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08章 质子难当(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08章 质子难当(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三皇子可是打人了?”

    “没有。”初筝气定神闲的接。

    跪在地上的将领一听初筝否认,顿时怒斥:“陛下,这就是他打人的证据。”

    将领指着自己额头。

    初筝扫一眼:“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子,怎么可能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你别瞎说。”

    初筝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很弱,你别污蔑我’几个大字。

    “陛下,他撒谎!”将领气得头上的包似乎又大了一圈:“当时那么多人看着,陛下可以找人来问。”

    对!

    他有人证的!

    初筝:“……”

    药丸。

    不方。

    到时候不行,就连皇帝一起做掉吧。

    【……】小姐姐你这个不方让我好方啊!

    “陛下……”

    晋国皇帝抬手,突然阻止将领:“行了!丢脸不丢脸!”

    “陛下!”将领不解:“明明就是他……”

    晋国皇帝道:“十三皇子说得有道理,你一介武夫,岂会被十三皇子打成这般模样,你休得再无礼!想来……”

    “陛下,此人污蔑于我,不知怎么惩罚。”初筝见杆就爬。

    晋国皇帝的‘都是误会’几个字卡在喉咙里。

    他怎么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呢?!

    “重则二十板。”晋国皇帝沉着脸下令。

    将领:“……”

    -

    初筝从殿内出来,将领被按在殿外,正啪啪的打着板子。

    初筝出来,将领赤红的一双眼,怒瞪着她,仿佛要将她扒皮喝血。

    初筝面无表情的过去。

    你看任你看。

    你瞪任你瞪。

    你能打我啊!

    不过晋国皇帝明明有机会查证,可是他没有……

    能坐到皇帝的宝座上,肯定不会太蠢。

    那就是再打别的主意。

    好害怕哦。

    果然还是得做掉才省麻烦啊。

    哎。

    王八蛋这个狗东西真是个傻逼。

    【……】很好,现在骂它的词又多一个!好气哦!可是还不能打她!

    王者号把微笑服务准则默念几遍。

    【主线任务:请在一个时辰内,花掉一千两白银。】发个任务冷静一下吧。

    初筝:“……”

    -

    将领打完板子被带进去。

    “陛下。”将领疼得不行,匍匐在地上。

    今天这事怎么就是他挨了板子?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爱卿心底不服气?”晋国皇帝问。

    “陛下,臣不明白。”将领道。

    “这个卫国皇子,变化很大。”晋国皇帝意味不明的道:“今天的事,你再仔细说一遍。”

    将领不敢不从。

    恭恭敬敬的将事情说一遍。

    “他本该在公主的画舫上。”晋国皇帝道:“画舫已经出城,如果他真的想跑,何必再回来。”

    将领:“……”

    就算他没打算跑。

    那他还打人呢!

    “卫国皇子到晋国几年了?”

    “回陛下,五年了。”

    “五年,你可有见他动过手?”

    “……未曾。”

    “他今日这番变化……”晋国皇帝顿了下:“古怪得很。卫国那边这半年动静不小,你派人盯着他。”

    “陛下是觉得卫国那边联系他了?”将领这次倒是无师自通的领悟到精髓。

    “不要打草惊蛇,看看他想做什么。”晋国皇帝道。

    一个质子不足为惧。

    真正需要担心的是他后面的卫国。

    卫国可以利用这个质子,他也可以利用。

    -

    小山子在宫殿里等着。

    他刚才已经打听过,听说是质子试图逃跑,被人拦住,还把人给打了。

    小山子心想这下他肯定会被惩罚。

    本以为会看见质子受罚后,奄奄一息的回来。

    再不济也得失魂落魄。

    结果他没看见质子奄奄一息,也没有失魂落魄,倒是看见质子手里拿着不少好东西,气定神闲,悠然自得的回来。

    没事……

    怎么会没事?

    还有他哪里来这么多的好东西?

    难不成是陛下赏赐的?

    不会吧?

    小山子心底各种念头乱飞。

    初筝看都没他,直接回了房间。

    小山子在初筝房间门口转悠两圈,心底各种疑惑和忐忑。

    “小山子。”

    小山子惊了下。

    好几秒才推开房门进去。

    屋子里有些暗,小山子只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坐在阴影处,让人看不真切。

    但那身气势,和晋国的公主皇子们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小山子脚底陡然间凉飕飕的。

    像是有冷风往身体上窜。

    “十三皇子……”

    “你是谁的人?”

    暗处的少年声音低沉,幽幽的在房间里流转。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不少。

    “十三皇子,奴才是伺候您的。”小山子回答得很有艺术。

    咔哒——

    什么东西落在桌子上,

    小山子被那声音弄得神经紧张。

    突突突——

    耳边是他过快的心跳声。

    他莫名的想到之前,面对这个他从未放在眼里的质子的时候。

    恐惧从内心深处蔓延出来。

    藤蔓一般缠绕上心脏,无法呼吸。

    “你是谁的人。”

    那边的声音又起。

    房间空气似乎都停止流动,压迫感让小山子额头上不断渗出冷汗。

    汗水顺着脸颊,从下巴滴落到地上。

    噗通——

    小山子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他声音颤抖:“十三皇子,奴才……奴才是……公主殿下的人。”

    那边的轮廓缓慢起身。

    阴影逐渐消失,露出少年好看的眉眼。

    她身形有些单薄,投在墙上的剪影,更显得细长,宛如一缕鬼魅。

    小山子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人。

    而是地狱的恶鬼。

    恶鬼出声了:“哪个公主。”

    “……芸兰公主。”小山子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的人。

    芸兰公主。

    就是那个看不惯自己的晋国公主。

    难怪不管原主做什么,总能遇上千方百计找茬的晋国公主。

    原来是有人通风报信。

    初筝思索下,拎起桌子上的东西,扔到小山子跟前:“你要命还是要财。”

    小山子:“……”

    金银首饰砸在他面前,金灿灿一片,晃花他的眼。

    房间安静将近一分钟。

    小山子伸手将地上的金银首饰捡起来,低下头:“奴才以后听主子。”

    初筝坐回去,漫不经心的问:“芸兰公主他们回来了吗?”

    “这……”他怎么会知道啊!求生欲让小山子立即道:“奴才这就去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