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97章 血族女王(2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97章 血族女王(2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继承典礼上,卡洛和夏慈将退位密旨的事,推给她的说辞漏洞百出。

    而他们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担心。

    初筝就猜测他们可能还有后招。

    没想到他们会拿圣坛做文章。

    如果真的让血族认定,是她打圣坛的主意。

    即便她是血族女王,最后估计也得接受三堂会审,什么结果都还不一定。

    所以她把银线放出去了。

    没想到还真有猫腻。

    有人准备栽赃给她呢。

    卡洛也许不知道她是否会出现,所以并没有一开始就将证据准备好。

    而是她出现后,才让人去送。

    结果被苏极抓个正着。

    -

    书出现在夏慈房间,卡洛之前还意图谋反,卡洛想解释什么,被初筝一口否决。

    我不听你别说话关起来。

    一条龙服务下去。

    卡洛那边的血族自然不满意,想要和初筝掰扯掰扯。

    “你们想当女王?”

    初筝面无表情的问他们。

    “……不敢,殿下。”

    “对我决定有意见?”狗东西早就应该关起来,要不是这么多人,能让你们蹦跶这么久。

    人多打起来很麻烦的啊……

    “殿下,卡洛亲王他……”

    “他也抓起来。”初筝吩咐苏极:“谁给他们求情就抓谁。”

    “殿下!”有血族怒道:“你不能这样!卡洛亲王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我为什么不能,我不是女王吗?”初筝语气平淡:“我当然能。”

    “您有证据吗?”

    “他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谋反,还需要证据?你把所有人都当成瞎子和傻逼?”

    “……”

    所有血族:“……”

    为什么要附带上他们。

    初筝端着女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就要为所欲为’的冷漠姿态,迅速将这些人解决掉。

    血族的诸位,之前被卡洛和圣坛吸引注意力,此时反应过来,豁然发现,他们的殿下比以往果断多了。

    放到以前。

    这件事不知道要拖多久。

    卡洛和夏慈被关押。

    布鲁诺有些郁闷,本以为自己能大展身手,结果怎么什么事都没做成?

    “殿下,卡洛亲王的事,您打算怎么处理?”有亲王过来询问。

    “做掉。”初筝脱口而出。

    “……”对方嘴角抽了一下:“殿下,卡洛是亲王。”

    意思就是,不能随便做掉。

    即便你是女王也不行。

    血族犯事,自然有专门的审判流程。

    初筝:“……”所以这个女王当着好看的吗?

    “夏慈跟着您这么多年,没想到包藏着这样的祸心,当初我就提醒过殿下,人类不能信。”

    “血族能信?”卡洛还在那里摆着呢。

    “……”

    聊不下去了!

    “殿下,车来了。”苏极叫初筝。

    初筝转身就走,苏极替她打开车门。

    露西搂着那个少年,目光盯着车里某个白色的身影。

    “大人……”少年低呼一声。

    露西立即松开少年的手腕:“弄疼你了?”

    “没……没有。”少年怯怯弱弱。

    “真是一点也不像。”露西意味不明的说一声。

    回去后少年就被露西抛弃,少年惊恐畏惧,又害怕的求她,可越是这样,露西越看不顺眼。

    “带下去。”

    她不耐烦的挥手。

    血族立即拖着少年离开。

    露西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妩媚妖娆的人,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

    “大人,今天的事,还顺利吗?”

    “今天呀……”露西指尖搭在嫣红的唇瓣上:“可有意思了。”

    “大人,不知是何有意思?”

    “殿下回来,卡洛被关起来,你说有没有意思。”

    殿下回来了?

    “殿下不是退位……”

    “退位?”露西失笑:“血族王的位置,谁会那么轻易的让出来。”

    所以根本就不是什么退位。

    “准备礼物,我们去拜访殿下。”露西有些痴迷的看着镜子里的人。

    那个人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大人,这个时候……”后面的血族有些迟疑。

    殿下刚回来,又是这样的关头,过去拜访可不是明智之举。

    镜子里的美人,眸光幽深的从镜子里看着他。

    后面的血族垂下头:“是。”

    -

    初筝从布鲁诺古堡,搬回自己住的地方。

    “殿下同意你住这里?”布鲁诺阴晴不定的看着自家这个不太受他喜欢的孽障。

    “当然,不然我敢乱住吗?”苏极好笑。

    “你……”布鲁诺气得半死:“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

    “不敢,您可是亲王。”苏极阴阳怪气的嘲讽。

    “……”你还知道我是亲王!

    “没什么事,我先进去了,殿下还等我呢。”

    “你给我站住!”

    苏极走得极快,气得布鲁诺差点下线。

    他怎么就有这样的一个孽障!

    -

    织空被安置在一个房间里,虽然知道她是女王殿下,可是真的见到这些,织空还是有些茫然。

    他在房间转一圈,推开窗户,往下面看去。

    正好瞧见苏极把布鲁诺气得跳脚的那一幕。

    血族……

    他们原来也会有这样的纠葛。

    在人类的认知中,大概血族就是只会吸人血的冷血动物。

    织空摸着那把刀,眉宇间露出一丝忧伤。

    这把刀从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血族的存在,就一直跟着他。

    他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也救过自己无数次……

    织空手心握住刀刃。

    他什么时候才能为他的族人报仇?

    “你在干什么?”

    织空被人一拽,手中的刀被夺走,‘哐当’一声砸在窗台上。

    “自杀?”初筝捏着他手腕:“我允许了吗?!”

    织空眨眨眼,睫毛如蝶翼一般轻颤,漂亮的瞳孔里满是茫然:“我没有自杀。”

    初筝举起他的手:“那你在干什么?你的刀噬主?”

    织空这才看见自己手心被划出一道血痕。

    刚才他想到自己族人的事,没注意……

    鲜血往下流淌,滴落在地毯上,空气里满是香甜的味道。

    初筝突然拉着他的手,低头舔舐他的伤口。

    冰凉的舌尖扫过手心,疼痛和凉意交织,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织空指尖微微蜷缩,碰到她的脸。

    那张冰冷的脸,嫩滑如豆腐,指尖划过,宛如绸缎一般细腻。

    她微微垂着眸,睫羽挡住她眼底的情绪。

    侧脸轮廓看上去认真又严肃。

    好像自己被她格外珍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