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58章 金牌杀手(2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58章 金牌杀手(2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柔柔晚些时候来看晋宁,满脸的抱歉,她没想到晋老爷子会这么偏激。

    初筝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和意见。

    但是第二天,晋宁就听说晋老爷子受了伤,还有他那个堂弟,要不是有人发现及时,差点就没命。

    “你干的?”

    晋宁不是用的疑问句。

    初筝喝水的动作一顿,装傻充愣:“什么?”

    “晋家老爷子,和我那个堂弟。”

    “他们怎么了?”初筝面不改色的问。

    “老爷子受了伤,堂弟差点没了命。”晋宁盯着初筝,想从她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没死啊。

    真可惜。

    初筝心底惋惜,面上却十分平静的放下水杯:“报应。”让他们欺负你!活该!

    晋宁怀疑:“不是你做的?”

    初筝偏头:“关我什么事?”

    晋宁迟疑下,难道真的只是意外?

    晋宁是不信的。

    哪有这么巧合的意外。

    正好是和自己有冲突的两个人,同时出意外。

    很快晋宁就接到第三个意外。

    魏霖轩也出事了。

    初筝一口咬定,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报应。

    晋宁找不到证据证明,最后只好作罢。

    “明天回去吧。”晋宁道。

    他来这里主要是参加晋柔柔的婚礼。

    闹得这么不愉快,他也不打算待了。

    “过两天。”初筝道:“我还有事。”

    任务目标还没搞定呢。

    做人要认真。

    不能半途而废!

    说搞你就搞你!

    “什么事?”晋宁有点好奇,自从她到自己身边,就没见她干过什么正事。

    “私事。”我是一个冷漠的杀手!

    “……”晋宁沉默几秒:“初筝姑娘,你不觉得不公平吗?”

    “你觉得哪里不公平?”你说,反正我也不会改。

    “你知道我的所有事,我对你一无所知。”

    初筝认真的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

    非要玩儿文字游戏吗?

    晋宁:“你知道我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初筝:“……”

    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杀手,怎么能暴露身份呢?

    吓到我的好人卡怎么办?

    他不跟我好了怎么办?

    觉得我是个坏人怎么办?

    不给我头发摸怎么办?

    不能讲!

    初筝冥思苦想,没想到好的理由。

    这不是为难我这个小可怜嘛!

    晋宁坐在病床上,此时仰头看着她,医院统一的病服,偏生让他穿出不一样的质感来,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正带着几分严肃。

    因为刚睡醒,头发软趴趴的,看上去软乎乎,很好摸的样子。

    初筝眨了下眼。

    摸一下……应该没什么吧。

    视线在晋宁头发和唇瓣上游移。

    初筝逼近病床,她动作极快,晋宁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被初筝接住,手臂环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放在他身侧。

    晋宁眼中的脸快速放大。

    接着唇瓣上就是一热。

    她刚喝过水,还带着些湿润。

    晋宁眸子猛地瞪大,似不可置信。

    初筝放在他腰间的手缓慢上移,落在她心心念念的头发上。

    果然很软。

    不过亲起来也很软。

    晋宁被初筝压得倒下去,她轻轻的舔咬慢慢变得放肆起来,开始试探。

    她的气息逐渐浓烈,绕着他鼻尖,一路蔓延到心尖上,再也驱之不散。

    心跳声,仿佛在耳边跳动。

    清晰无比。

    血液里有什么东西开始躁动。

    “乖,张嘴。”女孩子清冽,却带着蛊惑的声音响起。

    晋宁清醒几分,然而对上女孩子好看的眉眼,他还是松了松牙关。

    初筝半压着他,一开始吻得有些放肆,后面就有点漫不经心。

    像是不想亲了,但又不想放开他。

    “够了。”晋宁总算挤出两个字。

    初筝意犹未尽的将手从他脑袋上挪开,放在身侧的手,忽的下落。

    她十分镇定的道:“看来魏霖轩有句话说错了。”

    晋宁脸色爆红。

    “放……放开。”

    “哦。”初筝松开手,贴心的问:“需要我送你卫生间吗?”

    晋宁脸上更红:“你出去。”

    初筝点头,很爽快的离开。

    摸到头发了,开心,

    还亲到了!

    好人卡亲起来就是舒服。

    多亲亲他。

    他肯定会觉得我是好人的。

    初筝步子都忍不住轻快起来。

    【……】好人卡会觉得你是流氓!不!它现在也觉得小姐姐就是个流氓,还是那种装得正儿八经,斯文败类,衣冠楚楚的流氓!

    没有人知道小姐姐的真面目。

    王者号泪流满面。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

    房间安静下来,晋宁重重的喘口气。

    他视线下移,看着自己某处,心情有点复杂。

    他手掌握紧又松开,最后用被子压住自己,到底没做出什么不太雅观的行为。

    然而初筝就不一样。

    她一进来就问:“需不需要换裤子。”

    非常坦荡!

    好像她不是女孩子一样!

    “不需要。”晋宁咬牙,耳根都是红的:“你……你为什么亲我?”

    想摸你头发啊,这样你就不会挣扎了嘛!一直这么聪明!

    【小姐姐你闭嘴吧!】

    这话说出来,好人卡分分钟拉黑你信不信。

    不能自由发挥,初筝只好道:“你看起来很好亲。”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什么流氓台词!它绝对没有教过这样流氓的台词!

    一脸正经的耍流氓。

    简直是衣冠禽兽啊!!

    晋宁:“……”

    -

    晋宁不想在医院。

    初筝办理出院,然后在附近酒店开了房间。

    但是自从初筝亲过晋宁后,晋宁就处于不愿搭理她的状态,视线都不敢和她对上。

    她一进去,不是装睡就是玩手机。

    初筝没在意,反正人是她的就好。

    哄?

    开什么玩笑。

    她可是一个冷漠的杀手。

    岂能去哄人。

    不要面子的啊!

    晋宁避着初筝两天,突然发现初筝不怎么在自己面前晃了。

    是不是自己态度太冷漠,她生气了?

    可是晋宁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又没有遇见过这么棘手的事。

    以前办那些特大命案,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他都没现在的感觉。

    紧张忐忑,不知所措。

    总之各种情绪,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

    更让他崩溃的是,每天晚上他都会梦见她,

    梦里缠绵悱恻,画面真实得好像真的发生过,然后早上起来,十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