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19章 质子难当(1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19章 质子难当(1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琼狐疑:“不知道卫国皇子在哪里瞧见我?”

    “城郊,破庙。”

    连琼仿佛听见头顶雷鸣炸裂。

    连琼深呼吸。

    再深呼吸。

    “既然卫国皇子那个时候就发现我,怎么没有施以援手?”追着他被卖到花楼才出现,他是不是故意的!!

    “人多,打不赢。”初筝正儿八经的回。

    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质子。

    要做好身为质子的本分。

    连琼无语凝噎,你都能跟着那几个人,一路尾随到这里,还没被发现,能打不赢?

    他嘴角的笑容僵硬几分:“那你现在怎么敢到这里来?你应该清楚,能把花楼开到这么大,没有背景也有实力,不是一般人能闹事的。”

    初筝:“有钱。”

    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你买走。

    怕什么。

    “……”是他输了。“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好男风。

    尾随这么久不露面。

    等他被卖进花楼,才出现,还要赎他?

    居心不良……

    初筝冷淡的睨他一眼:“你的荣幸。”

    连琼:“……”

    连琼:“!!!”

    连琼也只惊讶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可是我不喜欢男子。”

    “哦。”关我什么事。

    “所以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我不要你的心。”人就够了,要什么心,那多血腥,我才不是那种人呢。

    【对,你直接连骨头渣都没给人家剩。】王者号实力吐槽。

    初筝不服:不是还留了粉吗?

    【……】所以这很骄傲吗?!这很骄傲吗!?

    连琼脸上的笑容要维持不住,只觉得某处凉飕飕的。

    这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

    这个卫国皇子……怎么这么面瘫?

    不对。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看上自己了!

    连琼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危险。

    -

    初筝叫来老鸨,要赎连琼。

    老鸨:“……”她现在是不是应该像以前那样,坐地起价,再来闹个

    她偷偷瞄连琼,连琼没反对,老鸨这才敢点头。

    但是问题又来了。

    这赎金……多少合适呢?

    “一万两。”连琼道:“我最低也得这个身价吧?”

    初筝看他一眼,愉快的成交。

    老鸨:“……”

    连琼:“……”

    初筝交完赎金,老鸨还让人送来一套衣服让连琼换上,可以说是服务十分贴心。

    “走吧。”

    初筝赎完人,当即准备离开。

    现在回去还能睡一觉。

    连琼:“……”

    他想了会儿,还是跟着初筝离开。

    老鸨亲自送初筝和连琼下楼。

    那位崔小姐还在二楼闹。

    连琼侧目瞧着那边,老鸨见此,赶紧解释。

    “这崔小姐这几日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天天到咱们这儿来喝得烂醉如泥。”

    公子少爷出入这样的场所,别人也只说一句风流。

    但女孩子出入,那就是不守妇道,不要脸。

    可这位崔小姐并不在乎这些。

    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崔小姐最喜欢逛花楼。

    崔家的人都管不住她,外界的流言蜚语多了,听着也就那么一回事,不痛不痒。

    “听说是因为公主的原因……”

    初筝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

    她很快就走下楼,连琼冲老鸨打个手势,迅速跟上初筝。

    -

    倾红楼所处的位置,几乎都是这样披红挂彩的花楼。

    远处都已经沉寂,唯独这方天地,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两人并肩走在这条街道上。

    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红尘气息浓烈。

    连琼用余光打量身侧的男子。

    灯火投映在他身上,将他的轮廓模糊些许,下颚线条流畅勾出略显凌厉英气的弧度。

    那双眸子里映着满街繁华,却像是镜面,只是倒影。

    无法侵染他半分。

    当真是翩翩公子。

    连琼移开视线,打破沉默:“刚才闯进来那个女子,是永安侯府的。”

    “所以?”

    “你把她扔出去了,你不怕得罪永安侯?”

    “我一个卫国质子,有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整个晋国都是我的敌人,还怕一个永安侯。

    连琼觉得初筝说得有理,正想说你知道不能得罪还这么干。

    下一秒就惊觉不对。

    她刚才说的是——有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

    “你还是真是……”连琼没找到合适的词形容。

    嚣张吗?

    他没有表现出嚣张。

    只是用平淡到冷漠的语气说话。

    可是字里行间透出来的嚣张感,不是常人可以发挥出来的。

    “外界都传闻,卫国质子懦弱胆小,没有主见,看来传闻不真啊。”这人还真是有意思。“我很好奇,你哪里来这么多银钱。”

    能如此一掷千金。

    这是晋国。

    不是卫国。

    “我是卫国皇子。”初筝随口胡诌一句。

    “嗯。”连琼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现在是被送到晋国的质子。”

    嗓音隐隐含笑。

    听不出恶意,只觉得尾音靡靡,有些勾人心弦。

    像好奇的猫儿,伸出软软的爪子,挠了一下。

    初筝:“质子不能有钱?”谁规定的!我就是有钱!

    “那倒没有,但是不合常理。”连琼道:“卫国送你来,证明你并不得宠,就算有母族帮衬,也不可能让你如此花钱。”

    “啊……还有前些日子,你购买的那批画,也都是值钱之物。”

    “那么……”

    “你的钱是哪里来的呢?”

    根据尘飞给他的消息,在这之前,卫国质子过得十分拮据。

    突然这么富有,怎么都会让人怀疑。

    “我的钱哪里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啊?”王八蛋给我的!但是我能告诉你吗?不能!

    “没关系,好奇嘛。”连琼无辜的眨下眼。

    “好奇死得早。”

    “那我肯定是被幸运神偏爱的。”连琼似笑非笑的道:“安安全全的长到这么大,还没有因为好奇被害死。”

    哦。

    那你很厉害嘛。

    给你鼓鼓掌。

    初筝不搭话,连琼视线不时飘在她身上。

    “十三皇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

    “你想回卫国吗?”

    初筝步子一顿。

    此时他们已经走出那条热闹的花街,站在灯火辉煌和冷寂黑暗的交界处。

    两人的影子紧挨着投在地面,有一半像是被锋利的利器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