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54章 金牌杀手(1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54章 金牌杀手(1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宁被初筝拉了一路的手,下飞机的时候才松开。

    晋宁的手滚烫,他将手藏在袖子里,对着初筝道:“我想喝水。”

    “等一下。”

    初筝离开,很快就回来,手里端着一杯温水。

    晋宁喝一口,不知怎么尝到甜味。

    特别好喝。

    -

    初筝没有送晋宁去晋家老宅,而是订了酒店。

    当然晋宁也没打算去。

    不过倒是有人过来瞧他。

    初筝开的门,非常漂亮的女人,处处都透着大家闺秀的温婉贤淑。

    她有点好奇的打量初筝,余光一转,看见自己推着轮椅过来的晋宁,立即扬起笑容。

    “宁宁。”

    “小姑。”

    晋宁语气较为温和的唤一声。

    女人进门,直接给了晋宁一个拥抱:“想死小姑了,你这小没良心的,都不知道给小姑打个电话。”

    初筝平静的关上门,目光冰冷的盯着女人拥抱晋宁的手。

    那是我的!

    我的!!

    “要不是有人在机场看见你,我都不知道你今天到。”晋柔柔松开他,半似抱怨,半似担忧。

    “不想给你添麻烦。”

    “哪儿的话,小姑疼你还来不及。”

    晋柔柔是晋家老爷子的老来女,年纪并不大,也只比晋宁大几岁罢了,说是小姑,更像是姐姐。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晋柔柔和晋宁的关系挺好。

    这个好,从晋柔柔在婚礼前夕,不顾繁忙,亲自到酒店来见他,足以可见。

    初筝倚在门边,看着晋柔柔和晋宁说话。

    这个时候的晋宁好像放松不少,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整个人更是好看得不得了。

    盛世美颜说得没错啊!

    这是初筝之前看见那个偷拍小姑娘和朋友的对话。

    不过他对别人笑得这么好看……

    那就很不好看了。

    初筝心情烦躁。

    她打开门,出了房间。

    晋宁听见关门声,往那边看一眼,微微皱了下眉。

    晋柔柔立即笑道:“刚才我就想问,那个小姑娘是不是你女朋友?你也不介绍一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她。”

    “她……”不是。

    “你也老大不小,交个女朋友挺好。”晋柔柔温柔的道:“我听小辰说,你一直不配合治疗?宁宁,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女朋友想想对不对?你这样怎么能给她幸福。”

    谈到治疗这个问题,晋宁表现出一丝抗拒。

    “小姑你想多了。”

    “我还看不出来?”晋柔柔轻哼一声:“刚才那小姑娘出去,你那眼神,跟自家女朋友跑了似的。”

    “……”有那么夸张吗?

    他也不过是看一眼而已。

    晋柔柔语重心长跟他谈心。

    重点围绕女朋友和治疗问题。

    最后是婚礼那边出了岔子,晋柔柔才起身离开。

    她打开房门,一转头就看见倚在门口的小姑娘。

    “你好。”晋柔柔温柔的笑:“你叫什么呀?”

    那臭小子到最后都没说这小姑娘的名字,也不知道藏个什么劲。

    “初筝。”初筝淡淡的回。

    “出征?”

    晋柔柔没敢违心说这名字好听。

    “我是宁宁小姑,刚才只顾着和宁宁说话,不好意思。”她顿了下,鼓励似的握拳:“宁宁就麻烦你照顾,加油!”

    初筝:“……”

    什么鬼!?

    我的好人卡为什么要别人来麻烦自己照顾?

    -

    初筝推开门进去,晋宁见她回来,莫名的松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担心什么。

    “那是我小姑。”

    他主动出声解释。

    “嗯。”初筝点头:“饿吗?”

    “……”

    晋宁不是很饿,所以摇了摇头。

    “那先洗澡。”初筝推着他去浴室。

    酒店的卫生间不比公寓里面,经过特别改造。

    晋宁想在这里洗澡,是有点难度。

    “我帮你吧。”初筝说得平静又认真。

    要努力做好人!

    “不用……”晋宁挤出两个字:“不用洗,我身上干净……”

    “洗澡。”初筝忽然俯身,温热的气息洒在他耳畔:“要听话,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别人的气息。”

    晋宁心跳蓦地漏跳半拍。

    晋柔柔喷了香水,现在晋宁身上全是那种味道。

    不算难闻。

    但是她不喜欢。

    要洗掉。

    “我自己洗。”晋宁深呼吸一口气:“你先出去。”

    “你不方便。”

    “我可以。”

    初筝停顿几秒:“有需要叫我。”

    晋宁看着初筝离开,一颗提着的心才落下。

    他展开手心,里面湿漉漉的,全是汗。

    他紧绷的身体靠着轮椅,仰头看着浴室的灯。

    “叩叩……”

    那声音像是叩在晋宁心尖上。

    引起一阵阵的悸动。

    “怎……怎么了?”

    “衣服给你放在门口了。”女孩子清淡冷冽的声音传来。

    “……好。”

    晋宁打开淋浴花洒,水声哗啦,掩盖一切声音。

    晋宁坐在浴室,目光沉冷的看着自己的双腿,不管他怎么用力,这双腿都没有任何知觉。

    ——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女朋友想想对不对?

    晋柔柔的话回响在他耳边。

    晋宁莫名的想到初筝。

    他甩甩脑袋,用水洗了一把脸。

    自己在乱想什么。

    -

    “哐当——”

    浴室的门下一瞬就被推开。

    花洒朝天,水漫天落下,烟雾缭绕。

    男人肌理分明的身躯,暴露得彻底。

    他没事,好端端的坐着,只是花洒砸在地上,可能是因为不习惯这里的环境,失了手。

    晋宁足足愣了十秒,猛地拽过旁边的浴巾,搭在身上:“你……你怎么就这么进来了?”

    “不然我还要脱衣服吗?”

    “……”晋宁噎了下:“我是问你进来干什么!?”

    初筝站在门口,水雾模糊了她的脸。

    她往里面走两步:“你死了我会很麻烦。”

    就倒带了!

    作为女孩子,不能被倒带!

    只能她自己选择倒带!

    【……】神经病!

    “我没事,你可以出去了。”晋宁声音有点颤,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视线都不敢往她身上落。

    初筝非但没有出去。

    反而走进来,弯腰捡起地上的花洒,关掉水,放回原处。

    她一言不发的俯身瞧他,清冷的眸子里,似乎都染着雾气,让人看不真切。

    好人卡没我不行啊。

    就是不肯乖乖听话。

    有点麻烦。

    还不能做掉。

    更麻烦……

    晋宁对上初筝的视线,下意识抓紧身上的浴巾。

    初筝手穿过他膝盖,稍微用力,便将他抱了起来。

    轻松得像是抱一只大型宠物。

    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