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11章 质子难当(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11章 质子难当(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花钱购买了一批字画的事,很快就传到不同人的耳中。

    晋国皇帝搞不懂初筝在做什么。

    “他哪里来的钱?”

    “属下……不知。”将领猜测:“许是从卫国带来的,当时他来的时候,带着不少东西……”

    再怎么说,也是卫国的皇子呢。

    就算卫国皇帝不把他放在心上,他的母妃呢?

    总得有点积蓄吧。

    晋国皇帝皱眉:“他买字画做什么?”

    将领摇头:“不知道,买得乱七八糟,什么名人名画到不知出名的字画,都买了。”

    “卫国会不会以这样的方式给他传递消息?”晋国皇帝道。

    “……”还真说不准。

    “去查。”

    “是。”

    -

    公主宫殿。

    芸兰公主对镜梳妆,听着宫人的消息,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他对字画了解什么?”

    记得他刚到晋国的时候,一次宫宴上,有人刁难,让他作画。

    卫国人对这些风雅趣事不推崇,结果当然是出丑了。

    “他买字画来做什么?”

    宫人立即狗腿的道:“奴婢听说,前两天卫国皇子出行的时候,遇见丞相府的千金,两人交谈过一会儿。”

    丞相府的千金作得一手好画,写得一手好字。

    被晋国皇帝当场夸赞过。

    世家千金没有一人比得上。

    “公主,您说,这卫国皇子,是不是想讨好丞相千金啊?”

    宫人小心的猜测。

    芸兰公主冷笑:“丞相府的那个又不傻,她会看上一个质子?”

    “公主,有时候男人花言巧语,不能用常理来看……”

    芸兰公主‘啪’的一下将梳子拍在案上:“去查查看,我倒要瞧瞧,他想干什么。”

    -

    男子慵懒的躺在椅子上,晃动的椅子,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他前面是一片池塘。

    池塘里荷花开得正盛。

    有颜色艳丽的锦鲤在池边悠闲的转悠,男子手里捏着鱼食,不时往池塘里丢。

    惹得锦鲤争相夺食,激起阵阵水花。

    “字画……”男子呢喃一声:“他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殿下,我问过那些店家,买得很是杂乱,但有一个共同点。”

    “哦?”男子眉梢微挑,似乎有兴趣一般:“什么共同点?”

    尘飞:“贵。”

    每一幅画都价值不菲。

    男子从盘子里捻起鱼食,抬手投掷,鱼食在落在水中,涟漪刚起,鱼儿便争先而来,抢夺而尽。

    他的声音在水声中响起:“卫国质子这么有钱?”

    尘飞道:“从以前卫国质子生活的状况来看,他很穷。”

    男子望着波澜未平的水面,没有出声。

    “殿下,你为何突然关注卫国质子?”

    男子轻笑一声:“他很有意思啊。”

    “……”

    男子亲身,伸个懒腰,边走边道:“哎,那片荷花看着真是碍眼,拔了吧。”

    尘飞:“……”

    前些日子,是谁说池塘里要种荷花的!

    谁说的!

    谁说的!!

    这刚种上,又要拔了?!

    尘飞冷静片刻,跟上男子,顺便吩咐过来的下人:“把荷花拔了。”

    下人:“……”不是才种上吗?

    -

    初筝完全不知道外界这些人对自己的猜测,从‘极有可能是和卫国暗中联系的方式’到‘试图讨好丞相千金的风花雪月’。

    初筝只是想败个家而已。

    王八蛋非得买字画。

    我能怎么办?

    “主子,刚才有人来送消息,三天后一场灯会,请您出席。”

    初筝拂开满桌子的字画:“看灯?”

    灯有什么好看的。

    哪个狗东西又想借机搞我!

    “咳咳咳……”小山子解释:“灯会是我们晋国的习俗。”

    初筝脑中也浮现关于灯会的信息。

    每年都会举行。

    初筝琢磨下潜在意思——大型相亲会。

    民间会举行,宫里也会举行。

    这大概就是普通相亲会和高端相亲沙龙的区别。

    万物复苏,又到了适合交配的季节……这也不是春天啊。

    “我又不是晋国人,不去。”

    小山子为难道:“宫里派人来请的,这不去就是抗旨……”

    -

    皇宫里的灯会办得隆重,初筝站在她那破旧的宫殿前,都能瞧见。

    因为整个皇宫都挂满灯笼。

    这又不是现代,按一下‘啪’的全亮。

    于是一到晚上,各宫宫女太监就开始点灯,从天还没黑,点到天黑。

    如此劳民伤财的活动,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

    当然初筝不能否认,整个皇宫的灯笼点亮后,还是蛮好看的。

    灯会当天。

    小山子领着初筝过去,此时天还没黑,天边晚霞正好。

    “还有多远?”弯弯绕绕走半天,初筝不耐烦了。

    “哎哟,主子,快了。”

    “没有轿子?”

    “主子……您……”小山子那叫一个纠结。

    您这身份,哪里能安排上轿子。

    麻烦您认清自己的身份好吗?

    “主子您忍忍。”小山子这话不敢说,只能安抚。

    幸好前面就到了,小山子心底都松口气。

    灯会是露天场地,初筝跟着小山子进去。

    晋国的皇宫是阶梯式,一层高过一层。

    造型各异的灯笼点缀其中,五彩缤纷,绚丽多姿,让人眼花缭乱。

    此时他们在皇宫最高处,俯视下去,皇宫和皇城都是灯火辉煌,宛如星河里的星光。

    万家灯火说的应当就是这幅场景。

    初筝没有看风景的心思,落座后就心不在焉的研究桌子上的纹路。

    “卫国皇子。”

    面前的光线一暗。

    初筝抬眸看去。

    有些面熟的年轻公子站在她面前。

    “卫国皇子,怎么这么看着我,不认识了?”年轻公子面容俊朗,面带微笑,不过那笑里仿佛藏着刀。

    初筝顺势答:“不认识。”

    “……”

    年轻公子约莫是没想到,初筝会如此回答。

    他脸色变换一会儿,还是笑着道:“那卫国皇子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这话一听就是讽刺。

    初筝却泰然自若的点头:“嗯。”

    年轻公子:“……”

    这卫国的质子是不是疯了?

    竟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崔小侯爷。”

    盛装打扮的女子款款而来,冲着年轻公子欠了欠身。

    虽说礼仪到位,可刚才叫崔小侯爷那一声,可不怎么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