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94章 血族女王(2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94章 血族女王(2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下,不是您留下退位密旨吗?”卡洛面色看不出异常,很是无辜的道:“责令我带领血族,密旨上写得清清楚楚,您的血印也在。”

    血印就像人类的印鉴。

    不过比起印鉴,谁拿着都能印不同。

    血族的血印是以自身血液为印,只有血族本身可以使用。

    这也是血族虽然怀疑,但却无法反驳的重要原因。

    初筝神情冷淡:“这件事,问夏慈比较清楚。”

    原主为什么会留下那枚血印?

    就是因为夏慈。

    因为夏慈想去人类世界,这件事本来是不允许的,可是夏慈三言两语,将原主就哄得团团转。

    夏慈是人类,哪里能随便出入。

    所以原主给了她一枚血印。

    如果原主是个男孩子,那夏慈在她心里就是白月光,说什么都要答应那种。

    初筝就想不明白,原主怎么就那么喜欢夏慈。

    她对夏慈也没别的感情,就是特别喜欢她。

    中邪了似的。

    夏慈难不成还会什么邪术?!

    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哈。

    初筝这边满脑子跑火车,那边夏慈已经被人架起来。

    夏慈脸色苍白,虚弱的道:“殿下,我不清楚,您只留下密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您让我跟着卡洛大人……”

    夏慈和卡洛默契的咬定,是初筝自己留下密旨,他们只是按照密旨行事。

    “殿下,您到底怎么了?”

    末了,夏慈还一脸难过的看着她。

    初筝:“……”

    好麻烦啊!

    能做掉吗?!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受罪!

    “不是殿下自己留下的,难道卡洛亲王有这么大的胆子,敢伪造?”

    “密旨本来就很奇怪,卡洛亲王伪造的也不是不可能啊。”

    “那血印呢?”

    “这……”

    大厅里的血族各有各的看法。

    反观卡洛,竟然很是镇定,没有露出任何慌乱来。

    初筝觉得这两个狗东西可能还有后招。

    初筝将银线放出去,银线贴着地面,迅速延伸出去。

    “殿下,敢问密旨可是您留下的?”一个血族斗胆质问。

    初筝端着高冷的姿态:“不是。”

    那血族又问:“那血印呢?”

    “你们仔细瞧过那枚血印?”初筝反问。

    “这……”

    他们倒没仔细瞧过。

    密旨他们只看过,都没碰过。

    初筝眉眼冷淡,视线落在虚空,谁也没看:“血印不一定是写好密旨再留下的,也有可能是血印先存在,密旨随后写上去。”

    原主只给夏慈留下一枚血印。

    因为当时顺手,就拿了写东西用的锦帛。

    她记得那张锦帛不大。

    密旨内容不少,血印就占据小半的位置,字迹肯定会覆盖在血印之上。

    “密旨呢?”初筝问夏慈:“拿出来一看便知。”

    夏慈心底一紧。

    下意识的往卡洛那边看去。

    卡洛镇定的道:“殿下,就算血印先于密旨内容,也不能证明什么。”

    “嗯,所以拿出来啊。”初筝平静的点头。

    初筝这平淡的态度,反而让卡洛心底不安。

    她若是指着他说,他是凶手,他还没这么忐忑不安。

    “卡洛亲王,既然殿下都让你拿出来,那就拿出来啊。”布鲁诺说:“还是说你怕暴露自己的罪行?”

    卡洛沉着脸:“布鲁诺亲王,话不要乱说,我只是按照殿下所说办事,何来的罪行?”

    初筝凶巴巴的道:“有没有,你自己清楚,别废话,拿出来。”

    哔哔个没完没了。

    谁要听你哔哔!

    卡洛:“……”

    血族:“……”

    殿下好像……变得有点凶啊?

    -

    密旨被卡洛交出来,初筝展开看一眼……

    这什么狗刨字迹?

    原主是狂草派的吗?

    这密旨不是原主写的,但对方肯定是模仿原主字迹。

    完全看不懂!

    写的什么玩意!!

    初筝微微吸口气,面无表情的从头扫到尾,然后镇定的递给旁边的人。

    布鲁诺本想接,谁知道苏极先他一步。

    狗腿子似的将密旨接了过去。

    布鲁诺:“……”这个孽障!

    苏极展开密旨看一眼,表情有点诡异,片刻后转交给自家父亲。

    布鲁诺冷哼一声,打开密旨瞧。

    布鲁诺倒是看得仔细,主要看血印。

    片刻后,布鲁诺胸有成竹的发问:“卡洛亲王,这字迹都把血印覆盖住了,这个如何解释?”

    卡洛解释:“殿下先落的血印……”

    “我没有这样的习惯。”初筝冷漠脸:“密旨内容这么多,我为何要挑选如此大小的锦帛来写?我没有自虐的习惯。”

    “……”

    卡洛僵了下。

    “殿下说我伪造密旨,那么我是如何拿到血印的?”卡洛带着怒:“殿下,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这么说,但是这莫须有的罪名,我不会背。”

    “夏慈,我给你的那枚血印呢?”

    “殿下,您什么时候给过我血印?”夏慈无辜极了,配合上那苍白的脸,反倒像是初筝在无理取闹。

    初筝很想给他们鼓鼓掌。

    “你大概不知道……”初筝顿了下,夏慈的心猛地提了起来:“我留下的每一枚血印,都有记录。”

    夏慈瞳孔微微一缩。

    她跟在她身边那么多年,看见她用过不知多少次血印,哪里有什么记录?

    “殿下,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夏慈捏紧拳头。

    “你要是知道,你就是血族女王。”初筝端着清雅淡然的姿态:“我给你的那枚血印呢?”

    夏慈不知是被吓到,还是怎么,没有注意到卡洛的暗示。

    她张了张唇:“……我……我弄丢了。”

    “还记得我为什么要给你血印吗?”初筝耐着性子问。

    “……您,让我出去的。”

    “嗯。”初筝点头:“出去的血印和平常用的血印也是不同的。”

    初筝抬手,锦帛上的血印忽然闪烁起来,红色的印记,流动起来,在她手指轻扬的瞬间,浮到空中。

    印记呈正方形,中间是蔷薇花缠绕交织成一个门的形状。

    初筝随手在空中画下另外一个血印。

    那中间的图腾不一样。

    说实话,两个血印不仔细看确实分辨不出来……

    血族面面相觑,即便是亲王都有些懵。

    血族女王很多东西都是从上一任血族之王那里学来的,所以即便是亲王都不知晓个中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