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56章 金牌杀手(2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56章 金牌杀手(2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开。”

    晋柔柔脸上没有半分柔色,不客气的低呵一声。

    “晋柔柔你怕什么。”魏霖轩目光带着几分不善:“我不过是和晋宁说话,这你也不许,你又不是他妈,你是不是管太宽了。”

    新郎拉着晋柔柔。

    怕她和魏霖轩在大门口打起来。

    这里还有这么那多人。

    也不缺乏一些媒体人。

    到时候媒体上会怎么写?

    初筝只有一个念头。

    这狗东西太吵了。

    想做掉。

    但是人多,不好发挥。

    忍着!

    忍着忍着忍着忍着!

    “魏霖轩,狗知道看地方撒尿,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晋宁双手交叉,搁在身前,望着魏霖轩。

    语气一如既往的优雅礼貌。

    晋柔柔忽然平静下来,温柔大美人翻个白眼:“他狗都不如呗。”

    新郎捉急得很:“柔柔,注意场合。”

    魏霖轩也被阮思雨拉着,一边劝,一边往里面走。

    加上里面的人听见动静,纷纷跑出来拦着,这场闹剧才没有闹起来。

    晋柔柔转头就恢复温温柔柔的样子。

    晋柔柔连别的宾客都懒得应付,留下新郎一个人,亲自带着晋宁进去。

    晋家人看见晋宁,表情有点微妙。

    不过晋柔柔亲自带着,倒没人上来找茬。

    由此可见,晋柔柔在晋家这边,地位还挺高。

    “你们在这里坐会儿,我先出去了,晋家那些人你别理会,都是些二百五。”晋柔柔将他们送到里面,没有多待。

    -

    他们待的地方人比较少,晋宁又和晋家这边没多少关系,所以大部分的宾客也许听过名字,但并不认识他。

    因此倒也没有人上前找他的不痛快。

    “我想喝水。”

    晋宁对初筝说。

    初筝看看四周,有准备的饮料,不过都是凉的。

    她让晋宁在这里等着,她去找地方拿热水。

    初筝一走,便有不怀好意的人围过来。

    “这不是我们那个英勇神武,为民除害的晋队长吗?”

    来人与晋辰差不多年纪的青年,留着长发,用皮筋绑在后面,走动的时候一翘一翘的。

    说话阴阳怪气,一听就让人烦。

    “啊,我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晋队长了。堂哥,不好意思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人是晋父哥哥的儿子。

    晋宁没太大印象,毕竟也不常见。

    不过看来者不善的样子,估计以前被自己整治过。

    晋宁不紧不慢的道:“反应力天生迟钝没办法根治,我不会怪你,不过建议你多看医生,特别是神经科。”

    青年表情瞬间扭曲一下。

    青年带着几个年纪相仿的跟班,将晋宁围起来。

    “堂哥,你这腿真废啦?”青年不怀好意的盯着晋宁的腿:“就是不知道身为男人,你那个是不是也废了?”

    那个。

    还能指哪个。

    男人都懂。

    青年旁边的一人道:“身为男人要是不行,那太可怕了。”

    “可怕什么呀,不行还能躺着呀,我们堂哥这颜值,看看,大把的人等着不是。”

    青年用词极其龌龊。

    然而即便是如此不堪入耳的话,晋宁也十分平静。

    他甚至带着点笑:“你嫉妒我长得比你帅?”

    青年顿时怒道:“谁嫉妒你长得帅?”

    “恼羞成怒。”晋宁笃定:“你就是嫉妒我。”

    “……”

    晋宁的容貌,即便是电视上的那些明星估计都比不上。

    就算是女人都嫉妒。

    “晋宁,你说你现在除了嘴巴厉害点,还有什么厉害的。”魏霖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

    晋宁想都没想:“比你帅。”

    “……”

    “……”

    “帅有什么用?”魏霖轩嗤笑:“像你这位可爱的堂弟说的,躺着被人上吗?那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下?”

    “不用,留着给你自己吧。”晋宁道:“毕竟像你这样,想找资源有点困难。”

    “晋宁!你现在就是个残废,跟我横什么,上次的事,我还……”

    砰!

    魏霖轩突然飞出去,撞到后面花架。

    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远处的宾客都被惊动。

    女孩将一杯水放在晋宁手里,她朝着魏霖轩走过去。

    将怒火滔天,准备爬起来的魏霖轩踩回去,凶巴巴的问:“你刚才说谁是残废?”

    “你谁……”魏霖轩看清人,表情一沉:“是你,上次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主动出现在我面前。”

    初筝脚尖用力,魏霖轩顿时觉得胸口沉闷,有点喘不上气。

    而凶手,气定神闲撑着膝盖:“上次什么事,你要找我算什么账?”

    “宴会上你推下楼梯!”魏霖轩咬牙。

    想挣扎着起身,却怎么都使不上力。

    “我没有,你别胡说。”初筝矢口否认。

    “敢做不敢认!”魏霖轩很确定,那天那个女人就是她。

    今天见面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认,你有证据证明吗?”没有证据跟我耍什么流氓!

    “……”

    他要是有证据,早就找上门了。

    魏霖轩咬牙:“帮着一个残废,你说你图他什么?他在床上都不行。”

    “你试过?”初筝语气平淡。

    魏霖轩:“……”

    “没有试过,就是散布谣言。”初筝不急不缓的道。

    她压了下身体,拉近自己和魏霖轩的距离:“刚才你骂谁残废。”

    女孩子眼底像是藏着冰刃,能破开人的灵魂。

    魏霖轩无端的打个寒颤。

    “我说错了吗?晋宁本来……啊……”

    魏霖轩惨叫一声。

    “谁是残废。”

    “晋宁那个残废!”

    魏霖轩疼得满头大汗,眼底被怒火和恨意占满。

    自己堂堂一个男人,竟然被女人踩在这里。

    四周还有这么多围观的人。

    屈辱!

    愤怒!

    然而并没有卵用。

    因为初筝的动静,围观的宾客越来越多。

    初筝身上透着一股子的凶悍气,像突然闯进来的土匪,没人敢上去劝阻。

    “我再问一遍,谁是残废?”

    魏霖轩咬紧牙关不肯松口。

    初筝用力压下,魏霖轩脸色铁青,终是松了口:“我……我是废物。”

    “大声点。”

    “我是废物……”

    初筝满意了:“知道就好。”

    “……”

    魏霖轩感觉胸口一松。

    新鲜空气猛地涌进来。

    他贪婪的呼吸新鲜空气,笼罩在他眼前的阴影退开,他听见脚步走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