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71章 晋宁番外(完)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71章 晋宁番外(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人被绑在椅子上,他垂着头,头发挡住眼睛,衣服上到处都是血痕,也不知是谁的。

    不远处站着两个持枪的汉子,正抽着烟聊天。

    “这条子不处理掉,留着干什么啊?还让我们在这里守着,艹!”

    “上面的想法,咱们哪里能猜透,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呗。”

    交谈声断断续续。

    忽的,交谈声停止,有人叫了一声:“厉哥。”

    “人呢?”

    “里面。”

    脚步声渐行渐近。

    绑在椅子上的男人缓慢的抬起头,他脸上也挂了彩,可依然不影响他的容貌。

    “晋队长。”

    厉哥拿着烟盒,打开,抽出一支烟,在烟盒上敲了敲。

    他将烟叼进嘴里,旁边的小弟立即上前,给他点火。

    “认识我吗?”

    男人眸色平静,干裂起皮的唇瓣微张:“你想如何?”

    没有愤怒,没有害怕。

    挺直腰板,宛如自己是来谈判的。

    “呵呵。”厉哥转着手里的烟盒:“我观察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晋宁垂下眼:“我不喜欢男的。”

    厉哥哼笑一声,心情似乎很愉悦:“我们来做个游戏,你会喜欢上的。”

    他拍拍手。

    有人带着一个人上来。

    那人被蒙着眼,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可晋宁认识。

    那是警队的人。

    “晋队长,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杀了他,你活。第二个选择,他杀了你,他活。”

    有人上前给晋宁松绑。

    厉哥压着晋宁的肩膀,亲自将一把枪递上。

    “我会给你时间好好考虑。”

    厉哥挥手,带着人离开。

    -

    半个小时。

    厉哥站在下面抽着烟,脚边的烟蒂已经铺了一地。

    “厉哥,上面还没动静,不会跑了吧?”

    “跑?”厉哥好笑:“这附近都是我的人,他聪明的话就不会跑。”

    就在厉哥话音落下的时候,上面一声枪响。

    有人上去瞧,很快下来。

    “晋宁活着。”

    厉哥对这个结局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晋宁被带着下来,厉哥站在黑暗里,对着他说:“晋宁,你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你就应该与黑暗为伍。”

    晋宁就这样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晋宁态度消极,不是很愿意搭理厉哥。

    可是厉哥待他极好,好像真的把他当兄弟。

    厉哥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带他见识各种阴暗的场面。

    晋宁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正义凛然的人。

    可是在那里。

    他忽然觉得自己不是。

    他看见那些场面,内心深处没有一点波澜。

    就好像这些事和自己毫无关系。

    再仔细回想,他的职业生涯,似乎也是如此。

    不管凶手如何穷凶极恶,同事如何愤怒,他都十分冷静的处理案件。

    “晋宁,看见了吗?这才是你该在的世界。”

    厉哥递给他一杯酒。

    晋宁望着下面走动的人影,以及那些在黑暗中滋生的罪恶,平静的喝了一口。

    “跟着我干,我保证你会比现在快活得多。”

    厉哥碰他酒杯一下,露出一个格外邪肆的笑。

    晋宁没回答,转身丢了酒杯,下楼离开。

    “啧。”厉哥眸光深谙:“还真是难搞。”

    “厉哥,这人如此不识抬举,还是那边的人,咱们留着他真的好吗?”

    “进度是有点慢了。”

    厉哥叹口气。

    -

    “晋队你要活着!”

    “只有你活着,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

    砰——

    晋宁从黑暗中坐起来,他抬手摸了摸额头,全是冷汗。

    又梦见那个场面。

    那是他出事之前一年。

    他出一个任务,中间出了问题,他被抓住。

    没想到对方没有要他的命,反而把他扣下来,那个叫厉哥的,不断策反他,想让自己替他办事。

    他的同事为让他活下去,自己持枪自杀。

    那个画面他怎么也挥之不去。

    在那里。

    晋宁知道,自己并不是自己所了解的那样。

    但是他坚守着底线。

    厉哥最后不耐烦,给他注射了药物催眠他。

    那段时间是晋宁最痛苦的时候。

    黑暗将他淹没。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

    但是幸好,不过半个月,警方就将他救了出去。

    在里面的经历他谁也没告诉。

    但是每到夜晚,他脑中就会不断响起厉哥跟他说过的那些话。

    他克制得很好,谁也没看出来他的不对劲。

    出事前一个月,他再次遇见厉哥。

    已经淡化的记忆,在看见他的那一刻不断激化。

    直到那场车祸发生。

    他不能治好他的腿,否则他会做出什么来,他自己都不知道。

    也许这有点治标不治本。

    可是那是他醒过来后,想到最有效的办法。

    但是他手里拽着那份名单,那份名单,不仅仅记录着一些高层的秘密,还有着许多渠道,至关重要。

    他还是给自己留着那么一条路。

    只要他愿意,以那份名单作为敲门砖,他很快就会融入那个黑暗的世界。

    幸好。

    晋宁侧目看向旁边的人。

    “干什么……”

    初筝不满的推开他,声音没有清醒的时候冷冽,带着几分沙哑,说得也慢,晋宁听着像是撒娇。

    他亲着她:“宝宝,想要。”

    “你有病。”初筝翻身,不想理他。

    大半夜的她睡得正好。

    要什么要!?

    晋宁却贴着她,用自己灼热的地方抵着她:“宝宝……”

    初筝拉被子,盖住自己:“你再吵滚出去!”

    晋宁哪里肯就这么放过她,缠着初筝,最后还让他在上面做主了一次。

    晋宁压着初筝,慢慢的说着他刚才梦见的事。

    这些事他压在心底,从来没和人说过。

    初筝睡意早没了,摸着他脑袋,心不在焉的听着。

    “你的那个表。”初筝听到最后,问一句。

    “我最初被抓住的时候弄坏的,那一次死了三个同事。”晋宁亲她眉心:“它能够提醒我,不要走上那条路。”

    “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我有你。”

    晋宁某处还埋在她身体里,他缓缓的动起来,炽热的吻落下,初筝微微仰头。

    “晋宁。”

    “宝宝……”

    “我不想睡了。”她道。

    “那……”

    晋宁的话还没说完,两人的姿势瞬间巅转。

    晋宁无声的笑。

    真是个霸道的姑娘。

    他在那条通往暗无天日的路上,看见最美的风景,蓦然驻足。——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