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06章 质子难当(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06章 质子难当(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主殿下,这人如此不识好歹,您别气坏身子。”

    “就是,给脸不要脸。他自己掉下去的,跟我们可没关系。”

    “公主殿下……”

    初筝感觉自己在下沉,冰冷的水流往她口鼻里面灌。

    耳边听得最多的就是公主殿下四个字。

    但很快声音就远去……

    -

    天下各国盘踞,大大小小的国家,不下百个。

    乱世之下,圈个地都能称国。

    但是这天下,真正实力雄厚的国家,却只有那么几个。

    东楚西卫。

    南晋北赵。

    前几年,卫国和晋国交战,卫国突然内乱,顾不上前线。情急之下,送来质子以求得到暂时的停战。

    卫国送来的质子,是卫国第十三位皇子。

    其母乃不受宠的姬妾,被送往卫国,可见这位皇子也不受宠。

    抵达卫国后。

    作为质子,能得到多少的尊重?

    横眉冷眼,冷嘲热讽。

    暗中更有人对他进行实质性的伤害。

    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苦。

    偏生孤身在外,连个能诉苦的人都没有。

    质子在晋国度过五年后,卫国突然良心发现,还有这么一位质子在晋国。

    派人送来信件,并表示很快就会来接他回去。

    能回到自己故土,质子当然开心。

    可很快他就发现,卫国是另有所图。

    卫国以质子母亲要挟,让他想办法获得晋国情报。

    卫国压根就不是想接他回去,是想让他成为间谍。

    母亲在卫国,质子能怎么办?

    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妥协。

    然而他的结局却是被晋国发现,利用他反将卫国一军。

    卫国却觉得是他背叛出卖。

    也是那个时候这位质子才知晓。

    早在三年前,他的母亲就已经病故。

    卫国不过是随便找个理由胁迫他。

    天长路远,他根本无法求证。

    质子下了大牢,晋卫开战,最后质子被吊死在交战的城门之上,暴尸数日。

    凄凄惨惨。

    悲悲切切。

    而现在这个倒霉的小可怜,就是她。

    初筝此时正蓬头垢面的坐在岸边,脚还浸泡在水里。

    她伸手往裤裆摸去。

    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初筝再摸摸。

    没有。

    再摸一下。

    还是没有。

    “……”

    【……】

    初筝和王者号相对沉默。

    按照设定,这身体是一位皇子,应该有……

    可是她没有摸到。

    总不能是被割了吧?

    初筝双手往自己胸口摸。

    虽然有些硬邦邦的,但不难摸出,和男人不太一样。

    这个质子,是女扮男装。

    那更可怜了。

    卫国真不是人。

    竟然把一个小姑娘送来当质子。

    初筝在心底骂完,那么问题来了……这让她怎么逆袭?

    好像也没有特定的人啊……

    【走上人生巅峰就算完成任务哦~】王者号提醒。

    哦。

    就是全部要做掉是吧。

    【……】不是!!小姐姐你不要乱解读!!

    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你根本不懂!

    王者号很想抓着初筝的肩膀呐喊。

    可惜它做不到。

    初筝把脚从水里抽出来,随意的打量下四周。

    现在的时间线在卫国派人给他送信之前——不过也快了。

    今天这出,是晋国纨绔闲得没事,组织的一场友好交流高端‘游轮’宴会。

    原主被晋国公主叫出去,这位晋国公主打第一次碰见原主,就喜欢找原主的茬。

    可能是因为女人天生就有一种直觉……

    同性相斥。

    原主说了两句不合晋国公主心意的话,旁边的狗腿,便将原主从船上推了下去。

    原主命大,没有被淹死。

    如果只是普通人,那就是两个熊孩子之间的恩怨。

    可原主是质子。

    忽然失踪,无疑会被冠上逃跑的罪名。

    初筝往水面看一眼。

    水面上倒映出来的脸,很是干净,眉宇间隐隐有些英气,不似女孩子的柔和温婉。

    乍一看,还真有点分不出男女。

    有点帅嘛。

    初筝左右摸摸自己的脸,还算满意。

    就是这装束有点……

    【主线任务:请在半个时辰内,花掉三十两。败家让自己更帅!!小姐姐加油!】

    初筝:“……”

    初筝掐自己一把。

    让你胡思乱想!

    王八蛋这个见缝插针的狗东西!

    迟早弄死它!!

    -

    幸好这群纨绔游玩的地方不远,初筝没走多久就看见城门。

    此时天色尚早,初筝从城门进去,找了一家成衣店换衣服。

    换完衣服,刚踏出店门。

    马蹄声便从远处传来。

    百姓纷纷避让。

    一队人马急速而来。

    “吁——”

    那队人马停在初筝面前。

    “十三皇子。”领头的将领下马,沉着脸,凌厉的视线睨着她:“您要去哪里?”

    用的您字。

    可那语气没听出来有半分的恭敬。

    相反更像是把她当成犯人。

    初筝站在店铺外的台阶上,神情漠然的看着他们。

    原主身高比普通女孩子都高,初筝一开始以为原主穿了隐形高跟鞋。

    结果她把鞋子检查一遍,发现原主就是有这么高。

    这身高和这容貌,说实话,还真像一个贵公子。

    “买衣服也不许?”

    声线有些低,但还是比较偏女孩子。

    不过在这些人听来,估计也只是往他比较阴柔上想。

    “十三皇子,您这个时候应该在画舫上。”将领审视着她,一张脸写满轻蔑不屑:“您这是想逃跑吗?”

    “你见过谁逃跑买这样的衣服?”

    台阶上的公子,一袭绛紫色长衫,外罩一件月白色纱衣,深色的衣裳,瞬间就添了几分仙气。

    公子模样生得俊俏,周身的气质冷淡,眉宇间似都透着疏离。

    一双凤眸生得漂亮,眼梢微微向上,看人的时候,不由得便多了几分凌厉。

    将领对上那双眼,心底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下意识的想避开。

    “十三皇子若不是想跑,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在这里,跑了吗?”初筝反问:“你看见我跑?哪只眼睛看见的?”

    将领:“……”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哪条规定,我必须在画舫上?”

    “你……”将领被初筝说得有些接不上话,眸子一转:“十三皇子,你和公主一起出去,公主未回,你怎么能先回来!”

    初筝冷漠脸:“我虽为质子,可我也是一国皇子。论身份,和你们公主乃是平等的,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

    国家名只是为了方便,与历史没有一毛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