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10章 质子难当(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10章 质子难当(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主子,公主来了!”

    小山子急匆匆的跑进来,冲躺在摇椅上的人禀报。

    初筝脸上盖着一本书,闻言抬手拉下些许,露出清冷的眼:“来干什么?”

    “……”小山子抹一把冷汗:“奴才不知啊。”

    最近公主一直在养病,前些日子好多了,陛下还给公主殿下设了宴。

    听闻是没什么大事了。

    现在突然到这里来,谁知道公主殿下想做什么。

    “公主殿下到——”

    芸兰公主,带着人,从正殿进来。

    一身华贵,这破旧的宫殿仿佛都蓬荜生辉起来。

    “参见公主殿下。”小山子连忙跪下。

    心底突突的狂跳。

    芸兰公主不会是知道什么,过来问罪的吧?

    他瞄一眼初筝。

    后者还躺在摇椅上,那身悠闲镇定的气度,让小山子不得不服气。

    “卫十三,你见到本公主,连礼数都没了?”芸兰公主看着摇椅上的人,娇俏的脸上满是怒容。

    排行十三。

    卫国皇子。

    所以芸兰公主一直叫原主卫十三。

    宛如一个奴才,不配拥有名字。

    初筝扯下书,缓慢的从摇椅上坐起来,绛紫色的衣摆滑落,

    庭院有风吹过,拂起初筝垂落的青丝。

    眉宇间的舒朗淡漠,更让她看上去出尘脱俗,清雅矜贵。

    芸兰公主忽的愣住。

    脑中闪过一句诗词: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她第一次发现,这个卫国质子,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初筝清冷的目光,循着芸兰公主望过去,清澈见底的眸子里,不见丝毫起伏。

    “公主有何贵干?”

    和目光一样冷淡的声音,拉回芸兰公主的思绪。

    芸兰公主心中暗恼。

    美眸一凝,道:“上次你怎么回来的?”

    初筝语气淡然:“走回来的。”

    我也想飞回来。

    可惜王八蛋没有给我安排有翅膀的设定啊。

    芸兰公主:“谁许你私自回来的?”

    不是。

    这位小美人,你都把我推下水了,还不许我回来。

    皇帝都没你这么霸道呢!

    长得好看也不能蛮不讲理啊!

    初筝面无表情的道:“不然等公主给我扣个私逃的罪名?”

    “你怎么和本公主说话!”芸兰公主忽然发怒。

    初筝:“……”

    初筝环顾下四周。

    她直接坐下去,问:“这样呢。”站着跟你说话你还不满意,那我坐着吧。

    芸兰公主:“……”

    小山子恨不得把头塞进地缝里面去。

    他不想被砍头。

    芸兰公主芊芊玉手指着他,直发抖,声调都拔高不少:“卫十三你好大的胆子。”

    “还好,谢公主夸奖。”

    初筝大大方方的认下这个‘夸赞’。

    “……”

    “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给本公主站起来!”芸兰公主娇呵。

    “公主,我是卫国皇子。”初筝不冷不淡的道:“和你身份一样。”

    “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芸兰公主气得口不择言:“你以为自己被送到这里来,还能有机会回去?卫国恐怕都忘记你这个皇子!”

    “那我也是卫国皇子。”

    “……”

    初筝过于平静,倒显得芸兰公主有些失态。

    初筝:“晋国公主的礼仪就是跑到陌生男子宫殿,大喊大叫?”吵吵嚷嚷成何体统!晋国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小姐姐自己在心里唱了一出戏,真的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初筝绷着脸,看上去什么都没想。

    实际上内心正暗戳戳的琢磨。

    原主到底怎么这位公主,让她如此看不惯?

    这病刚好,就要来她面前刷存在……

    “公主,你每次都出现在我面前,不会是喜欢我吧?”

    虽然原主不能像正常男子那般,随时随地散发着荷尔蒙,引得雌性想交……往。

    但原主长得好看啊。

    所以有女人喜欢也完全正常。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嘛。

    万一芸兰公主就喜欢这类型的呢?

    芸兰公主美眸瞪大,气急败坏:“你胡说什么!谁会喜欢你。”

    芸兰公主吼完,羞恼的转身跑出宫殿。

    “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您慢点。”

    “公主您别气坏身子。”

    芸兰公主速度慢下来,脸颊还是带着绯色:“一个质子,也敢这么羞辱本公主!”

    旁边的人附和:“卫国皇子没想到是如此轻浮无耻之人,竟敢言语轻薄公主……”

    芸兰公主瞪说话的那人。

    还敢说!

    这事是耻辱!

    那人立即打自己嘴。

    “今天的事,谁敢说出去,小心你们的狗命。”芸兰公主扫一眼后面的人。

    要是传出去,她被卫国质子调戏,以后还怎么见人?

    “是。”

    芸兰公主看向身后的宫殿,美眸深处怒火燃烧正烈:“今天的事,没完!”

    -

    小山子从地上站起来,膝盖僵硬麻木。

    可是比起初筝带给他的震撼,这点僵硬麻木都不算什么。

    “主子,您这么得罪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和陛下告状,您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那就不吃。”初筝认真的道:“我不喜欢吃果子。”

    小山子:“……”

    这是果子的问题吗?

    小山子觉得肯定要出事。

    果不其然,一天后,公主身边的心腹,将他叫去。

    小山子忐忑的回到宫殿。

    扫一眼院子,今天有小雨,那个人不在庭院里。

    整座宫殿,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阴雨绵绵,更显得冷清。

    小山子在长廊上来回走动。

    神情纠结。

    左手手指在右手手腕上,掐出一道接一道的红痕。

    “小山子。”

    “主……主子。”小山子惊出一身冷汗,回头看着初筝:“您有什么吩咐吗?”

    初筝似没发现小山子的异常:“帮我去买点东西回来。”

    小山子:“……主子想买什么?”

    “字画。”初筝道。

    “……”买字画干什么?以前……小山子想到,这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主子想要什么样的字画。”

    “值钱的。”初筝道:“越值钱越好。”

    不求最好。

    只求最贵。

    小山子:“……”

    小山子拿着初筝给的银票。

    有些茫然的出宫。

    以前质子过得那叫一个寒酸。

    怎么现在这么富有了?

    随随便便抽出一张银票,都是他当差一年都赚不到的。

    小山子摸了摸自己的袖子。

    心底更复杂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决定先去把这件事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