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22章 质子难当(1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22章 质子难当(1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崔小姐。”常嫣也被初筝的行为吓到,崔小姐声音过大,她回神,立即出声为初筝说话:“你怎如此无礼?这是卫国皇子,你指指点点成何体统,永安侯府没教过你规矩吗?”

    常嫣不喜欢崔小姐。

    因为她的那些作风。

    常嫣虽然也不是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

    可是她还有分寸有底线。

    崔小姐这样和那些世家公子哥一样寻欢作乐,甚至是大街上调戏男子,仗势欺人的作风,她欣赏不来。

    崔小姐还没找到重启话题的关键字。

    常嫣忽然出声,她立即就将目光转向常嫣。

    崔小姐眯着眼打量常嫣,虽是男装,可是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崔小姐哪里能认不出来。

    她红唇勾讽刺的弧度:“常嫣……是你啊。你少管闲事,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有你什么事啊!”

    常嫣不喜欢崔小姐,崔小姐自然也不喜欢常嫣。

    “你和卫国皇子有什么事?”常嫣挺直腰板,丝毫不怕:“你别拿你那套到我面前来。”

    “呵,怎么,你这么维护他,你喜欢他啊?”崔小姐嚣张跋扈写在脸上:“你知道他去倾红楼的事吗?你知道他在倾红楼叫了一个男人寻欢作乐吗?”

    初筝:“……”不是!我没有!胡说!

    常嫣愣了下,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初筝。

    倾红楼??

    男子??

    男子上倾红楼没什么奇怪,但是找男子……这是龙阳之好?

    “你不知道吧。”崔小姐仿佛掌握了天机,自信满满,幸灾乐祸的笑:“咱们这位卫国质子,可是深藏不露,喜欢男子呢。”

    初筝声音冰冷得没有丝毫起伏:“我喜欢男的女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崔小姐道:“我这是为了让我们的常大小姐擦亮眼看清楚,可不要被某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给骗了。”

    初·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筝:“……”

    初筝拂了下衣袖,突然朝着崔小姐过去。

    崔小姐昂首挺胸,仰着下巴,毫不畏惧的与她对视。

    “卫国皇子……啊……”

    崔小姐被踹得后退好几步,后面的跟班扶住她,才让她没有飞出店门,落得个狼狈下场。

    常嫣惊得整个人都绷紧了。

    美眸里的不可置信,和疑惑复杂交织。

    这还是那个卫国质子吗?

    “卫十三!!”崔小姐也跟着芸兰公主叫:“你疯了!我可是永安侯府的千金,你敢打我!”

    “哦。”

    初筝抬起一脚,再次踹在崔小姐身上。

    这次崔小姐和他的跟班,直接摔出店门,动静非常大。

    街道上的百姓,纷纷驻足,投来好奇的注目礼。

    “这不是崔家那个……”百姓对崔小姐的认知度非常高。

    “平时嚣张跋扈,仗着永安侯以前的功勋,干出一些猪狗不如的事,今天这是踢到铁板了吧。”

    “嘘,你小声点,被她听见,小心报复你。”

    “崔家满门忠烈,怎么就出这么两个纨绔,哎……”

    百姓的指指点点,让崔小姐脸色更加铁青。

    “看什么看!!”她扭头瞪围观的百姓。

    百姓们怕被报复,瞬间作鸟兽散,避开这里。

    “你们是废物吗?看着本小姐被打!!”崔小姐怒火往跟班身上发,但是大吼导致她刚才被踹的腹部抽痛,整张脸都扭曲起来,失去美感。

    崔小姐被跟班扶起来。

    她捂着腹部,怒火滔天的指着店铺里面:“给本小姐打……”

    “小姐,他是卫国皇子……”

    跟班还残留着点理智。

    “卫国皇子怎么了,你吃谁穿谁的!”崔小姐踹最近的跟班:“给我打!!”

    跟班:“……”

    几个跟班对视几眼,只能咬着牙冲进去。

    -

    噗通——

    前后不过瞬间,几个跟班就被扔了出来,砸在地上,捂着四肢哀嚎呻吟。

    崔小姐目露震惊。

    她带的人,可都是很能打的。

    竟然打不过一个质子?

    崔小姐目光猛地看向店门。

    年轻公子缓步而出,冰冷没有起伏的声音,嚣张的砸在崔小姐耳边:“打你了,能怎样?”

    “你……”崔小姐指着初筝,你了半天,没有你出个后文。

    崔小姐看看自己躺在地上的跟班,心底气得直骂废物。

    一个质子都搞不定,养他们做什么!

    “踢踏踢踏……”

    马蹄声从转角拐过来,崔小姐和她的跟班挡在路中间,拉着马车的马儿被迫停下。

    马车上的人抱剑跳下来。

    他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站在店门处的年轻公子身上。

    不过停顿三秒,便移开,看向崔小姐。

    “崔小姐,麻烦让让。”

    “你谁啊,我凭什么让你?”崔小姐此时正怒着呢,突然冒出来一个人,顺口就吼了回去。

    “在下尘飞,三皇子的贴身侍卫。”

    崔小姐怒:“什么尘飞尘跳,三皇子……”

    “小姐!”还能说话的跟班不顾规矩,拉着崔小姐:“三皇子啊!!”

    崔小姐被愤怒填满的脑子,忽然清明起来。

    三……

    三皇子?

    崔小姐倒不是怕他三皇子的身份,而是听闻过这位纨绔中的佼佼者,曾今的光辉战绩。

    崔小姐心头狂跳,赶紧福身:“参见三皇子。”

    “三皇子不在马车里。”尘飞道。

    崔小姐:“??”

    我都行礼了,你跟我说三皇子不在马车里?那你摆出三皇子就在马车里的架势是什么意思?!

    崔小姐恼怒的瞪向尘飞:“你耍我?”

    “崔小姐,在下何时耍你?在下只说自己是三皇子的贴身侍卫,你误以为三皇子在马车里,跟在下有什么关系?”尘飞甩锅也是甩得非常好。

    崔小姐涨红脸,小胸脯气得起伏不定。

    “堵这里干什么?有宝贝捡吗?”

    “殿下。”尘飞侧身,恭恭敬敬的叫一声。

    只见马车后面,一个人影缓慢走出来。

    他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月白色暗纹的锦衣华服,衬得男子宛如从神坛上走下来的神邸——很有烟火气的神邸。

    连琼嘴角的笑意,在接触到站在店门口的初筝后,敛了两分。

    刚才他说话的语气……

    呸!

    他为什么要在乎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