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50章 金牌杀手(1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50章 金牌杀手(1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仙女你怎么会在我哥家里?”

    晋辰自然来熟的窜到初筝旁边,连自己亲哥都不顾了。

    “照顾他。”初筝拿下巴示意晋宁。

    “啊?”

    晋辰眼神在初筝和亲哥之前徘徊,像是不甘心,又像是愤怒,还夹杂一点怨念。

    他不在的时候,他亲哥做了什么啊!!

    怎么就让小仙女来照顾他了?!

    禽兽!!

    “哥,你什么意思啊?”晋辰推着晋宁进房间,像要不到糖的小孩子:“你为什么要让她来照顾你?”

    你怎么勾搭上小仙女的!

    “我没你那么无聊。”

    “那她怎么在这里?”晋辰不满:“你说她不适合我,难道就适合你了?你是不是喜欢她?”

    “我没说过。”晋宁道:“她自己找上门的。”

    晋辰忽的一愣。

    张了张嘴,有点狐疑的问:“她想做什么?”

    晋辰是挺喜欢初筝,可不代表,这能让他将晋宁的安全忽视掉。

    仔细想想,她出现得确实有点诡异。

    她是怎么和他哥认识的?

    “你是鱼的记忆吗?”晋宁嘴角微弯,怼起亲弟来,毫不留情。

    “……”这是拐着弯骂他记性差啊!

    初筝在他第一次问的时候,就回答过,来照顾他。

    “我是你亲生的弟弟吗?”

    “不是。”晋宁道:“你是捡来的。”

    “……”

    晋辰指着晋宁,半晌没说出话来。

    “我要不是你亲弟,早就掐死你了。”

    晋宁眉梢眼前似乎染上清浅的笑意:“你的荣幸。”

    “……”

    -

    晋辰捧着稀碎的心,哼哼唧唧的跑去和初筝说话。

    初筝虽然不怎么搭话,但可以回答的,她还是会出声。

    晋辰话题多,一时间竟然也没冷场。

    晋宁坐在轮椅上,沉默的看着晋辰和初筝,窗外的阳光落进来,照在两人身上,他忽然觉得有点碍眼。

    “晋辰你过来干什么?”晋宁出声打断喋喋不休的晋辰。

    “咱妈怕你饿死了。”晋辰不满的嘀咕:“你这么大个人,怎么会饿死,她就是瞎操心。”

    天天让他送这送那儿。

    他是快递吗?!

    “送完了,你可以走了。”晋宁撵人。

    “我不!”

    “你上次借我……”

    “哥,我这就走。”晋辰起身,笑眯眯的冲初筝挥手:“小仙女我走了。”

    晋辰过来送东西,顺便还留下一张请帖。

    初筝瞧见落款是晋家老宅。

    大红的喜字。

    是张结婚请柬。

    “你弟弟试探我。”初筝突然出声。

    晋宁视线从请帖上挪开,平静的回答:“他只是无聊,不用在意。”

    晋辰关心他,晋宁是知道的。

    “你也觉得我对你别有所图?”初筝没有借驴下坡,结束这个话题,反而直入正题。

    晋宁指尖搭在手心里,在初筝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微微一紧。

    “我是对你别有所图。”初筝不等他回答,自顾自的道:“所以你不用害怕,反正你也跑不掉。”

    所以你不用害怕,反正你也跑不掉。

    听听这话说的。

    王八蛋恨不得弄死它家小姐姐。

    这是一个好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这特么的是土匪吧!

    晋宁的惊讶没有表露出来:“不知道你图我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儿,在阳光中抬起头,清澈的眸底映着他的样子,恍如间,缱绻美好。

    “你。”

    -

    叮咚——

    门铃打破房间里略显诡异的气氛,晋宁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人,晋宁都认识。

    其中寸头的男人,有些踌躇的叫一声:“晋队……”

    晋宁:“不用这么叫我,我已经不是你们的队长。”

    寸头男人张了张唇,一个大男人,到底是说不出特别感性的话来。

    “找我什么事。”礼貌客套又疏离。

    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同事。

    晋宁没有让他们进门的意思,寸头男倒是习以为常。

    在局里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人。

    “是……”寸头男叹口气:“是高德升的案子,我们兄弟查监控的时候,发现队……宁哥你也在现场,所以我过来问问,顺便看看你。”

    晋宁眉头轻蹙。

    “进来吧。”

    晋宁松了口。

    寸头男松一口气般笑起来,伸手要推晋宁。

    晋宁很客气的拒绝,自己推着轮椅到客厅。

    初筝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寸头男见到初筝,诧异直接写在脸上。

    晋队这样的人,家里竟然会有个女孩子?

    寸头男震惊归震惊,可不敢问晋宁这是谁。

    初筝上前握着晋宁的轮椅握把,刚才还拒绝别人推的晋宁,此时竟然安静的坐着。

    初筝将他推到沙发边,俯身和他说话:“坐沙发上,舒服些。”

    晋宁没有拒绝的权利。

    旁边还有人看着,晋宁没敢挣扎,配合初筝的搀扶,挪到沙发上坐着。

    初筝给他双腿搭上毛毯,然后离开了客厅。

    寸头男:“……”

    这小姑娘竟然这么懂事。

    不过这态度……

    寸头男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是有点不对劲。

    “坐吧。”

    晋宁打断寸头男的胡思乱想。

    “噢噢,好的宁哥。”寸头男和另外一名同事坐下,简单的叙下旧,问问晋宁的情况,然后就切正题。

    “高德升的死亡的时候,宁哥你也在现场,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晋宁:“高德升不是死于心脏病突发?”

    “是啊。”寸头男挠头:“可是高家那边一直闹,说是有人谋财害命,整天堵着我们警局,闹得还挺大。”

    高德升的宏光地产近年来做得很大。

    即便是在房地产行业,普遍都喊不行的时候,宏光地产还是在节节攀升。

    高德升对外洁身自好,黄赌毒全不沾,女人送上床都会被轰走。

    出名的顾家好男人。

    不过高德升死亡后,他们调查后发现,这个男人哪里有表面上的这么好。

    黄赌毒是不沾。

    可是他有恋童癖,还是越小的那种越好。

    那些资料放在警局,他们看得都想把高德升鞭尸。

    不过除了这一点,高德升倒没有别的事了。

    高德升有两个兄弟,这两个兄弟对他的死,表现得有些冷漠,更关心的宏光地产的分配问题。

    闹得厉害的就是高德升的妻子。

    非说高德升是被人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