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03章 血族女王(3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503章 血族女王(3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下,出事了。”

    苏极走到初筝身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初筝从人群中离开,苏极路过布鲁诺的时候,意味不明的道:“父亲大人,你也来吧。”

    布鲁诺:“???”

    -

    宴会的偏厅。

    织空坐在椅子上,手里的刀滴着血,眼神凶狠又戒备。

    一个血族捂着胳膊站在中间,脸色铁青。

    几个血族站在两人中间,正好将他们隔开。

    “父亲大人!”血族见布鲁诺立即出声:“这个人类好大的胆子,他竟然敢……”

    啪——

    布鲁诺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血族不可置信的看着布鲁诺。

    “父亲大人……”

    “混账!”布鲁诺大骂一声。

    初筝没有看他们,朝着织空走过去。

    少年见她,松开刀,主动抱住她。

    他侧着脸,露出一只眼睛。

    黑色的眼睛,像沉淀着无边无边际的黑暗。

    此时那只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他。

    那眼神让血族打个寒颤。

    刚才也是这样。

    他还没对他做什么,他突然拿出一把奇怪的刀,刺伤了自己。

    初筝拉开他的手,蹲下身子,仰头瞧他:“他伤到你了?”

    织空摇头。

    “那碰到你了?”

    织空抿下唇,指着自己衣袖:“碰到我袖子了。”

    初筝瞧一眼:“没事。”

    “殿下,这混账不知这位是您带来的。”布鲁诺拽着那个血族:“还不认错?”

    “殿下……我……”

    “不用了。”初筝握着织空的手,眉宇间满是淡漠,好像并不在意这件事。

    布鲁诺心底奇怪,今天殿下怎么这么好说话?

    那个血族松口气,他就说,哪有那么严重,不就是一个人类嘛。

    织空心底微微一沉。

    她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和血族闹得不愉快。

    初筝扶着织空起来往外走,织空没有任何反抗,被她揽着离开。

    苏极跟着初筝出去。

    布鲁诺瞪着血族:“你干的好事!!”

    “殿下不是没追究我嘛。”血族不以为意:“您就为这事打我。”

    “殿下现在捉摸不透,我都不能掉以轻心,你连殿下的人都敢动,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我哪里知道他是殿下带来的?!”血族不服气。

    “你……”

    “父亲大人,兄长。”苏极带着几个血族回来。

    “苏极……”布鲁诺敛了下怒容:“可是殿下说什么了?”

    苏极娃娃脸上带着笑:“殿下说了,兄长哪只手碰的,就留下哪只手,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兄长你可以自己选一只手,我不会告诉殿下的。”

    布鲁诺:“……”

    血族:“……”

    -

    织空靠着初筝,望着车窗外后退的景色。

    初筝脱下他的外套:“不高兴?”

    “不敢,殿下。”织空闷声闷气的回。

    “他碰到你,我让苏极砍他一条胳膊,你还不满意?那我让苏极把他弄死。”

    织空愣了下。

    她原来让苏极回去,是为了这件事吗?

    他心底顿时划过一阵暖意。

    整颗心都被填得满满当当。

    初筝要叫苏极,织空连忙拉住她:“我不是……你别……对不起,我以为你不在意别的血族碰到我。”

    “你是我的,谁也碰不得。”

    织空抬眸。

    少年伸出手,摸到她脸颊,指腹缓慢的移动,像是在描摹。

    冰冷与炽热交织。

    车子停下,少年受惊一般的缩回手。

    初筝下车,将他抱回去,放在宽大的床上,黑暗的环境里,只有少年时轻时重的呼吸声。

    织空突然抵住初筝的肩膀:“你会有别的人类吗?”

    “嗯?”

    “你还会和别的人类,做这样的事吗?”织空问得认真。

    “不会。”

    “也不会喝别人的血吗?”

    “不会。”

    “那你以前有过吗?”

    “没有。”

    “也没有喝过别人的血?”

    “……”初筝撑着身体:“我是血族,需要血。”

    “……”少年呼吸微微凝滞,片刻后问:“像那样喝过吗?”

    初筝:“哪样?”

    “上次那样。”

    “没有。”初筝有点烦:“我可以亲了吗?”

    织空心情很好,点了点头:“嗯。”

    -

    织空趴在床上,衬衣滑落到肩头,露出大片的肌肤和修长的脖颈。

    “你为什么不喝?”他问旁边的人。

    从那次后,她就再也没喝过他的血。

    他能感觉到,她很想咬,可是最后都没有咬破,最多是咬出牙印。

    初筝将他捞过来抱着:“我不饿。”

    少年一动,衬衣更是下滑到臂弯。

    “我不怕疼,你咬吧。”少年主动伸出自己的脖颈。

    初筝将他盖住:“睡觉。”

    织空折腾一会儿,发现初筝是真的不打算咬他后,才渐渐安静下来。

    他躺在初筝怀里,冰冷的身体,听不见心跳。

    血族有心脏,可是不会跳动。

    他们就像一具尸体。

    -

    布鲁诺长子得罪殿下,被砍掉一条胳膊,而且不允许再生,从此以后只能以独臂示人。

    这件事迅速在血族中传开。

    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但很快就有消息传开,都知道是因为动了殿下身边的一个人类。

    那个人类是殿下的禁区。

    别说碰一下,就是说一句,被发现都会被惩罚。

    初筝如此宠爱一个人类。

    血族们坐不住了。

    夏慈的事,还没给殿下一个血的教训吗?

    竟然还敢这么宠爱一个人类。

    然而血族们还没担心完这件事,就发现殿下不仅仅是宠爱这个人类,完全就是把这个人类当成王夫。

    血族历史上,哪里有过人类当王夫的先例。

    血族们纷纷联名抗议。

    抗议书摆在初筝桌子上。

    初筝都懒得看。

    “他们不喜欢我。”织空翻着那些抗议书:“他们都反对,你不担心吗?”

    “怕什么?造反?”初筝冷漠脸:“我很期待他们造反。”

    这女王的位置,我还不乐意坐呢!

    谁要是造反,我帮他!!

    可是没有!

    并不是每个有想法的血族,都和卡洛一样,真的敢踏出那一步。

    你说气不气人。

    “你真的要立我为王夫?”这件事织空没听她说过,不过现在外面都这么说。

    “你有意见?”

    我都没想过这事,鬼知道外面怎么就开始传了!

    不过当然不能说出来,不然多丢脸!

    “殿下,织空不敢。”少年嘴角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