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18章 质子难当(1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18章 质子难当(1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想要这个人?”崔小姐问初筝。

    初筝往那边看一眼。

    确认的眼神,是我要找的好人卡。

    “有问题?”

    啪——

    崔小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音调拔高不知多少度:“当然有问题!”

    初筝:“……”

    吓死我了。

    说话就说话,拍什么桌子!

    “行!”崔小姐一个人就把两个人的戏唱完了:“今天本小姐高兴,就跟你来个同台竞争,谁要是出价高,这人就归谁如何?”

    初筝目光飘向崔小姐。

    崔小姐醉得不轻,还能认出他,已经的她的极限。

    你以为初筝会以金钱来打脸。

    不!

    你错了!

    初筝望向老鸨,冰冷的字眼从她嘴里吐出:“扔出去。”

    这哪里来的傻逼。

    我为什么要跟你竞争?

    本来就是我的!

    随便跑出来一个野鸡就想和我竞争,做梦呢!

    “……”老鸨心惊胆战,初筝身上气势惊人,她咽了咽口水:“这位公子,这是侯爷府上的千金。”

    不能扔。

    侯爷府?

    哪个侯爷府?

    不认识!

    就算认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晋国人。

    因此初筝丝毫不为所动:“侯爷府上的千金怎么了?重啊?”

    我还是卫国的皇子呢!

    【……】小姐姐你只是一个质子,请认清你的身份!

    认得很清。

    【……你哪里认清了?】

    你不觉得我要是答应和她竞争,才像一个傻逼吗?

    【……】不!小姐姐我们有钱,不怕的!!你可以用钱砸她!

    又不能砸死,不要,扔!

    简单方便,省时省力,和麻烦说拜拜!

    “公子我马上请崔小姐离开。”老鸨保证:“崔小姐,您真的喝醉了,我这派人送您回府。”

    “回……回府?我不回去……我才不回去呢!”崔小姐抱着桌子:“我要这个,你跟我……你跟我竞价啊!”

    “扔!”初筝语气冰冷。

    老鸨仿佛感觉到空气里的冷意。

    顾不上崔小姐四肢都抱着桌子,招呼人上来。

    抬胳膊的抬胳膊,抬腿的抬腿,将崔小姐给‘请’出去。

    -

    老鸨在外面瑟瑟发抖一会儿,整理好表情,笑着进去。

    “公子,刚才实在是抱歉。”

    初筝摆着高冷脸。

    体验感极差!

    老鸨忐忑的看自家主子一眼。

    男子仿佛还没清醒一般,完全没什么反应。

    主子这演技……

    老鸨深呼吸:“这是咱刚到的……”

    老鸨可不敢去碰男子:“这个……这个可是少见的……虽然还没……调教过,但是公子放心,我们这里……有……有药,不会有问题……保证让您舒服。”

    初筝以大佬的坐姿,霸气潇洒的坐在那边。

    老鸨突然结巴起来,初筝不免将视线转移到她身上。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结巴了?

    “就他,你下去。”初筝确定这人是自己的好人卡,挥手让结巴的老鸨出去。

    老鸨期期艾艾的看男子一眼。

    那样子,落在外人眼里,大概就是‘要钱’。

    所以初筝抽出银票,很是霸气的拍在桌子上。

    浑身气场都写着——大爷我有的是钱!

    老鸨:“……”

    作为风月场所的老鸨,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老鸨深呼吸,扬起笑,说两句讨喜的话,拿着银票,扭着腰赶紧离开。

    男子被人放在椅子上,凌乱的头发挡住他大半的脸。

    初筝起身,将人扶正,拨开他挡脸的头发。

    男子眉眼露出来。

    初筝:“……”

    这不是上次惊鸿一瞥的那个三皇子吗?

    初筝仔细想想,好像晋国皇室,真的是姓连来着……

    连穷?

    穷就算了,还连着穷。

    不愧是亲生的好人卡啊。

    名字都这么可怜。

    于是当朝三皇子,就瞧着这个点了自己的客人,盯着他脸看半天,愣是没有任何动作。

    三皇子表示:这个姿势好累啊!

    连琼的母亲萧妃,曾经是名动天下的美人。

    连琼完全继承萧妃的优点,美得几乎要模糊性别,却又不会让人觉得他阴柔,男孩子的气息浓烈得无法忽视。

    连琼眸子里有一层雾,似迷离,似茫然,又似隐隐的愤怒……

    “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我?”连琼挨不住这样的沉默,主动出声:“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初筝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他,嗓音淡淡:“三皇子,我不缺钱。”

    跟我谈钱的都是魔鬼。

    连琼:“……”

    认识他啊。

    上次不过是打个照面而已,怎么就把他给记住了呢?

    早知道就给自己脸上也搞个遮掩好了。

    连琼低笑一声,精致的眉眼舒展开,长而密的睫羽轻轻的搭下,挡住他眼底的光。

    待他再抬起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都是陡然转换。

    刚才是被卖入花楼的无助小可怜。

    那么此时就是前来花楼寻欢作乐的客人——如果他没有被绑住的话。

    连琼眼底雾气退散,嫣红的唇轻勾,嗓音也微微有些变化,清澈却足够勾人:“既然知道我是谁,卫国皇子怎还敢留下我?”

    “我把你赎出去,你会觉得我是好人吗?”

    初筝问得认真。

    连琼挑眉:“卫国皇子当真好男风?”

    初筝想了想,连琼这个问题,应该问的是她对交配对象的要求。她不可能要女孩子,所以男孩子没毛病。

    所以初筝耿直的点头了。

    连琼唇角弯曲更好看的弧度:“真是没看出来呢。”

    “我也没看出来,晋国三皇子,会被人卖进花楼。”初筝冷冰冰的戳他痛处。

    连琼只是不在意的耸耸肩:“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难不成卫国皇子就没有失策,被人算计到的时候?”

    初筝冷漠脸:“没被卖进花楼过。”

    “……”花楼是我的!

    “我把你赎出去,你会觉得我是好人吗?”初筝继续认真的问。

    每天都在努力做好人呢!

    连琼细细的念一遍。

    一字不差。

    连停顿都没区别。

    而站在他面前的男子,更是没有任何表情变换。

    “当然。”连琼笑:“能得卫国皇子施以援手,荣幸之至呢。”

    初筝满意的点头。

    “卫国皇子,不知可否先松开我?”连琼道:“这样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初筝:“挺好的。”不会乱跑。

    他脑中滴溜溜的快速转两圈:“卫国皇子好像是冲我来的?”

    “嗯。”

    “你怎么会知晓我在这里?”

    “我追……”初筝顿了下:“看见了。”

    大半夜的特意来找你,从破庙追到花楼,我容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