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60章 金牌杀手(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60章 金牌杀手(2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砰——

    房门被大力关上。

    晋宁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身体燥热难耐。

    他扯了扯身上的睡衣,下意识的抿了下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与气息。

    那是一种让他着迷的感觉。

    外面没有任何声音。

    晋宁脑中忽的响起她最后说的那句话,心底警铃大作。

    然而他一抬眸,发现轮椅被放在离床很远的地方。

    晋宁之前都没怎么注意,每天早上起来,都是她把轮椅推过来。

    可是现在仔细想想,她每天晚上都会把轮椅推开……这行为不太正常啊。

    好在手机还在,他给初筝打电话。

    “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女孩子清浅平静的声音。

    “你不要乱来。”晋宁道。

    “我没有。”初筝否认。

    “发生什么事了?外面那些人是来找我的。”

    “不是,你听错了。”

    “……我听见了。”

    “早上起来会出现一定的幻觉,你听错了。”初筝强调。

    “我……”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晋宁茫然的坐在床上。

    他怎么会出现幻觉听错?刚才她还亲了自己!

    晋宁好歹也是在警局干过,就算身体不行,智商和判断力还在,她这不是忽悠自己吗?!

    而且是明目张胆。

    压根就不在乎他的看法。

    她说是就是。

    就像当初她说——我想让它有法律效力它就会有。

    -

    隔壁房间。

    初筝挂断电话,她面前抱头蹲着好几个人,个个抖得跟筛子似的,甚至隐约能听见啜泣声。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再敢骚扰晋宁,你们整个晋家我都有办法对付。”

    清冽的声音在房间里流转。

    每一个字都像是千斤巨石,砸在这几个人心底。

    恐惧,害怕……

    各种各样的情绪,几乎要将他们淹没。

    面前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女孩却是漫不经心道:“回去告诉那老头,命不长,别作死,多惜命。”

    “……”

    “听明白了吗?”

    几个人狂点头:“明白明白。”

    【小姐姐你不是说要做掉他们吗?】

    你帮我抛尸我就做,你愿意吗?

    初筝隐隐有些期待。

    【当我没来过。】果然小姐姐的话信不得,她真的要做,估计不会说,真的说出来的不一定会做,都是忽悠人的。

    初筝虽然没做掉他们。

    但是这几人很快就进了警察局。

    理由——聚众涉黄。

    因为这事,晋家也被推上风尖浪口,毕竟这都是晋家的人。

    而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初筝正带着晋宁回去。

    晋宁看着新闻上的消息,眉头紧皱。

    “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日常否认得迅速。

    “你行事有些偏激。”晋宁心底已经确定,就是她做的。

    “你不喜欢?”初筝道。

    “……”晋宁收起手机:“你的行事作风,与我无关,但是请你不要连累到我,和我的家人。”

    “放心。”初筝冷漠脸:“我什么都没做。”

    潜台词就是:没人能抓住她把柄。

    -

    晋家闹得再大,都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回去后晋宁和她关系有点微妙,谈不上僵硬,但也不融洽。

    初筝说什么,他都是随意的态度。

    但总是时不时的悄悄看她。

    初筝将脸转过去:“不要偷看我。”

    晋宁被抓包,快速移开视线:谁在看你,他只是在看风景。

    “想看就看。”初筝又道:“我又不介意。”

    “……”

    晋宁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他转着轮椅就回了房间。

    到门口的时候,他听见她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是脚步声,招呼都没打,直接出了门。

    晋宁皱眉。

    我行我素,行事偏激,霸道不讲理。

    这是晋宁现在给初筝贴上的标签。

    晋宁甚至觉得她患有什么精神疾病,然而她看着很正常,没有出现过任何精神病人失控的状态。

    可是……

    他依然为她着迷。

    疯了一般的着迷。

    [晋宁:做梦一直梦见同一个人什么意思?]

    [晋辰:这得看你梦见什么呀。]

    [晋宁:很亲密的事。]

    [晋辰:哦~哥,你思春呗。]

    [晋辰:……哥,你是不是玷污我的小仙女了!!]

    [晋宁:她不是你的。]

    [晋辰:哼!]

    -

    山水北苑。

    初筝经过一番盘查后,被放了进去。

    阿华正等着她,见她进来,赶紧迎了上来:“筝姐,出事了。”

    “嗯?”

    她接到电话,只让她赶紧回来,没说出什么事。

    “林枫和林妍出事了。”阿华道:“老大现在很生气,好些人都被叫了回来。”

    初筝“……”

    她给老大的证据不算少。

    这么长时间才动手,老大不行啊。

    初筝跟着阿华进去。

    果然里面站着不少人。

    再往前面,摆着八张椅子,已经坐了几个人。

    老大端坐在上方,除了脸色有点沉,倒没有别的情绪。

    林枫和林妍被绑着,此时跪在地毯上。

    林枫受了刑,身上都是血痕。林妍只是有点狼狈,没什么大碍。

    还有一把椅子是空着的,初筝镇定的走过去。

    本该十把椅子,能坐下的都是组织里的王牌。

    可是林枫和林妍跪在地上,所以撤了两把。

    “坐吧。”

    老大示意初筝坐下。

    待初筝落座后,老大沉声道:“人都到齐了,很久没有让大家聚在一起。”

    老大那语气,好像他们是来叙旧的。

    底下的人各自沉默,没人露出太多的情绪。

    相较于这些训练有素的人,初筝就显得随意多了,懒散的靠着椅子,支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瞧着跪在地上的人。

    这架势,好像她才是老大。

    老大反而成为一个代她发言的发言者。

    “从你们进组织的那一刻,我就说过,你们的命是组织的,不要有任何不该有的念头,但是有的人总是不听话。”

    林枫和林妍都忍不住打个寒颤。

    “你们这一批人,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你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

    “你们需要什么,不用说,我都会给你们准备好。”

    老大缓慢的说着。

    他说的事实。

    如果抛开这个组织的性子,老大对他们这一批人确实很尽心尽力。

    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钱财对于他们来说太容易,所以他们看上什么,只要不是难以实现的,很快就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生个病老大有空,都会亲自来瞧瞧,吩咐人仔细照顾着。

    “但是……”

    他语气沉了沉。

    “今天,依然有人背叛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