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14章 质子难当(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14章 质子难当(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谁?”

    三皇子……原主记忆中压根没这人啊。

    “主子,那是三殿下。”小山子道。

    “嗯,说具体点。”

    初筝板着一脸面瘫脸,小山子摸不清初筝是个什么意思,只能将自己知道全部说出来。

    “三皇子是母妃是已故的萧妃娘娘,萧妃在皇后没有生芸兰公主之前,是最受宠的。后来萧妃生下三皇子……”

    三皇子从小就顽劣,长得大些,别的皇子公主都在学习,三皇子却整天带着人在外面胡作非为,混得不行。

    后来萧妃的母族,因为犯事被满门抄斩。

    陛下顾念萧妃为他剩下一个皇儿,没有动萧妃和三皇子。

    可萧妃性子刚烈,当天就一同去了。

    只留下年幼的三皇子。

    自从这件事后,三皇子的性格更是古怪起来。

    如果皇城里要评判一个纨绔榜,三皇子必定荣登榜首。

    约莫在六年前,三皇子把一个大臣家的孩子打得半死,皇帝一怒之下,将他罚去了边关。

    “听闻三皇子在边关……整天也是花天酒地。前些日子刚回来,奴才还听人说,三皇子刚回来就打了人,陛下连灯会都没叫他。”

    小山子说得小心翼翼。

    妄议皇子,被发现是死罪啊。

    “哦。”

    小山子见初筝不再问了,赶紧领着她往回走。

    -

    皇宫里因为刺客的事,显得有些紧张,禁军都多了好些人。

    芸兰公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戒严这段时间,也没有来找她麻烦。

    王者号倒是不客气,时不时给她发个任务。

    就是为了出去败家……

    她就得翻墙!

    没办法,现在人家不许她这个质子出门。

    严格来说,她是被软禁了。

    打出去和翻墙出去——她选择翻墙!

    “主子,主子……”

    初筝唰的一下把东西塞进床底下,整理衣服站好,在小山子进来之前,用脚将露出来的东西踢进去。

    “慌慌张张干什么?”吓我一跳!

    小山子喘口气:“您听说了吗?”

    “听鬼说?”初筝走到椅子那边坐下。

    小山子:“……”

    他这位主子,总是能时不时蹦出一点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偏偏他还说得一脸认真,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

    “芸兰公主……芸兰公主出事了。”

    初筝手肘撑着椅子扶手,食指曲起,轻轻的抵着下巴:“出什么事了?”

    小山子警惕的左右看看。

    “有鬼跟着你?”这里就他们两个人,不知道瞅个什么劲。

    小山子:“……”

    忽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主子,芸兰公主……被人发现……在寝殿里和男人苟且。”

    芸兰公主和人在寝殿苟且?

    假新闻吧?

    【小姐姐这事跟你没关系吧?】现在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王者号就觉得是它家小姐姐干的。

    初筝:我是那种丧心病狂的人吗?

    【……你就是。】

    初筝:王八蛋你要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人。

    【……】小姐姐在它这里的信任度为负。

    初筝和王者号瞎扯完,问小山子:“死了吗?”

    “……”小山子哆嗦一下:“怎么会死,那可是芸兰公主。”

    陛下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

    “那个男的是谁?”没看出来芸兰公主有这么饥渴呀。

    小山子摇头。

    这个就真不知道了。

    小山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小道消息,反正皇宫里十分正常。

    这件事是真的和初筝没有关系,所以她也只是听小山子说点八卦。

    -

    公主寝殿。

    芸兰公主只着一件亵衣,神情难看的坐在床榻上。

    殿内只有一个伺候的宫人。

    “公主殿下,您吃点东西吧。”宫人劝。

    芸兰公主抓着床榻上的枕头砸过去。

    宫人手里端着的羹汤砸在地上,满地狼藉。

    “滚出去!!”

    “殿下,您身体要紧。”宫人壮着胆子:“您这样不吃不喝,身体会垮掉的。”

    “本公主让你滚出去!”芸兰公主怒吼:“听不懂人话吗?滚啊!滚!!”

    宫人迟疑下,福了福身,退出房间。

    刚走到门口,芸兰公主又叫住她。

    “殿下?”

    芸兰公主有些神经质的拉着她:“这件事没人知道吧?”

    宫人答:“殿下您放心,陛下都处理干净了。”

    芸兰公主松开宫人,跌回床榻上。

    直到现在芸兰公主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她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和人……

    还被人发现,闹到晋国皇帝那里。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将一个男人送到她寝殿里来?

    芸兰公主努力回想。

    只觉得头疼得厉害,怎么都想到关键。

    自己的清白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没了……

    -

    “殿下!”

    尘飞推开门进去,怒吼滔天的走到书案前,抽出男子手中的毛笔,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

    “你干什么对芸兰公主下手?”

    “哎,尘飞,你瞧你毁掉我一副画。”男子惋惜的叹口气。

    “殿下!”

    男子将挽起的袖子放下,抽出书案上的折扇,打开摇了摇:“芸兰出言不逊,辱我母妃,我教训她一下,怎么了?”

    案发前,他奉命进宫。

    和芸兰狭路相逢。

    他和这个妹妹也没什么交集。

    不过这个妹妹似乎很不喜欢他,拦着他说些有的没的。

    这样就算了。

    他大度,不与她计较。

    可她千不该万不该提及他母妃,还出言不逊。

    尘飞也知道萧妃是他的禁忌。

    可是……

    “殿下,您这是教训吗?”

    这简直就是把芸兰公主往死里整。

    这不是重点。

    芸兰公主是陛下心尖宠,动她无疑是在给自己惹麻烦。

    “哦,不算吗?”男子笑:“可是我高兴呀。”

    “殿下,您知道,如果陛下查到,咱们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吗?”

    男子摇着扇子:“我有分寸,你不要这么紧张。”

    尘飞:“……”

    您的分寸在哪里啊!!

    招呼都不打,就把这件事干了。

    要不是他发现及时,把后面的处理好,现在指不定陛下已经来拿人了!

    “殿下,您不许在胡来。”

    “嗯嗯,好。”男子笑着答应:“你快别唠叨了,怎么更老妈子似的,把这些画扔出去吧。”

    尘·老妈子·飞:“殿下您不是说要学的吗?”

    “不想学了。”

    “……”

    昨天养花,今天学画,明天干什么?

    殿下就不能有个长久点的爱好吗?

    折腾他们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