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04章 血族女王(3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04章 血族女王(3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管血族如何反对,初筝不为所动。

    血族气得跳脚,挑着血族里年轻美貌血族,往初筝这边送。

    一开始初筝还挺和气,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后面弄得她烦躁,当场把人吊在外面几天。

    残暴得很。

    于是接下来,就没有血族愿意去了。

    相较之下,织空就受不少血族羡慕。

    一个人类,竟然能得到女王这样的青睐。

    织空到底是个少年,压在身上的仇恨没了,他心性似乎又回到年少。

    整个人看上去都开朗不少。

    也更加好看……

    十月十六。

    整个古堡都显得喜气洋洋。

    今天是织空的生日,也是初筝和织空大婚。

    经历半年的拉锯战,血族妥协。

    史上第一个人类王夫,即将诞生。

    血族的婚礼,并没有多复杂。

    初筝觉得比人类还要随意得多。

    “殿下呢?”

    “刚才还在……苏极,殿下呢?”

    “找殿下干什么?你们自己玩儿不行?”苏极将到处找殿下的人拦回去。

    殿下也是。

    就不能再等等嘛!

    这人都还没走呢!

    -

    此时被人到处找的初筝,正在房间里。

    织空在旁边换衣服,刚才不小心弄脏了。

    白色的燕尾服被他脱下,只剩下里面的衬衣。

    织空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可以替代的衣服,一边穿一边走到初筝身边:“我好了,还下去……”

    去字还没说完,织空便被初筝拉着,倒在后面的大床上。

    织空眼前一晃,身体被人压在下面。

    “殿下?”

    “不下去了。”初筝指尖在他衣襟上拂过,冰凉的指腹蹭到皮肤上,织空一个激灵。

    “殿下……”

    “我很饿。”她已经很久没有进食过。

    织空:“……”

    织空有些紧张起来。

    初筝双手撑在他肩膀两侧,目光落在他脸上,半晌没有动静。

    初筝有点犯愁。

    苏极说要交配才不会那么痛苦。

    所以是先咬?

    还是先交配?!

    要不下去问问苏极……

    织空呼吸凌乱,他抬起手,解开衬衣的扣子。

    修长白皙的手指,缓慢的解着扣子,那画面就十分赏心悦目。

    最后一颗扣子落下,衬衣滑开,露出少年的胸膛。

    穿上衣服看上去纤细瘦弱,但衣服下的身材却十分有料,肌理线条流畅,呼吸的时候,胸口微微起伏。

    他抬起手,搂着初筝脖子,主动送上唇。

    -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暧昧的声音。

    初筝压着少年,他喉咙里不时溢出一声极轻的呻吟。

    初筝亲亲他嘴角,从下巴缓慢落在脖子上。

    “我咬了?”

    织空呼吸顿了下,搂紧她,将自己送到更深的地方后,缓慢点头:“嗯。”

    初筝拉下衬衣,咬住织空脖子,獠牙刺破皮肤轻微的声音她都能听见。

    鲜血涌进来,香甜的味道冲击着味蕾。

    刺痛让织空身体轻颤一下。

    初筝抱着他翻个身,让织空在上面。

    “能动吗?”

    织空没出声,只是缓慢的动起来。

    疼痛和快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脑中晕晕乎乎,像是踩着云端,忽然坠落,跌入海里,又被海浪送上高空。

    -

    初筝吃饱喝足,精神好得能再来几次。

    可惜织空不行。

    失血导致他现在动都不想动一下,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像一只小猫似的蜷着。

    初筝把人捞起来:“难受?”

    “还好……”织空声音很低:“没有上次难受。”

    上次只有失血导致的眩晕和疼痛。

    但是这次不一样……

    “想吃东西吗?”

    织空好一会儿点了点头。

    初筝将人放好,穿上衣服,下去给他拿吃的。

    下面已经散了,整个古堡显得安静。

    初筝走到苏梨房间的时候,听见苏梨迷迷糊糊的声音。

    门没有关严实,初筝左右看看,偷偷瞄了一眼。

    不是我要偷看。

    是这门没关。

    房间有些暗,只能勉强看清有两个人影。

    一分钟后,初筝若无其事下了楼。

    苏极不喜欢关门这个毛病得改!

    明天跟他说说。

    初筝之前就吩咐过,让厨房准备着吃的,所以她下去,拿了东西便上楼。

    路过苏梨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被关上了。

    哎。

    【……】这一声哎,我还真不知道小姐姐是在叹息个啥。

    初筝开了灯,将食物放在旁边,然后扶着少年起来。

    少年身上的衬衣皱巴巴的,胡乱的扣了两颗,非但没有遮掩的作用,反而多了几分诱惑。

    初筝忍不住亲他。

    少年软软的靠着她:“殿下,我饿……”

    初筝将食物递给他。

    他抬手来接,结果没什么力气,差点洒了。

    初筝只好给他端着。

    织空看她。

    初筝也看着他。

    两人相顾无言。

    最后织空先收回视线,拿了勺子,自己吃。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织空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除了偶尔出去晒晒太阳,他几乎刚养好身体,就陷入下一轮的养身体中。

    初筝还说是他身体太差……

    明明是她过分!

    织空不敢指责她,只能默默的多吃一些东西,将身体养好。

    “殿下,我想离开这里……”

    “做什么?”

    “我梦见我父亲了。”织空情绪不太好。

    “回来吗?”

    “你在这里,我能去哪里?”织空道:“我只是……想出去看看他们。”

    初筝满意织空的回答:“嗯,我跟你去。”

    织空微微诧异:“我……我会回来,你不用陪我。”

    “你不在我饿了怎么办?”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离开!做梦!

    织空表情微微窘迫。

    她说的饿了还有别的意思。

    初筝带织空离开,回到曾经的故土。

    当时织空连尸骨都来不及给他们收。

    织空重新给他们立了墓碑。

    “父亲,对不起。”

    他从小学习的都是如何对付血族。

    可是现在……

    织空在墓碑前待了很长时间。

    织空从后面抱住初筝。

    “好了?”

    “我喜欢你,殿下。”

    初筝拉开他的手,余光扫向后面的那一排墓碑,摸摸他脑袋。

    “你喜欢我吗?”

    “喜欢。”

    少年眉眼间露出笑意:“殿下,我们回去吧。”

    他无法再拿起手中的武器,他要舍弃他的身份,舍弃一切,陪她在黑暗中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