关他什么事啊。

    连琼这么一想,道一声:“人家受伤不受伤,关你什么事,我是你主子还是他是你主子?”

    尘飞不知道连琼怎么了,大清早起来这么大火气。

    但他还什么都不能说,只能默默承受。

    连琼嘴上说着不关他们的事,但没过一会儿,连琼就从房间出来,绕到初筝房间那边,在外面转悠一会儿,又转到窗户那边。

    窗户还开着,可以看见里面的屏风。

    上面没有东西,自然也就没有尘飞所说的血衣。

    “你鬼鬼祟祟干什么?”

    窗户忽然被人打开,连琼僵在原地。

    “我……我路过。”连琼扯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路过……”

    他立即往前面走去。

    “那边……”

    砰!

    连琼一头撞在墙上。

    “是死路。”初筝镇定的补充完。

    连琼捂着脑袋,掉头一溜烟的跑了。

    -

    回去的时候,连琼没有跟初筝一辆马车。

    初筝下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连琼的马车绝尘而去。

    好像后面有追杀他的恶鬼似的。

    回到城里,连琼第一件事就是去倾红楼,大白天倾红楼在休息,可老板来了,老鸨哪里还敢睡,战战兢兢的迎接。

    “去找个女人过来。”

    连琼进门就吩咐。

    “公子,您是要谁?”

    “干净的。”连琼极其不耐烦。

    干净的……那就是还没接过客人的姑娘。

    老鸨不敢多问,赶紧去叫一个姑娘过来,进去的时候叮嘱:“公子心情不太好,你小心点。”

    姑娘顿时忐忑起来,小心翼翼的进房间。

    男子没骨子似的,缩在椅子里,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慵懒,惊艳绝俗的容貌,让姑娘心尖都在颤抖。

    “公……公子……”

    男子抬眸,那一瞬间姑娘感觉自己无法呼吸。

    被他看着,仿佛是这世间最幸运的事。

    “取悦我。”

    “殿下?”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尘飞先出声。

    殿下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殿下以前可是从不碰女人的?

    “你出去。”

    尘飞:“……”

    想到自家殿下是正常男人,宠幸个女人也正常,他拱拱手,退出房间。

    那姑娘还在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这样的事,会落在她头上。

    “公……公子……”姑娘声音都在颤抖。

    “怎么,楼里没教你?”

    “教、教过。”姑娘含羞带怯的点头,她们进这里都是走投无路之后,心甘情愿留下,迟早会接客,可是如果能将第一次,给这样的男子……

    姑娘咽了咽口水,手指颤抖的拉开身上的外衫带子,迈着莲步朝着连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