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63章 金牌杀手(2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63章 金牌杀手(2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宁哪里拗得过初筝。

    晚上洗澡的时候,在卫生间磨磨蹭蹭半天都没出来。

    等到初筝不耐烦的在外面敲门,他才赶紧收拾好出去。

    初筝直接将他从轮椅上抱起,放在床上。

    初筝早就洗漱好,安置好晋宁,她从另一边上去,不由分说的将人抱在怀里,舒舒服服的摸了一会儿头发——然后就睡了。

    晋宁:“……”

    第一次和女孩子同床共枕,晋宁整个人都是僵的。

    连动下手指都不敢,怕碰到不该碰的。

    他就这么僵了一晚上,没敢合眼。

    窗外越来越亮,没有拉严实的窗帘,有光倾泻进来。

    晋宁打量拥着自己的女孩,她睡像极好,几乎没怎么动过。

    就在晋宁走神的时候,抱着他的人忽然摸上他脑袋,手指穿过头发,轻轻的揉两下,然后没了动静。

    但是她这一动,晋宁靠她更近。

    柔软的地方压在自己胸膛上,晋宁脑中轰的一下炸裂。

    沉睡的某处苏醒,迅速壮大,耀武扬威的抵着身边的人。

    晋宁:“……”

    他咽了咽口水,深呼吸,小心的抬手,拿开初筝的手。

    “晋宁,不要闹。”

    女孩子的声音带着几分低哑,轻轻的,不似平日里那么冷冽,格外好听。

    晋宁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闹什么啊!

    他现在要炸了。

    初筝动了下,两人间的距离拉开。

    晋宁还没松口气,初筝的手突然顺着他胸膛下移。

    在即将碰到禁区的时候,晋宁抓住了她的手。

    “初筝你醒了吗?”

    “嗯……”初筝脸埋在他肩膀上,坦坦荡荡的说:“我帮你啊,抵得我不舒服。”

    我还想抱着你的脑袋睡一会。

    晋宁感觉自己抓的是一个烫手山芋,想甩开,又怕她继续摸。

    “不……不用,我要起床了。”

    “还早。”初筝道:“你平时八点才起。”

    晋宁:“……”

    晋宁的生物钟一直很准时,以前上班的时候,六点半准时醒,出事后,他的生物钟调整到八点钟……

    她连这些细节都清楚吗?

    就在晋宁愣神的时候,初筝手腕一转,便从他手里挣开。

    晋宁身体猛的绷紧。

    “乖,不要紧张。”初筝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她的吻落在他脖子上,放在他脑袋下的手,将他的脸转向她,吻住他。

    晋宁呼吸微微急促,不用初筝出声,自动松了牙关。

    -

    早上九点整。

    初筝缓慢的坐起来,先看了下手机,然后扭头望向侧着身,闭着眼的晋宁。

    初筝下床,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到他那边。

    窗帘滑动。

    光芒大盛。

    晋宁眉头轻蹙,没敢动弹。

    “晋宁?”

    晋宁睫毛动了动,没睁开眼。

    “我给你换衣服。”初筝道:“刚才弄脏了。”

    “……”

    不出声那就是不反对。

    初筝愉快的去找来干净的衣服。

    她掀开被子,晋宁不得不睁开眼,拽着被子不放。

    他彻底失了风度,神仙般的人,此时窘迫又恼怒:“我自己来,你先出去。”

    “你能行吗?”

    “我可以!”

    没她的时候,他什么不是自己做。

    “嗯。”

    初筝也十分爽快,将衣服放在旁边,慢腾腾的离开房间,还顺手关上房门。

    晋宁躺在床上,半晌没动。

    从昨天到现在,他都跟做梦似的。

    -

    晋宁收拾半天才出去,初筝坐在餐桌那边吃东西,晋宁视线落在她握勺子的手上。

    那双手纤细白皙,每一根手指都像是艺术品,光芒下,近似透明。

    可是……

    晋宁移开视线。

    心跳略快。

    “下午一点去医院。”初筝头也没抬的报行程。

    “……哦。”

    晋宁知道她另有目的,还提到名单的事。

    她极有可能就是为了那份名单。

    可即便是这样。

    晋宁还是忍不住着迷。

    他想把这个人占为己有。

    越来越想。

    晋宁握紧轮椅把手,克制自己心底的欲望。

    ——晋宁,你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你就应该与黑暗为伍。

    不。

    他不是。

    -

    晋宁的腿恢复得缓慢,至少他没什么感觉。

    他看得出来,医生眼底的无奈。

    他的腿也许无法再恢复了。

    他是有点后悔的。

    不过后悔有什么用。

    遇见的时间不对。

    他什么都改变不了。

    晋宁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雨丝不时飘进来,落在他脸上,凉丝丝的。

    “吃药。”初筝将药递给他。

    “我不想吃。”晋宁道:“我的腿好不了。”

    “你是医生?”初筝冷漠脸:“知道得这么多。”

    晋宁抬眸,对上初筝的视线:“你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初筝捏着晋宁的嘴,直接将药灌进去,趁他吐出来之前,喝一口水,吻着他将水度过去,确定他咽下去后才松开:“没有发生的事,都不是事实,明白吗?”

    晋宁:“……”

    有你这么照顾人的吗?!

    初筝放下水,将晋宁抱到床上,伸手解他的裤子。

    “……”

    “初筝!”晋宁有点恼:“你干什么?”

    大白天的……

    “给你按腿。”初筝回答得正经:“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按腿需要脱裤子?”

    “医生说,不能有衣服阻碍。”我都是按医嘱做的,我怎么了!搞得我要对你做什么似的!

    初筝一脸的严肃,完全无法让人怀疑她的话。

    “……”

    晋宁知道按摩有助于恢复。

    可是初筝来,晋宁觉得自己受不了。

    “你请个按摩师傅来。”晋宁道。

    “你想什么呢?”初筝黑沉的眸子一片冷淡:“你是我的,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碰你。”

    那语气是笃定,是不容置疑。

    晋宁似乎被这句话震到,半晌没回过神,初筝趁机扒下他的裤子。

    大白天的,晋宁脸上立即有了一层淡粉色。

    晋宁的腿很漂亮,就算是受伤没有知觉,也不影响这双腿的完美。

    初筝的手落在他腿上,晋宁没什么感觉,可是他看着她的手,在腿上不轻不重的游移,还是有些口干舌燥。

    “初筝。”

    他叫一声。

    “嗯?”

    女孩子应了一声。

    “我想接吻。”

    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