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48章 金牌杀手(1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48章 金牌杀手(1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对一下手机上的地址,收起手机,过去揿门铃。

    房门半天没人开。

    不在家吗?

    初筝转身准备离开,胳膊撞到门上,房门顿时露出一条缝。

    初筝盯着那条缝,片刻后伸出手推开门。

    公寓装修色调以黑色为主,整个空间都显得冰冷刻板,给人一种压抑的不适感。

    浴室里有水声,哗啦啦的不停,估计掩盖住门铃的声音。

    初筝一点也没有擅闯别人房子的觉悟,闲然自得打量着房间。

    不过她也没乱走,就站在客厅里。

    初筝看看时间,这都多长时间了?

    里面的人是准备洗干净下锅吗?

    初筝等得不耐烦,过去敲门。

    里面的水声蓦地一停。

    “晋辰我说过多少次,不许拿备用钥匙!”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带着点凉意。

    初筝出声:“是我。”

    “……”

    浴室忽的安静下来。

    接着初筝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应当是在穿衣服。

    哐当——

    重物落地。

    “怎么了?”初筝礼貌性的问一句。

    “无事。”晋宁的声音传出来。

    晋宁说无事,初筝便没再问。

    然而她在外面半天,里面的人都没有出来,这么长时间,领个奖说个感言都完了,这人怎么这么墨迹。

    初筝来回转悠几圈,心底的烦躁寸寸上升。

    直到她的烦躁显露在身后的背景板上,她直接推开浴室的门。

    浴室里热气水雾散得差不多,和外面一样,都是暗沉的颜色。

    整个浴室经过改造,更方便他使用。

    而此时男人坐在地上,正试图撑着轮椅和浴缸起来。

    初筝突然将门推开,男人似受到惊吓一般,拽着旁边的浴巾搭在自己身上。

    他抬眸看过来,白皙的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洗过澡,有点红晕,让他看上去比之前多了几分烟火气息。

    他薄唇轻抿,倒没有因为初筝突然闯进来,露出尴尬或窘迫,只是不解的看着她:“初筝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依然是礼貌又不失优雅的语气。

    即便他此时有点狼狈的坐在浴室的地板上。

    初筝平静的摸出一份文件:“从今天开始,我照顾你,这是合同,你要看吗?”

    对的!

    她可是持件上门!

    不是瞎闯!

    晋宁被初筝的那句话弄懵了。

    他……什么时候需要人照顾了?

    还有合同?

    家里的那几个弄的?

    “我能问……谁请你来的吗?”

    晋宁发现自己在这个女孩子面前,总是忍不住放轻声音。

    “你爸。”

    晋宁这样子,总需要人照顾。

    虽然他自己说不需要,可晋家的人哪里放心。

    晋辰也不能总时时刻刻照顾他,所以初筝就看到了这份招聘信息。

    晋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晋宁倒不怀疑,他会找好人,直接送过来。

    他刚出事那会儿,他就这么干过。

    不过被他赶走了。

    但是晋父也不放弃,接二连三的送人过来。

    直到前段时间晋辰因为个人原因休学在家,一直在他身边转悠,晋父才消停。

    晋辰好像快复学……所以又开始了?

    “抱歉,初筝姑娘,我可能不需要……”

    “你确定。”初筝盯着他的腿,意有所指。

    晋宁脸色似乎比刚才更红一些。

    如果不是因为她突然出现,自己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但是晋宁无法否认,自己此时无法回到轮椅上。

    “合同已经签了,不接受违约。”

    “我可以赔违约金。”晋宁道。

    “不接受违约。”初筝强调:“听不懂?”

    “……”

    到底谁是被雇佣的?

    初筝将合同递上去,翻到最后一页。

    晋父的大名已经签过,后面还有一栏,她将笔也递上:“签。”

    “初筝姑娘,我不需要……”

    “我说你需要你就需要。”初筝弯腰将笔塞进他手里,瞄着他还有些湿的头发,手掌覆盖上去,偷偷摸摸的薅了一下。

    她……竟然摸自己的头?

    虽然只是一下,晋宁还是被震惊到。

    “乖一点,不要逼我用非常手段。”

    这句话语气并不凶,但也不柔和。

    可晋宁觉得那语气像是安抚,又像是诱哄……

    晋宁从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以前都是他一个眼神,那些想往自己身边凑的女人,自觉就散开了。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人逼着在浴室里签合同?

    还是雇佣合同!

    “你还有三分钟时间签字。”

    初筝提醒他。

    手指微微蜷着,指尖上还沾着一点湿润。

    软软的触感残留在手心里。

    真软啊。

    晋宁垂眸看着合同,最后一页规规整整的写着夏初筝三个字。

    原来她姓夏。

    晋宁沉默一会儿,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字迹遒劲有力,潇洒飘逸。

    倒是和他之前那股子的神仙气有点相似。

    -

    初筝上前,打算将晋宁抱起来。

    晋宁微微蹙眉:“你……”

    “你还想坐在地上?”

    “……”

    刚才是谁让自己坐在地上,逼着自己签合同!

    “你扶我就行。”她那小胳膊小腿儿还想抱自己,也不怕压坏。

    “哦。”

    初筝应着。

    然后直接将晋宁抱起来,放在轮椅上。

    晋宁:“……”

    你不是答应我了吗!

    晋宁上身穿着衬衣,沾了水,此时贴在身上,衬衣下的风光一览无余。

    裤子提到一半,不过此时被浴巾盖着,什么都看不见。

    晋宁第一次在人前感觉到窘迫。

    他这个人心理素质向来强大,即便是刚出事的时候,面对那么多异样的目光,他都能镇定自若。

    不知道为何,此时面对这个女孩子,忽然就有点溃不成军。

    初筝将他推出去:“卧室。”

    晋宁指了一个方向。

    初筝推着他进去。

    眼看初筝打开衣柜,要给自己换衣服的架势,晋宁赶紧出声:“我自己就行,你先出去。”

    初筝看他一眼,突然翻开合同,指着某一条款,正儿八经的念:“乙方有义务在甲方不方便时,帮助甲方完成生活上的一切事宜。若甲方不配合,乙方可强行执行。”

    晋宁往合同上看去,那一行字夹在众多条款中间,很容易被忽略。

    晋宁:“……”

    这是什么强盗合同?

    晋宁开始怀疑,他刚才到底签的是什么。